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8章 别,别这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8章  别,别这样

    何录在厨房里,动作格外的缓慢。

    能拖一秒是一秒,作为一个身体正常的男人,被另外一个男人压在身上,还要配合他,此刻都很费解自己是怎么答应宋祁的。

    就像以前那样,全程都是宋祁主动,还带了几分强迫的意味就可以了,他怎么可能配合

    平时做饭半个小时的时间,今天拖延了一个小时,很难得的是,宋祁居然也不催促,就在客厅里等待,电视是开着的,能听到声音,不过何录的注意力并不在那里,所以也不知道宋祁是在看些什么。

    冰箱里的菜式很齐全,怕宋祁会吃不惯太简陋的,只想炒四个菜,变成了六菜一汤,更重要的是想拖延时间。

    为了防止会有油溅到身上,所以在腰间系着围裙,脑海里不自觉的就冒出了宋祁说过的话,就连平常生活里很普通的东西,都变得羞耻起来。

    慢吞吞的把菜端到了餐桌上,这个天气也不怕菜隔一小会就会放凉。

    何录乘好米饭,把餐具都摆弄好,然后解开了身上的围裙,放在厨房的挂钩上挂着,旁边油烟机的声音呼呼作响,一直踟蹰在原地,不想出去。

    因为小心看到了客厅里,宋祁正在看的所谓电视。

    作为一个成年男子,这种东西他硬不起来的时候也看过,但从来没有哪一次,看的是男的和男的,而宋祁还坐在那里用手扶着下巴,一副正在好好学习的姿态。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犹豫了好一会,听见餐桌边拉开椅子的声音。

    何录这才出去,看到电视的画面被定格住,停留在两个男人接吻的一幕,但隐约也能看清楚,那两个男人都没有穿衣服。

    何录坐在餐桌的一边,打量了一眼四周,房间的灯光全部都是开着的,亮得有些刺眼,窗户的窗户是合上的,像是把这个空间与外界隔开。

    眼前出现了一双筷子,是宋祁把菜夹在了他的碗里。

    “吃饭。”宋祁道。

    “嗯,我要吃什么菜自己会夹。”

    “你很讨厌我给你夹菜?”

    “”

    “你很讨厌我?”宋祁停下手里的筷子,深邃的眼眸盯着他着。

    “不讨厌。”何录回道。

    “那就把我给你夹的菜吃完,不多吃一点,等会就会没有力气,我可不想到了中途,你又晕过去。”

    “ ” 脸顿时烫得厉害,不知道是因为房间温度太高还是怎么,虽然开着冷气,可鼻尖都渗出了汗,何录低着头,慢条斯理的吃着宋祁给他夹的菜。不去回话。

    “多吃点。”宋祁把盘子里的蔬菜扒开,只把里面的肉头到何录碗里。

    “ .够了碗快要装不下了。”

    “你以为你拖延时间我不知道?”宋祁突然道。

    “”

    “做事这么没有效本,还想出去工作,谁要你? 我记得你以前可不是这样。”

    “这是不同的两件事。”工作上的事,怎么能拿这种事情相提并论

    “那你是看不起我,觉得我配不上你的高效率?  ”

    “”说话越来越不给他留退路,何录记得以前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的宋祁,不会说出这么思维镇密的话来,什么情绪在脸上都能看出来,而现在,宋祁面色平静,变得有些让人提摸不透。

    何录没有回答,低着吃着碗里的米饭,房间里充斥着食物的香味,只不过各有所思,谁都没有专心吃饭。

    宁愿被宋祁强迫,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难为情。

    晚饭过后,何录将桌子整理干净,厨房内的东西也收拾得整齐,客厅内的声音援动着耳膜,人为的故意把声音调大,何录不想出去。

    盘子洗了五六遍,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就只有几个盘子一直没有放到橱柜下面的抽屉里,手指都被水泡起皱了,直到洗了第九次,他就有点困意了,才把干净得发亮的盘子拿出来,沥干水,蹲下身放好。

    这个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听见低沉的声音道,“拖延了这么久,总该有点惩罚。”

    “厨房里很乱,打扫的时间稍微长了些,还要把东西都清洗干净,不然会很容易道生细菌。”

    “是吗?”

    “嗯。”

    何录的神情里夹杂着一丝紊乱,总觉得宋祁像是看透了所有,不像以前那么好糊弄。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他会时常怀念,那个能处处为他考虑的宋祁,尽管很多时候会做些让他哭笑不得的事情,可也不像现在这样,给他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以前或许也有过,但现在更甚。

    过了几秒,宋祁问,“已经清理完了?”

    “” 何录没有做声。轻点了一下头。

    这个时候,身体突然悬空,被宋祁抱到了橱柜的台面上,大理石的材质,很凉,还带着一点未擦干的水渍,全部沾湿了何录的后背,就算是在适宜的温度下,也还是不免打了个冷颤。

    “宋祁!你干什么?”何录神色终于不再平静。

    “你觉得我要干什么,嗯?”宋祁反问,将手臂放在何录的膝弯处,抬高他的腿。

    “别,别这样,你先放开我。”

    “不放。”宋祁噪音沙哑得可怕,漆黑的眸子里像是染上一层红,看着他的眼神带着一种野兽般的掠夺。

    此刻他已经无路可退。

    宋祁: 就这么等不及了?

    何录(偏过头,脸色微红): 没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