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2章 全身湿漉漉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2章  全身湿漉漉的

    浴室里开了换气扇,温度还是会比室外要高好几度。

    坦诚相对过不少次,在脱宋祁裤子的时候,何录还是免不了犹豫了好几秒,他从来没有主动的去脱过宋祁的衣服。

    那次宋祁喝醉了来他公寓里找他,也是宋祁先脱的衣服,只是动作太磨蹭,欲望使然,后来他就没有忍住。

    地面目前是干燥着的,突然滴落的汗珠,溅起一小片水渍,也许是因为紧张,也许是因为空气里的温度太高,何录的身上已经渗满汗水,宋祁的身上同样是,为了减少身体的热度,就算意识恍認,也下意识的想把身上多余的衣服脱掉。

    但因为裤子上系了皮带,解了好几次都没有解开。

    何录这才慢吞吞的伸出手,帮宋祁松开皮带的金属扣,低声道,“你太鲁葬了。”

    也就宋祁喝醉涌了,何录才敢说出这些话,要是换作平时,宋祁肯定该不依不饶了,还会给他制定出各种惩罚。

    以为解开了金属扣,宋祁就会自己脱掉裤子的,但宋祁闭着的微微睁开,眯着眼看着他,神色恍惚,不是清醒的状态,满身的酒气还没有褪去,握着何录的手脆,声音沙哑道,“帮我。”

    “”

    由于何录的手指发凉,宋祁将何录的手贴在自己觉得最热的地方,何录的脸色登时就变了,想赶快把手缩回来。

    “别闹我帮你就是了,”何录温声安抚着宋部的情绪,比起这个,他还是优先选择帮宋祁脱裤子。

    听明白何录的这句话,宋祁松开了手,尽管意识不清楚,但隐隐约约还是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谁,像是在做梦,又像是现实。

    不过现实里的何录总是对他感度很冷淡,能够很轻易的把他忘记得一干二净,开展新的生活,在Z县遇见何录的时候,对方的脸上也只是惊恐,似乎对他没有半分思念,还在怪他将原有的平静生活扰乱。

    宋祁嘴角扯起笑来,不知道是出于何种情绪,本以为自己对感情这东西是不屑的,可体验过以后才明白,这玩意儿确实害人不浅。

    心里记挂的都是这个人,这个人却喜欢以各种理由将他推开,不论他说多少回,强调多少次都不管用。

    “你为什么要骗我?”宋祁突然问。

    “我没有骗过你。”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 没 有 说 不 喜 欢 你。 ”

    “那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不肯和我在一起,我让你没有面子了吗? 我给你丢脸吗? 为什么不喜欢我?你有什么资格不喜欢我”宋祁醉醺熏道。

    何录顿了几秒道,“你很优秀。”

    本来正想说一些话的,宋祁却闭上了眼,似乎是沉睡了过去。

    何录无奈的低叹,自己怎么会和一个醉鬼较真。

    他们的感情本身就比不寻常的还要不寻常,先是性别,其次是年龄,再是家室,各个方面的原因都让他们接触的几率很小,如果不是宋祁,何录也不会确定,喜欢一个人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大概是怕了,以为遵循普通人要走的路,就能很好的融入大众。

    在Z县生活的那段时间,每天都过得很充实,但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忙碌着,闲下来了就会看到电视里播放的,还有身边的人讨论的,或者手机里推送的,都有关于宋祁的消息。拍过的照片被他保存得很完好,去照相馆里给纸质的照片多封了一层塑胶,以免颜色被氧化。

    又不是什么青春懵懂时期,何录心里明白,自己对宋祁的感情。

    往往想刻意忽略掉的,都是在记忆里最深刻的。

    何录帮宋祁脱掉了裤子,脸色不自然的泛起红,这么近距离而清醒的看到,和他买过的那些成人用品完全不同

    将淋浴的水温调到了合适的温度,才对着宋祁,在手掌里挤了不少的沐浴液,帮宋祁清洗全身,宋祁的酒品还算好,喝醉了以后就是问题太多,也没说什么胡话。

    他的身上不免被沾上了水,衣服变得湿漉漉的。

    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宋祁清洗干净,何录累的歇息了一会,起身拿了一块干毛巾,帮宋祁擦子全身的水渍。

    宋祁太沉,扶起来的时候也很吃力,似乎是睡着了,呼吸声听起来十分均匀,何录眉头微皱,“你倒是轻松,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管了。”

    把宋祁扶去床上,帮宋祁穿好一件开襟式的睡衣,因为穿起来比较方便,将绸带系在腰间就够了。其余的,等宋祁醒过来以后自己去穿。

    做完这一切,何录全身都湿透了,有在浴室里沾染的水,也有从身体里渗出的汗,累极的他一时不想动弹,果然体力和年轻人是没有可比性的。

    何录不觉得自己瘦弱,在便利店工作的时候,经常会有女学生拧不开饮料瓶盖,叫他帮忙拧开。

    何录觉得,这也算是强壮的一种,然而,这种强壮在遇见宋祁以后又被打回了原型。

    脚踝上的链子没有松开,何录想去洗澡,他记得宋祁都是把钥匙是放在裤子的口袋里,在浴室里找到宋祁的衣服,然后将铁环松开。

    事实上,他害怕被束缚的感觉,从宋祁刚拿出来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可以看出来,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宋祁也像是变成了完全陌生的模样。

    他以为对方对他更多的是报复,当时媒体里大肆宣告着已经隐婚,还有了孩子,又联想起之前宋祁父母说到的那个未婚妻,以为在他离开没有多久之后,宋祁就和那个未婚妻在一起了。

    知道宋祁会成家,可听到消息的那一秒,血液都仿佛被凝固了一般,有不少女学生进店的时候讨论,一次还能说是听错了,可次数多了,就忍不住拿出手机,点开因为宋祁才会下载的微博,里面话题排行榜第一,后面还跟着一个“爆”字。

    不少营销号在带节奏,扒出了宋祁的家庭,说宋祁和那个女孩在出道以后就交往了,就算现在火了也不忘初心,这个节奏一带,宋祁不仅没有掉粉,还涨了不少粉丝。

    在工作上向来认真仔细,但还是给一个顾客收错了钱,多刷了一次薯片的条形码,总价就多了三块钱,金额虽然不算太大,但中学生的零花钱也不算多,好在那个顾客来得次数多,和何录算得上熟了,就没有说什么。

    后来知道宋祁是请的代孕,惊讶的同时,更多的被另外一种情绪所笼罩,或许因为对象是宋祁,惧怕才会逐渐减少。

    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更换掉全身湿漉的衣服,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这个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不时有收到消息的声音,何录走过去,用手指点了一下,随即弹出需要输入密码,也可以用指纹解锁,何录用自己的大拇指往上面按,出乎意料的,居然解开了手机的锁,点进不断发过来的消息里。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希希希希希]:我上次有照片没有给你发完,你还要不要啊? 可别想空手套白狼,拿点诚意出来。

    [希希希希希] :还有以前我给你的那么多书了,你都还没有给我,报成绩呢!

    [希希希希希]:有好东西当然要拿出来分享,你一个承受得来吗?不要太自私嘛

    [希希希希希]: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ω)

    [希希希希希]:把上次那张照片发清晰版本的给我呗,又没有露什么,只是露个肩膀

    [希希希希希] 发给我好不好| ω)

    发这么多消息过来,又是汇报成绩,又是书,何录以为是和工作上有关的,看对方态度这么着急,但这个时候宋部还在睡觉。

    [宋祁]:他在休息,我是他的朋友,这件事情可以等他醒过来再回复您吗?

    标准且正式的口吻,何录不知道这个人和宋祁是什么关系,尽量的礼貌委婉,以免得罪这个人。

    但一直不断发消息的对方,突然不回消息了。

    [宋级]:很抱歉,他因为参加朋友的生日,才会喝多的酒,一时半会也不能及时的回复您,不过您说的照片是哪一种? 我可以在他的手机里找一找。

    [希希希希希]:!!!!!!!

    [希希希希希] 我不着急,我就是太激动了,刚才吃了口西瓜让自己冷静冷静。

    [希希希希希]:不用称呼我为“您”,直接叫我希希就可以了。

    [希希希希希] :你有微信号吗?快、告诉我!等宋祁醒过来以后就来不急了,还有你一定要删除这个聊天记录!

    [宋祁] :我没有微信

    [希希希希希]: 那你快点去注册一个,宋祁太丧尽天良了,一直遮遮掩掩的,让我更深一步的了解你| ω)

    [宋祁]: 不会

    [希希希希希] :那电话号码呢? 给我我帮你注册

    何录觉得这个人太热情了,一般骗子都很热情,小心谨慎的他,绝不会上这种当。

    不知道头像是不是本人,看起来是个精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致漂亮的女孩,但发过来消息的语气,和模样完全不符合。

    能在宋祁微信号里,应该不会是骗子。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

    [宋祁]:谢谢你的好意,这么晚了,宋祁明 天再回你消息可以吗?

    [希希希希希]:完全没有问题!你也快点去休息吧

    [希希希希希]:一个意味深长的笑jpg

    何录不懂这个图片的意思,回复了一个长辈聊天专用的微笑表情。

    何录是有微信号的,只是时间太久忘记密码了,以前公司里发资料,或者管理员工之类的,不过很少会用到,有事情一般都是在公司里当着面解决了。

    清空了这段聊天记录,才熄掉最亮的那盏灯,准备睡觉。

    时间到了晚上十点二十八分,离宋祁回来也接近两个小时了,何录在浴室里是泡的澡,因为太累,想让全身都得到放松。

    昏黄的灯光,柔和的铺展在脸上,另一边陷在了阴影里,确定宋祁睡得很沉,仿佛被蛊感般,何录对着那两片形状姣好的唇瓣,动作很轻的吻了上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