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1章 心脏的距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21章  心脏的距离

    外面的门被锁死了,窗户外也有一层结实的铁皮珊栏,有被椅子顾过的痕住,但只在上面留下了几点小凹槽。

    宋祁恼火的直接用椅子砸在窗户上,发出巨大的声响,然而还是没能撼动,房间里什么通讯工具都没有,像是与世隔绝,明明才过了一天的时间,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

    一夜未眠,半分睡意都没有,宋祁坐在地上,后背语靠在墙壁边,手机不在手里,

    从非天下午到现在都没有联系何录,确定关不以后,从来都没有这么长的时间不去联系,何录有想他吗,脑海里乱七八糟的。

    不知道维持这种状态多久,房间的门才被人打开,门口站着不少保安,都把门都反锁了,还怕他跑出去。

    宋延行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宋部,这副模样像什么话,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個人送来的饭其也放在一角没有动,状喜和昨天相比差了很多,就这么一个儿子,为人父母的怎么可能不心疼。

    “我帮你试探过他了。”宋延行低声道。

    宋和愤恨的看着宗延行,没有说话。

    “原来你们的感情金钱就可以收买,我没说几句他就接受了,他对你没有多少感情告诉我是因为你不肯放过他,他其实早就想离开H市。”宋延行又道,结合之前在公同里听闻的传言,真真假假,他都是为了能让宋那死心。

    “你别想骗我! ”宋祁怒道。

    “这是他签下的支票收据,难道我还能逼他?”宋延行把手里的纸张递给宋祁。

    宋部不想接过来的,可他看到了何录的字,他认得,之前还说过要何录数他写字的可这个字迹,整整齐齐的出现在了这张纸上,看不出任何人为强迫的成分。

    “我们家也是有头有脸,你自己看看你都是在做些什么事。他在公司工作了这么多子,要不是想离你远点,怎么会辞职? 你以为你是情圣,别人根本就不领情!”

    “不是你说的那样!! !我不会上你的当!”纸张瞬间被撕成了碎片,宋祁将手指攥得很紧,眼睛都带着红色的血丝,他想反驳,说何录接受他了,可全始至终何录连一句喜欢他都不肯说,每次找借口戴衍了事,那个时候他还愚蠢的以为是何录害羞了。”

    “宋祁,你参加选秀我不管,但你不能强迫别人! 他也年纪不轻了,肯定不想再和你一起鬼混。”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不想相信,不该去相信,但宋运行说的话,句句都贾在他的心里,想到何录之前对他说的。还历历在日。为了躲开值辞职,那天就打算离开H市了,只是被他堵上了,后来的相处也一度对他态度冷淡,最近这些天,才稍微有所好转。

    是因为要永久的离开他,给他的拖舍?

    拳头重击在地面上,发出钝重的声响,血肉模糊,但并不觉得痛,他从来都没有对维花过这么多的心思,从来都没有如此在意过一个人,可如今现实告诉他,从头至尾都是 他一厢 情 原。

    一开始,就是他在骚扰何录,因为看不惯这个人,想要碾碎这个人的虚伪,哪会知道后来会一发不可收抬。

    因为从昨天开始滴水来进,双眼也没有合过,此刻又被怒火攻心,宋祁把身体靠在墙壁后,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正在输着液,宋祁缓了一会,想起之前发生过的事,他不该相信他爸的话,毕竟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拆散他和何录,他应该去自己找何录问清楚。

    “你要干什么? 还有半个小时就输完了!” 医生在旁边急急忙忙道,而且宋祁自己粗鲁的拨掉针头,血还在往外面冒。

    “你管不着。”宋部凶狠的瞪了对方一眼,那个人就胆怯的缩了回去,房间外没有保安。宋延行似乎还给了他自由。

    宋延行找了人看着何录,怕何录会反悔,不过收到何录已经离开H市的消息以后,他也就不再管束宋祁。何录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就像公司里给他的评价一样,作风端正。

    一路畅通无阻,醒来的时候手机就故在了他的床边,宋祁不断拨打了何录的号码,但每次都是标准的普通话“您拨打的电话已美机? 请销微再拨。”

    想要去找何录,何录家的钥匙他是随身携带的,可放在口袋里的钥匙不知道去了哪,宋祁也无暇顾及这些,开着车,不断的换档加速,英俊的脸上满是冷冽,一定不是别人说的那样,何录对他是有感情的,不然怎么会主动吻他,不然怎么会主动的让他做那种事。

    身体变得无比契合,心脏的距离也逐渐的靠近,何录怎么可能会离开他,是他多想了,这个时候何录肯定还在家里,如同往常那样等待着他的到来。

    把车停到公寓接下,就迫不及特的想要上去找何录,连平时十分注意的形象都来不及整理。迫切的想要确定,想要证明那些话都是骗人的。

    没有耐心的敲着房间的门,手里的电话一直不停的拨打,电话还是关机中,房间的门也没有人来开。

    也有过一天,何录得电话拨打不通是因为手机没有电了,门没人开是因为何录出去有事了,何录还会回来的,一定是这样。宋译告诉自己,一次又一次,还是去一楼找了房东借朗是,就像上次那样。

    “他没有和你说吗? 他昨天就退房了,应该是工作调动,说要离开H市。”房东诧异道。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他以为他们的关系很好,难道不是?可眼前这个青年面色黑沉,就连他都觉得有些害怕。

    “他昨天退的房?”宋部问。

    “是啊。昨天下午退的。

    “有人在他旁边吗。还是只是他一个人?” 宋祁又问。

    “一个人,我还问过他你有没有过来帮他搬东西。”

    “他的情绪怎么样?”

    “很正常啊,和平时一样,你们是闹矛盾了? 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没有人逼何录离开,脑海里想到那天何录反常的将房子的每个角落都清扫干净,如果他多注意点,就能发现摆放在桌面上的东西少了很多,还有厨房里之前被他弄坏而丢掉的厨具,也再也没有添置过。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何录早就不打算在H市久留,预谋着要离开,他可真是个傻子被人要得团团转,还以为别人对自己情深似海,真是愚蠢。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可以直接问他。”房东道,他可不想惹想这个青年。

    宋部没有答话,沉着脸离开了。

    原来,这就是何录给他的答案,他说的话全部都被当成了耳旁风,多可笑,他以为两个人坚定信念,家里这早会同意的。

    想到这辈子都可能见不到何录,宋部心里的愤怒和鬼恨都升腾到了极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