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2章 想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92章  想要

    餐桌就对着门口的方向,房门是打开的,如果有人要进来,一点阻拦都没有。

    “不是客厅就可以?”宋祁问。

    宋祁的父亲离开才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放在桌面上的温水都还没有凉,就被宋祁抱着做这么羞耻的事,刚才更是当着宋延行的面亲热。

    这种事情虽说算是人之常情,但何录仍然记得上个星期五理智无存了,被宋祁语导着说的那些极其难为情的话。

    宋祁总是比他想象的更过分,而且非常得寸进尺,不论是在感情上还是其它方面,只要他往后退一步,宋祁就会前进好几步。

    之前就是同意了一个星期两次,才会不断的被宋祁提起来,如果有了这次的退让,那下次就会愈演愈烈。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宋祁又道,手不再局限于抚摸,略微抬起了他的腰,想要脱掉他的裤子,因为是松紧带的,就连解开皮带的步骤都不需要。

    手却被何录握住,“我没有默认。”

    宋祁低下头,湿滑的舌头暖昧的在他白哲的脖颈间辞舐了一下,就算亲热过很多次,每次何录都还像是第一只经历这种事般生疏,脸上浮起不自然的红。

    “我喜欢你。”

    “”  面色红得更厉害了,就连握住宋祁的手,都有松开的趋势,尽管他自己以前说过,这不过是一句空话,但宋祁做到了将一句随口可说的空话变成了现实的安稳。

    “你说我们不是一路人,刚才在面对我爸的时候,我们就是一路人了。”

    “别说了”

    “为什么不能说? 我只是想表达自己的感情,一直憋就会把人憋坏的,你肯定不知道,因为你特别能忍。”

    “ ” 宋祁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其实也不需要看穿,他的表现足够明显了,尽管这份感情一直压抑在心底不想被自己承认,但比这更早的时候,何录就明白,他对宋补是有感情的,就算他是一个把节操看得很淡的人,也不可能和一个毫无瓜葛的人发生好几次关系,其中虽然有过强迫,但后来的都是他自愿的。

    他并不是每次都很难受,只是那种偷悦的感觉会被他刻意的忽略,后来的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他被宋祁抱到了书房里,书架上一眼就会被人看见的位置,放着一本相册。

    相册的封面是风景图,何录想起了唯一次和宋祁的约会约会这两个字,让他内心不免颤动,这辈子都不敢对感情有奢望,以前是硬不起来,后来是发现,喜欢不了别人了。

    在Z县的时候和女孩说清楚,或许对于他而言也是一种救赎,不用再在刻意伪装出的正常中生活。

    不能百写百的确定,就会不断的在心里质疑,本身他的性格就很古怪,还不善于表达,要是被人亲近久了,就会被别人不理解。

    何录经历过很多次,在公司的时候,那些所谓的高冷还有他不近人情,都是被试图亲远过他的人传出去的。

    书房的座椅很大,很柔软,深咖色的靠背带有一定的弧度,就算想在上面小憩,都不会感觉到难受。

    以为到了这个份上,宋祁会脱掉他的衣服,但宋祁只是让他坐在椅子上,然后把那本相册拿给他看。

    “等以后我们还会去更多地方,拍更多照片,全部都放在书房里。”宋祁道。

    “书房是用来放书的。”

    “可我静下心来的时候,就只想看你。”

    “”

    宋祁翻开了相册,里面没有一张完全的风景照,就连何录模糊的侧影,都被打印出来用塑封好了珍藏起来,那个时候他最不甘心的就是忘掉何录。

    “如果不是这本相册,我都不知道没有你的时候要怎么过,遇见过和你相似的人,但他们都不是你,我也不明白你有什么魔力,让我这么为你迷。”

    “”连句道歉都说不出口,这是最无关痛疼的字句,那个时候他也不怎么好过,总是像小偷一样的,在网络上偷窥宋祁最近的动态。

    在不用的背景之下,每一张照片都是他,侧脸,后背,照片保存的很完好,但相册边缘有些旧了,看得出经常被人翻看的痕迹。

    此刻宋祁将过往的生活剖析出来,像敲在他心上的石块,一阵纯痛。

    他这种行经,无疑是他自己怕的,他把他的害怕加之在了宋祁的身上,确实如宋祁所言,他太自以为是。

    宋祁还在低头缓慢的翻阅相册,何录将手按在照片上,道,“再迟一会,孩子就要醒了。”

    他的暗示,已经够直白了。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他说不出太热情的话,有时候一个心思要在心里琢唐很久,但他会寻找其他方式,来委婉的表达他想要的。

    “你想干什么?”这下轮到宋祁反过来问他。

    相册被的合上,何录的手也被夹在了相册里,力度不轻不重,何录想抽回手的时候被宋祁十指交叉的握住。

    “那你好好看吧,厨房还没有收拾,房间也很乱。”何录作势要走。

    “让你说一句想要就这么难?”

    “胡说性什么。”

    “我不是因为要和你做那些事,才总是缠着你不放,但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我不是圣人,看着喜欢的人在面前也忍不了,每次你这样的时候,我都想带你去医院看看。”

    看到喜欢的人都会忍不住,宋祁不承认何录对他没有感情,所以他认为何录是不是那方面出了毛病,才会对他性冷淡。

    “”宋祁的歪理越来越多了,说这些无非就是在诱导他。

    “你就不想要我? 不想要我满足你?”

    “”果然是这样。

    “想 不 想?”

    “”何录不回话,用另外一只手,主动解开了一粒宋祁衬衫的纽扣,要是再拖延下去,孩子真的要醒了。

    宋祁哪还能继续忍,把何录推倒在了柔软的坐椅上,用手握住对方的脚踝,很多时候,他都想知道,将这双修长的腿分开是什么样的,尽管也看过不少次,但每一次,带给他的感觉都不同。

    何录抬起了手背,捂住了脸,宋祁将他的手拿开,吻在他的额头,哑声道,“给我一个人看,我想看你的表情。”

    “我不想。”声音带着几分请求。

    “那我就会用绳子,将你的手束缚在头顶,结果都是一个样,看你的选择。”

    “”要是真这样,他就会给这次的体验减最少五十分。

    “房门是锁着的,这里只有你和我,别怕,我想看你为我产生的反应。”宋祁温声道,和刚才说要用绳子将他的手束缚住的,仿佛不是同一个人。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讨厌自己像个女人一样,明明是男的,却被”

    “我知道你是男的,但这种反应不看性别。”

    “”

    此刻宋祁更像是一个“谆谆善诱”的长辈,他成了那个不懂事的人

    也许是宋祁的诱导起了作用,他用手握在了椅子上的边缘处,几乎在上面留下了鲜明的指痕。

    双腿被宋祁抬高放在肩膀,何录无意间抬头,看到对方眼眸里的渴望。

    他不自觉的伸出手,想要抱住宋祁。

    不管未来如何,他都不会再单方面的为宋祁做决定了。

    粗长的一更!

    张嘴,吃带着肉味的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