手机上阅读

第87章 想把这个人了解的透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7章  想把这个人了解的透彻

    还是被发现了。

    等宋祁离开以后,何录来到了浴室,打开

    洗漱台的龙头,冰冷的水顿时喷薄而出,想将丑陋的痕迹清洗干净,不由自主的,用另外一只手使劲磨蹭着手腕上的痕迹。

    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栗,不管清洗多少

    次都不能将这个痕迹消除掉,那一层皮肤都变得鲜红,甚至还出了血,可脑海里就像是空了一样。

    何录见过一次心理医生,在那个时候,当

    时感觉自己要话不下去了。

    抑郁的人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矫情那段时间,脑海里总会胡思乱想,为肖彻找理解开

    脱,又觉得肖彻厌恶他了,把这些年经历过的事从头至尾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整天精神恍惚,后来连工作也被辞堡了,只能待在家里,更胡思乱想。

    强装出来的镇定,根本就不能维持多久,还好宋祁离开了。

    眼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取了下来,头发也被沾湿了,低垂下遮挡在眼前,镜子里倒印出来的模样,让何录自己都很陌生。

    衣服还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可看起来却

    比之前更狼狈,瞳孔里只剩下空洞的影子,安静的空气里似乎能听到属于自己的呼吸声,每一次都很急促。

    好冷,房间里没有来得及开暖气,水也是

    完全冰凉的。

    何录靠在洁白的墙壁边,蹲下了身,把身

    体蜷缩起来,减少身体和空气接触的面积,就不会那么冷了。

    但脸色变得更差劲,就连嘴唇都逐渐发白,浴室里面积狭小,灯光更显得明亮,就连角落都充斥着亮光,一直维持着这种姿势,弯曲了腿,手臂垂落,顺着手腕蜿蜒而下的水珠,带着些许鲜红。

    还是很冷,身体越发冰凉,蓦然回忆起在某个深夜,像是贴近火炉般的温暖。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何录以为都快要到第二天天亮了,站起来的时候腿脚发麻得厉害,缓了好一会神色才逐渐恢复几分意识,不再是空洞的模样。

    从来不会去思考未来的生活,因为他觉得自已根本就没有未来可言,尽管也想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去找个女朋友,成家,有个能够嘘寒问暖的人,可这种千篇一律的生活对他来说都太过奢侈。

    嘴角勾起难看的笑,这副模样还真是,就连自己都忍受不了。

    经常会听见别人说,他是一个很神秘的人,毕竟在公司里那么出名,却又难以接触,有不少人在背后猜测过,但不会有人知道,他的神秘只是源于性格,和对人群的畏惧。

    总要生活,不找工作就无法维持生活,所

    以他来到H市以后找了一份工作,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有那么一点合群,尽量改变掉自己对于环境的不适感。

    把洛缸里的水放满,让全身都能浸泡在里面,驱散寒冷,身体下沉到逐渐窒息的时候才起来

    宋祁做了一个梦,醒来的时候阳光温暖的

    透过玻璃窗洒落进室内。

    梦里面的内容全忘了,但依稀记得是关于

    何录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宋祁最近梦到何录的频率有点高。

    宋祁提前好几天就开始做功课了,在网络上搜索帐篷要怎么搭,需要做准备哪些东西,祛除蚊虫的,照明灯以及其它的,能买的全部都买了。

    想给何录一个较好的体验,就要从一个新手小白磨练到成熟老手,宋祁没有野营过,但觉得这件事情既刺激又浪漫。

    深山老林里,只有两个人,想想就很刺激,有种荒岛求生然后相依为命的感觉。

    宋祁带了个包,往里面放了不少东两,吃

    的,用的,然后有点纠结这个东西要不要带。

    去超市里买零食的时候,看到货架上摆放着不少避孕套,就随手拿了一盒,不是出于他的本意。

    要是被何录看到了,会不会觉得他这个人不正经,整天脑海里就想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最后,宋祁为难的将这盒避孕套放在了包 里。

    在找何录之前习惯性的照了三次镜子,确认形象完美无误才出门。

    越野车的后备箱能放很多东西,但还是被宋祁塞得很满,今晚不会下雨,气温比往常要高了好几度,宋祁还特意看了挂历上写着,宜外出。

    脑海里莫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本来高高兴兴,突然就变得忧伤。

    他想知道何录的过去,但不会再去问何录,想把这个人完全了解的透彻,想让这个人明白,自己是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但尝试一次也未必不可,太过一帆风顺的人生,貌似很无聊。

    把车开到何录的公寓留下,停车位都有固定下来的地方了。

    宋祁戴着棒球帽,学着何录的样子买了个镜框架在眼前,多了几分斯文败类的模样。

    还是要保持低调,最近太火了,被人认出来多少会有点麻烦,宋祁可不想再经历昨天晚上的事情,迷妹就迷妹,为什么要说何录是他的叔叔? 何录明明很年轻,说是他的朋友也可以啊,没有眼力见的迷妹深刻的被他嫌弃。

    敲门的时候,一直没有人开门。

    宋祁看了看时间,过去十多分钟了,没有理由开个门还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宋祁拨打了何录的手机号,铃声在房间内响起。

    何录在家里,为什么不给他开门?打电话也不接。

    宋祁又拨打了好几个,耐心都要没有了,手机在房间里,说明何录在家,瘫道何录不想给他开门,或者是不想再见到他了?

    宋祁去楼下找房东,说明了理由,房东是

    个很和善的大伯,见到宋祁着急的模样,还耐心开导他,拿着朝匙和宋祁一起来到了何录的房门口。

    当房门“咔嚓”一声响起的时候,宋祁就

    迫不及待的进去了,何录的手机放在客厅,屏幕还是亮着的,上面显示了好几个未接电话,全部是宋祁刚才拨打的。

    宋祁在卧室里找到了何录,面色发红,摸了一下额头,温度烫得厉害。

    今天更的晚了点,遇见了喷子,很影响码字的心情

    真是难受的很,晚点还有两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