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5章 撬墙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85章  撬墙角

    墙壁上的挂钟显示时间快要到下午一点。

    宋祁坐在床沿,一只手撑起下巴安静的等待,百无聊散在网上闲逛,再无聊也不想和谢子皓继续聊了,他哪失恋过,他想要的人明明就在他的卧室里,还在给他的儿子喂奶。

    可是何录忽略他也饿了。

    也许是因为何录太喜欢小孩子,这是第一天,难免就会热情,过几天就好了,希望何录这种专注也能够用在他身上。

    “他睡了,你别抱着他了。”宋部低声道,站了起身,想从何录手里抱过孩子,将孩子放到摇篮里睡觉。

    “他才刚睡着。”何录头也不抬的回应。

    “他是个男子汉,不能从小就娇惯他,要不然他以后会学坏。”

    “”

    “而且这孩子太喜欢哭了,更要从小就培着他的独立意识。”

    “他多大?”何录问。

    宋祁顿了一秒,“两个多月。”

    “虽然才两个多月,但这孩子太不懂事了,别人家的小孩睡觉都乖乖的,不哭不闹,这孩子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天最少哭上个七八回,这就算了,让宋祁一直耿耿于怀的就是,刚才的亲热被无情破坏。

    “等他大一些了再教他这些道理,他现在还这么小,能懂什么。”何录回道,没有把宝宝给宋祁,自己将宝宝放回摇篮里面。

    何录很喜欢孩子,和孩子相处不像大人那么复杂,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纯粹的存在,不掺杂一丝杂念。

    在很久以前他幻想未来生活里,就有一个孩子,也给枯燥的日子平添许多希望,很多自己没有做好的,自己没有拥有过的,全都寄托在了孩子的身上。

    他想孩子能有一个温馨成长的童年,也想孩子能结交许多的朋友,等何录放好了孩子,宋祁邪念十足道 ,“”他不饿了,我还饿着。”

    “  ”何录微低着头,用手推开朝他靠近的宋祁,“想吃什么去冰箱里面拿。”

    “你明知道,我说的饿不是这个意思,只有你才能喂饱我。”

    “ ” 何录微抿了一下唇,不想回宋祁这些令人难堪的话。

    自从宋祁对他的态度有所好转以后,说话就越来越大尺度了,何录也不知道宋祁这些话是在哪学的,就连应付一下也不行

    他本来就脸皮很薄,有些事情对于他来说算得上极点了,可对于宋部祁来说,连塞牙缝都不够。

    “何录,要是我的家人接受你了,你会嫁给我吗?”宋祁问,用手握住了何录抵在自己胸前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

    “ ”又 是一 个 不 能 应 付的 话 题

    何录把手从宋祁的手掌中抽离,“嫁”这个字,一般都是女的嫁给男的,  哪有男的嫁给男的,尽管如此,但还是脸上烫得厉害,头更低了,不敢和宋祁的眼神对视。

    他承认,如果宋祁的家人能接纳他,他确实找不到能够拒绝宋部的理由了

    绕了这么久,从一开始的遇见到现在,生活的每一处似乎都充斥着对方的气息,刚开始的拒绝也是因为被排斥,不想宋祁因为他而失去那些努力了很久才得来的,不想宋祁因为他和家人闹得不愉快。

    当然,更害怕的是,宋祁过段时间会后悔为他所做的这一切,毕竟年轻人,喜欢来得快去的也快,他知道宋祁身边不缺人喜欢。

    时间证明了所有。

    从这个角度能看到在摇篮里睡得很沉的宝宝,天真无邪的脸,可能是梦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嘴里小声的嘟囔几声。

    宋祁察觉到了他的眼神,用手板正他的脸,“别看他了,他将来是别人的人。  ”

    “突然说这个做什么”何录听明白了宋祁的话,就算是等孩子情实初开,也得等十几年,时间还长得很。

    宋祁表情不悦道,“你一直看他,都不看我,你怎么这么偏心。”

    “你有什么可看的,每天都能够看到,还总是说那些不正经的话回家了也是,难道就不能有点正常的交流”何录蹩眉。

    他的话一般情况下不多,也是宋祁最近过分的程度越来越高了,大白天的就对他动手动脚,还和一个孩子置气。

    这个点宋祁快要去公司了,也不能再缠着何录做些什么,就只能便宜别人了,但听见何录这句话,心里更是酸楚。

    何录还没有彻底的爱上他,就已经开始看腻他了。

    如果不是上午请了半天假,他都很想下午不去公司了,身体力行的告诉何录,他到底能不能看腻。

    “哪有每天都看到,你中间还隔了那么长的时间没有看过我。”宋祁不满道。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提起这个,何录的内心就顿了顿,他本来想的是离开以后各自都会有新的生活,他从未考虑过宋祁居然会等他, 不管是家世还是样貌,以及宋祁之后能接触到的人,都找不到宋祁能等他的理由,那个时候他明明听过宋祁说,对他是新鲜感,可结果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感情方面,他确实是找不到诟离了。

    遇见宋祁这样的,就算占有欲太强烈,也会逐渐让人心甘情愿的沉沦在里面,何录没有回话,宋祁一如往常的亲吻他的唇。才离开房间。

    走之前对他说,“以后要把我摆在第一位,任何人都不允许排在我的前面,不然我会很生气。”

    这种孩子气的话,让何录有些无奈,在年龄方面宋祁对于他而言确实是个孩子,某些时刻,何录一点都不认为宋祁是个孩子

    宋祁来到了公司,这段时间他的工作量减轻许多,脸色也不再像以往般冷例,在外人看来更有亲和力。

    不过都知道他已经不是单身,而且这些年该尝试过的人早就尝试了,怎么勾引都不管用,像是个没有生理需求的性冷淡。

    走到门口就遇见从里面出来透气的谢子皓,对方一脸愁容,看到宋祁以后像是看到了救星。

    谢子皓走到宋祁面前,压低了声音问,“宋祁,如果我撬别人的墙角,是不是很不道德?  ”

    问了只是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其实这种行为一直被他很不耻,明明就是他先选择的,可他后悔了,还要破坏别人原有的生活。

    他觉得自己太犯贱了。

    没办法,能有什么办法,他太好面子,总想着兔子不吃窝边草,好马不吃回头草,可等他想推翻这些理论的时候,时间过得有些久了,就连他自己也意识到迟了,但这种情绪就像是被大坝阻拦的水,不断的堆积,直到开了闸门,一涌而出,再加上最近这段时间,他妈总是催促他去相亲,说他不年轻了。

    知道不能再混时度日下去,总得找个伴,不光是家长为他着急,他自己都感觉到了寂寞。

    一个人的速冻水饺,方便面,外卖,真的吃藏了,网盘里的那些GV,看了有什么用,看了也找不到个合适的人来试试里面的动作。

    “你不是说不会再爱了吗?”宋祁问。

    “”话虽然是自己说的,但也是指撬不回墙角以后的事。

    他发现自己实在喜欢不了女生,像是天生的,想要未来会和一个女人一起生活,他就感觉生活黯淡无光,内心绝望。

    没有接触到这种事的时候,脑海里的想法总是很完美,真等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过了这道坎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是啊,我就是想知道,现在撬墙角会不会被别人骂,要是失败了,就再也不爱了,爱情是我的坟墓。”  谢子皓道。

    “你要撬谁的? 你如果三心二意,这也没有必要,还破坏别人的感情。”

    “我哪能三心二意,我都好久没有谈过对象了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个高中生,根本就没有谈,我只是很同情他的家世,就比较关照他而已。”

    “你这话可信度不高。”宋祁早就见识过谢子皓是个什么人,以前还经常想约他一起去酒吧。

    “唉”谢子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自己也觉得可信度不高,这可怎么办啊。”

    “你该不会是,要去祸害程阳吧?”

    “我也觉得挺祸害的,这几天事太多了,你解约以后我们就要散伙,还有我妈总催我相亲,脑子里特别乱,不知道以后该干些什么,我的心好冷。”谢子皓说着说着,就一脸悲伤的想往宋祁的肩膀上靠。

    还没有靠上,宋祁就往旁边挪开了,谢子皓更是悲伤,心想这找了对象的哥们儿,就跟在大街上遇见的陌生人没有两样了。

    谢子皓抬起手背,故作姿态的擦拭着眼角。

    他在脑海里回想,以前是怎么接近程阳的,可能要把这个步骤重复再来一次了。

    双更合一!

    猪 猪 男 孩 有觉悟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