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2章 叫声老公我听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72章  叫声老公我听听

    没有人说话,房间内很安静,

    那个时候无论做什么都是一个人,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以为这辈子这种状态都不会发生改变,不管怎么样,现在的处境,也比一个人的时候要好很多。

    吃完早餐以后,宋祁问,“你想去工作吗?”

    “”不知道宋祁突然问这个做什么,何录仔细思索该如何回答,怕宋祁又提起,让他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之类的话。

    “等我们在一起了,我就让你去工作,想去以前的公司也可以,你在那里都工作了七年,工作流程你也应该很熟悉。”

    “不是在一起了?“何录小声问。

    “我的在一起指你喜欢我,无论别人说什么,都不去理会他们的看法,更不会因此离开我。”

    “”何录沉默,他只是做不到,不去理会别人说的话。

    以前辞职,就是因为害怕舆论,刚开始是想的调离H市,当时上司告诉他调离的名额已经满了,好在后来宋祁有好几天都没有来公司,本来想着的是和宋祁再无纠葛,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更促使了他想要去辞职。

    不想被人用不堪的话语讨论,尽管他也知道,这种讨论并不会给他带来实质性的打击,可他还是会精神上忍受不了。

    见何录沉默,宋祁的面色冷了几分,再多的温存也抵挡不住现实。

    好在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打破了空气里的沉闷,是谢子皓给他发过来的微信消息。

    [帅的掉渣] :我终于又走上了相亲的不归路,怎么办,我是不是也要学着你出柜,可我和谁一起出啊(      _      )

    [帅的掉渣]:这真是一件悲伤的往事

    [帅的掉渣]: 我觉得自己还很年轻,昨天做梦都还梦到大一了,那个时候你还的直的,怎么这一转眼都毕业两年了(T_T)

    [宋祁]:你不是有交往的对象?

    [帅的掉渣]: 昨天晚上和他好好的聊了一次,我和他根本就没有爱情可言,更何况他和我刚遇见,那会长的完全不同了

    [帅的掉渣]: 白瞎了我这个一个风流倜傥的人,我可能要金盆洗手了。

    [宋祁]:洗吧。

    [帅的掉渣]:昨晚熬夜思考人生,思考了一整个晚上

    [帅的掉渣] :我发现自己的前途一片渺茫,黯淡无光,所以我现在正在阳台上晒太阳,但我妈突然给我打电话,要我相亲,筒直雪上加霜。

    此刻,谢子皓用手揉了揉还没有来得及打理乱糟糟的头发,租的这间公寓外面有阳台,他搬出来两把椅子,一把用来坐,另一把用来放脚。

    可能是这种处境太过惬意,腿还在小幅度的抖动着。

    那天感觉到自己的前途危机以后,他就一直睡不着觉,都毕业两年了,也不可能像刚毕业那会找家里要生活费,他做事又不怎么细心,环毛病一大堆,找份合适的工作挺难的。

    关键是他还好面子,受不得什么气,要是真脱离了组织,一个人摸爬滚打,恐怕日子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潇洒了。

    [宋祁]:你思考过无数次人生了

    [宋祁]:没什么重要的事,说到了公司再说

    [帅的掉渣] :能不能把你的肩膀借给我靠一靠,我需要一个人来安慰我,抚平我心里的伤(     _    )

    [宋祁] :去找你的备胎。

    [帅的掉渣] 瞧你这话说的,我没有备胎,我只有我

    [帅的掉渣] :我一个孤苦伶仃,无依无 靠,饱经风霜,哪来的什么备胎啊,真想回到大学的时候,比在家里面的感觉好多了,在家里一个人很无聊,又没有朋友对象玩,学校里面个个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好喜欢那里。

    [宋祁]:  

    [帅的掉渣] :我发现自己有恐女症,一听见我妈要我去相亲,我就哆嗦到现在。

    谢子皓所谓的哆嗦,就是一边抖腿,一边给宋祁发微信。

    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被别人看到了,可能会想把他踩着的那把凳子换成缝细机。

    [宋 祁]: 先不说了。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帅的掉渍]:你就要去和你家那位恩恩爱爱了?

    [宋部]:别成天你家那位,他有名字,叫何录。

    [帅的掉渣]: 最近你过得应该还不错吧,气色这么好,也不像以前总是板着一张脸,该不会每天都

    [帅的掉渣] :我还记 得在Z县的时候,你把别人都折睡成什么样了,喷啧,禽兽不如啊(  ω   )

    [宋祁]:呵呵。

    [宋祁]:你继续思考人生。

    [帅的掉渣] 别啊!!!陪我聊会天,我太无聊了(T_T)

    宋祁把手机的网络关掉,手机退出了微信界面。

    侧头看了一眼何录,何录端端正正的坐在凳子上,凳子是柔软的,视线平齐的时候看到他身上的衬衫被整理得笔挺。

    忽略此刻所处的环境,还有心境,这种情最像极了那个时候在公司里。

    “宋祁我也希望我们能正常相处,可有些差异是改变不了的,你不在意的事情不代表我不在意,我做不到像你那样果断。”何录思索了好一会,停顿了几秒,偏过头和宋祁眼神对视道,“我很古怪,也跟不上潮流,本来我们就不是一路人,可现在强行一路了,你不能完全用你的思维去要求我。”

    何录难得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宋祁眼眸暗了暗,他确定不了何录对他的感情,以前也有过温存的时,可后来何录还是推开他了。

    他希望能在感情上彻底的约束何录,而不是通过外物。

    “你还会离开我吗?”宋祁问。

    何录略带苦望的笑,“我能去哪?”

    “那就那都别去,留在这里。”

    “我累了,也只想过安稳平静的生活。”

    “我给你安稳。  ”

    “你走了以后我身边就没有人了,你可以重新开始,去找个女朋友,过你安逸的生活,但我一个人,每天都守着这个空房子。”

    “”

    “我会给你想要的安稳,但你得给我时间,不要再一声不吭就离开。”

    “不会了。”何录声音很小道。

    “你 以 前说 答 应 过。”

    “真的不会了。”

    “除非你穿围裙给我看,还有衣柜里的那些衣服,你每件都穿给我看。  ”

    “”你这样,是在逼我离开。

    “这么没诚意,我怎么相信?”

    “你就不能换一点正经的,每次都只知道提这些。”

    “那你叫声老公我听听。”

    “”何录抬起左手手腕看了看时间,他记得宋祁说过下午一点半就要出门,1个时候时间到了一点二十五分。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想要终止这种话题,何录提醒道,“你要去工作了。”

    “叫一声老公我听,或者是把衣拒里面的那些衣服都穿个遍,你选一个。”

    “ ” 太羞耻了根本就没得选

    “这种称呼,只有结婚的人才会叫。”何录辩驳。

    “好,那我们结婚了你就要这么叫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

    “”

    粗长的一更(??. ??)

    有想看何录吃醋的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