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1章 耳鬓厮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1章  耳鬓厮磨

    听见过很多次宋祁说“喜欢他”之类的话,就算再没有说服力,反复的说了一遍又一遍也会逐渐加深印象。

    像情人般自然的耳鬓厮磨,宋祁亲吻了他的脸颊,还不够似的,又吻了一下唇。

    这种动作,让何录的垂下眼眸,没有去直视宋祁。

    何录是个极度被动的人,比被动还要更被动,往回缩的时候需要被步步的紧逼,不然不至于这么多年来了然一身。

    他也想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但那种常人相处的模式,根本就不适合他,所以在公司里有人给他告白,他打算接受,结果还是失败了,无痪而终。

    宋祁出来以后就开车到了配钥匙的地方,从今以后,他就是有何录家钥匙的人了。

    钥匙环上串着两把钥匙,齿轮复杂的应该是外面的朝匙,那这个小点的,是卧室的胡匙。

    “你要配几把钥匙?”开店的是个中年男子,店面不大不小,开在了十字路口人流量多的地方,招牌上写着“配锁王”。

    男子的手因为常年对着机械劳作,手背皮肤粗糙,肤色黝黑,拿起钥匙仔细的看了看,又从面前的玻璃柜里拿出模板。

    “都配吧。”  宋祁道。

    这个地段人多,中年男子可能娱乐性的节目看得少,不认识他,但其他人就未必了,宋祁坐在店面里,找了把桃红色的胶凳子坐,以前他真的觉得这种环境太平民了,一点都不酷,特别是钥匙这种麻烦的东西,他住的地方不是密码锁就是房卡,哪用过钥匙。

    现在还特意找个地方开配。

    男子见他模样俊朗,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了起来。

    “小伙子,你有女朋友了吗?”男子问。

    “没有。”不承认和陈希的关系。

    男子用手比划了一下钥匙的齿轮,用机器找准地方切割,弄完之后把多余的铁锈用刷子拂开。

    “  长这么俊还没有女朋友,我妹妹应该很喜欢你这样的。”

    “   ” 妹妹? 宋祁目测男子四十多岁,衣服也很老旧,身材略微发福,头发白了不少根,那他的妹妹,再怎么年轻也有三十多岁吧?

    宋祁不想接话了。

    我妹妹在H市读大学,周末都会回家,要是看见你,说不定眼睛都挪不开了

    “您,多少岁?  ”

    “过完年就三十一了,现在还是三十而立啊。”

    “ ”

    宋祁对年龄一直没多少概念,而且何录看起来也不比他大多少,只要不穿那种老气横秋的衣服,气质更像是他的哥哥,宋祁记得何录也是三十岁。

    而他,第一眼确实是把眼前的男子认成了长辈一类的人。

    这是宋祁第一次正面的认识到他和何录年

    龄上的差距,尽管何录很多次都说过,只把他当成是一个不懂事的晚辈,也强调过了,可何录看上去不太像那个年龄的人,他也就在意的不多。

    房子是两层的,下面的店面,上面是住的地方,从接梯口下来一个模样可爱的小女孩,大概四五岁,把男子叫爸爸。

    “爸爸,妈妈说可以吃饭了。”女孩的声音稚嫩,看到旁边的宋祁,有点怕生的躲开了。

    “去告诉你妈妈,你们先吃吧,我还有十分钟就好了。”男子对女孩露出柔和的笑。

    “妈妈说要等你一起吃。”

    “那好吧,我等会就过来。”

    他们自然而然的交谈,看在宋祁眼里不怎

    么自在,如果何录不是因为性格太奇怪,早该结婚生子了吧? 以何录的样貌,在公司里就有不少人喜欢,也会是这样的生活?

    平淡而温馨。

    生活并不是需要有很多物质上的要求,才能好过得开心,当然,物质也是不可或缺的,不然每个人不可能这么努力的为了生活而工作

    宋祁的前段人生都过得很张扬,他的家世也有足够让他挥霍的资本,可那段时间似乎没做出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来,就连回忆都变得贫瘠,不同的面孔出现在脑海里,没几个记忆深刻的。

    突然有些羡慕,他和何录,以后也会是这

    种相处?

    男子把配好的朝匙用钥匙扣合在一起递给

    宋祁,一共二十五块钱,宋祁给了男子三十块,还有五块男子想找零给他,他说留给小女孩买糖吃吧。

    爱情大概会让人变得多愁善感。

    宋祁没有回家,车开到半途上接到谢子皓的电话,谢子皓要宋祁陪他去看房。

    昨天晚上摸黑熬夜看了通宵的房,谢子皓整个人都憔悴了,终于看到一个还算合意的,约好中介下午三点看房,但由于晚上不睡,白天崩溃,谢子皓睡过头了,醒来的时候时间到了下午六点。

    一个人的生活,做事连个提醒他的人都没有,谢子皓悲伤的打了个哈欠,心想,以后只能逼迫自已涨点记性了。

    中介从下午三点开始,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全部都因为手机设置了静音,没有听到,谢子皓早饭中饭晚饭一起吃的,泡的泡面,都蹭住好几天了,不好意思再蹭吃。

    泡面连汤都喝得见底了,才去洗漱,然后给中介回电话。

    中介以为他是专门放人鸽子的,都不愿意接待他了,谢子皓笑嘻嘻的说了不少好话,才让中介回心转意。

    谢子皓在小区外面等宋祁,看到宋祁了,恨不得把自己悲惨的经历全部说给宋祁听,但仔细想了想,没什么好悲惨的,就是今天只吃 一 顿饭。

    坐在自己的车上,谢子皓有种时隔多年的错觉。

    “宋祁,你这是怎么弄的?”还没来得及感概,谢子皓就看到方向盘下面的一小截地方,都陷进去了。

    “  ” 宋祁低头看了一眼,是之前何录惹他生气,他用谢子皓的车来泄火了,“还没来得及修,车过段时间再给你。”

    “我自己去修吧。”

    “嗯,那我把钱转到你账号上。”“你们该不会在车上的时候弄上去的吧?”前谢子皓问。

    “”被谢子皓这么一 提醒,宋祁觉得下次可以试试

    “就说是不是?”谢子皓不正经的继续造

    问,完全没有半点悲伤的影子。

    “当然不是。”宋祁皱眉,他严重怀疑最

    近脑海里总是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原因,就是被谢子皓给带的。

    “不说算了。”谢子皓跟个老司机似的,都脑补出画面来了,宋祁还不承认。

    “你们一个星期做几次啊?”谢子皓又问。

    宋祁刚开动车辆,听到谢子皓这话,车辆

    瞬间就熄火了。

    一个星期做几次想都不敢

    宋祁冷眼看了谢子皓一眼,这人真闹腾,程阳就怎么能受得了,满嘴跑火车,把他都弄的心思不正当了。

    “你能不能安静会?”

    “能。”

    谢子皓之所以见着宋祁了话多,是因为在家里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他的小男友最近要月考,也没什么时间陪他说话。

    谢子皓想约个时间面基,这样才有一种脱单的感觉,一直网恋没什么安全感。

    谢子皓看中的房隔这里也不是很远,开车十多分钟就到了,小区的房一般都是只卖不租,谢子皓就只能租个环境好点的公寓,面积挺大的,九十多个平方,对于一个人住来说确实算大的了。

    中介是个年轻人,看到他们以后认出来了,  最近在网络平台上很火,特别是宋迅,有成为流量咖的趋势。

    态度瞬间来了个大逆转,连忙笑道,“您好,就叫我小王吧。”

    谢子皓想,也是他约好了时间,结果放了鸽子,难免别人态度不好,没太往心里去,随着中介去看了房。

    有电梯,物业负责,环境看上去也很好,接前都摆放了植被,用来净化空气,房间推门而进,所有的家具都备的齐全,属于拎包就能入住,但谢子皓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他觉得这个房间怪冷清的。

    “宋祁,你觉得怎么样?”谢子皓没底的问。

    “可以。 ” 比何录那里面积要大点。

    其实谢子皓更想听到宋祁否定的回答,他就可以安慰自己,不是他眼光高,是宋祁觉得这里不行。

    “那就明天把东西搬过来吧。”谢子皓道。

    “嗯。”

    “   ”谢子皓真的非常希望,宋祁劝他,可惜没有。

    算了吧,适应一段时间说不定就好了,天

    底下没有他过不去的坎,该吃吃,该喝喝,以后去酒吧也没人问了,还可以把别人带回家里,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整天承受着心理负担和压力。

    谢子皓叹息一声,挺好的。

    交了房租和押金以后,这房就算是租下来了,中介笑着的对他说,“希望这个房子会让您住的满意。”

    谢子皓觉得,他还没开始住,就一点都不满意。

    没事,说不定过段时间就满意了,总得个适应期啊,他该笑的,庆祝自己分手快乐,明晚找个地方热闹一下吧,不过

    最近酒吧不能去,他们正火着,要是被媒体标题党,估计有一群吃瓜群众要开始唾弃他了

    宋祁把他送回了家,说隔天去4S店买车以后,再把这辆车还给他。

    这是在程阳家住的最后一夜了,谢子皓回家的时候程阳正坐在客厅里,手里拿着笔,不知道在纸上写着什么,像极了以前给他交代事宜,写字在便利贴上面的动作。

    程阳的侧脸在光晕中显得格外俊秀,谢子皓有点被美色迷惑,心道分手炮打的太早了,应该留到今天的。

    双更合一

    求推荐票啊! 推荐票过250张继续三更

    明天状态应该会好点(@>__
    大家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