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3章 你是我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93章  你是我的

    书桌的桌面是长方形的,上面摆放着笔筒和几本翻看过的书籍,那本相册被宋祁随手放进桌子下面的抽屉里,笔筒和书被扫在一旁,动作轻缓的将何录放在了书桌上。

    宋祁爱极了何录面色绯红,因为害羞而躲闪的模样。

    他没有像往常那样索取无度,尽管他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人拆吃入腹。

    之前被何录教育过不懂节制,他可不想一次性吃饱了,就没得吃了,这次再怎么说都是何录半主动的,比上次所谓主动的配合要好很多。

    何录的神色略带朦胧,脸往左偏,失焦的看着眼前的方向,如果是往常,他肯定会抬起手臂将脸遮得严实,可宋祁说过,想看他的表情。

    “何录。”每当这个时候,宋祁就会不断重复着叫何录的名字。

    “?”何录回过头,眼眸里逐渐有了焦距。

    “你的身体,已经习惯我了。”

    “”又说这种话,宋祁从来都不安静,就像做这种事情不费体力一样,话特别多。

    这次意识还在,宋祁似乎没有了再做下去的打算,让何录微微惊讶,当然,他不会自讨苦吃的将这种惊讶说出来。

    不知道宋祁什么时候用的避孕套,身体没有以往那种粘腻不适的感觉,这次也在他的体力范围之内就停止了。

    何录觉得宋祁的技术有长近

    希望以后能一直这样保持下去,要是再没完没了,他这早得因为纵欲过度去医院,何录不喜欢去医院的感觉,里面消毒水的味道会让他的情绪变得很消极,他仍旧记得当时一个人在医院,从醒过来以后到出院,没有任何人过来看他。

    虽然可以很好的掩饰脆弱,但每次看到别人有人做伴,心里的落寂感就会越发强烈。

    “何录,你是我的。”宋祁将他抱了起来,低声呢喃道。

    “以后别再说让我生气的话了,天底下没有完全相同的人,我们是有差距,我可以向你靠近,但是你别往后退。 ” 宋祁又道。

    “你有演过戏吗?”何录记得宋祁只唱过电影主题曲,不是演员,但宋祁越来越会说话了,像是电视剧里的台词一样。

    “没有,怎么了?”

    以前因为没有谈过恋爱,词语贫瘠,宋补特意买了一本情话语录大全,他学习能力强,几乎是过目不忘,有些话换个方式表达出来,会更让人有好感。

    为了讨何录喜欢,他做了很多改变,在没有遇见何录之前,他认为谈落爱太无聊了,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操场上跑两圈,还能锻炼锻炼身碎,他压根就不相信自己会专情到这种地步。

    现在关于恋爱,宋祁又有了新的定义,还必须摆在第一位。

    宋祁低咳一声,道,“你不喜听啊。”

    “”

    “你又不说,我只有把你的那份也一起说了。”

    “我想去洗澡。”房间里虽然来了冷气,可做过这种事情,还是想清理一下身体。

    “怕你会怀孕,今天没弄到你里面,真不喜欢小孩子,吵吵闹闹还不懂事。”宋祁故意捉弄道,他就是想招惹何录,看不得何录脸上的表情平静。

    “我不会怀孕。”

    “为什么?”

    宋祁的文盲程度总是会让何录知道,没文化有多可怕。

    他一般情况下都是个脾气极好的人,在对宋延行的态度就能够看出来,可此刻,他实在是忍受不了宋祁了。

    “因为我是男的。”何录顿了几秒道。

    “为什么?”

    “”

    “怎么不回答我了?”

    何录一言不发,从书桌上下来,脚落地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了腿软,但也没有之前那么严重,捡起来被丢在地毯上的衣服,不愿意继续搭理一个没文化的人。

    他都说过好几次了,他是男的,男性的生理构造,宋祁应该很清楚,可总喜欢故意说这些让他难为情的话。

    何录生气的时候总是一声不吭,默默的做自己的事,不搭理身边的人。

    把衣服的扣子扣上一颗,就被宋祁从后面拖住了腰,“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做的?”

    何录想到那个时候宋祁帮他收拾厨房,所谓的扫地就是把垃圾扫在看不见的柜子底下,“没有。”

    “过些天把孩子送回家,妈妈只说要他在我们这里住一个星期,等我和他们说清楚了,你下次就和我一起回家。”

    “你父亲接受不了你喜欢男的。”

    “不用管他,只要爷爷奶奶认可了,他也反驳不了,他就是现在动静用得大,你别听他说的那些话。”

    “你谈过多少次恋爱?”何录突然问。

    怎么可能不在意宋祁交往过的那些女朋友,明明他年长于宋祁,但宋祁的感情经历却比他丰富。

    “忘 了。 ”

    “”

    次数多到忘记了。

    何录不回话,继续用手扣着上衣的红扣,然后把裤子穿好,脸色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孩子应该醒了,你如果有时间,就把餐桌收拾干净,还有这里也稍微整理一下。”何录道,本来这些事他没打算要宋祁做的,可后来又发现,这是宋祁的家。

    “你吃醋了?”

    何录眉头一皱  “没 有。”

    “这么在意我的过去,我还在意那个肖彻,你都没有告诉过我你以前的事。”

    两个人都有黑料,何录仔细思索,感觉自己刚才问宋祁交了多少个女朋发不太理智,和宋祁在一起久了,思维模式就会被宋祁带偏。

    都是宋祁的错。

    见何录不说话,宋祁又问,“你和肖彻做过什么没有?”

    “”以前的记忆都记起来了,他没有和肖彻怎么样过,但他确实喜欢过肖彻,虽然现在只把肖彻当成一个认识很久的熟人。

    “不提他了,晦气,不过他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最近筹拍了一部电影,听说是同

    性题材的。  ”

    “他不坏,只是在意的太多,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个时候他推开我了。”以为宋祁会发怒,但宋祁没有像以前说起肖彻。就立刻变了脸色。

    “那你觉得他好还是我好?”

    “别拿他作比较了,我只把他当成弟弟。”

    宋祁知道适可而止,现在的气氛这么和谐,可不要因为提起肖彻,就闹了起来,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和未来何录都是属于他,这就足够了。

    回到卧室里的时候,宝宝已经醒了,睁着圆圆的大眼睛,无聊的吐起口水泡泡,“阿”的叫了两声。

    孩子的眼睛很大,睫毛长长的,被逗乐以后笑起来的时候,眼晴弯得像是月牙一样,可爱极了。

    “今天这么乖,都没有哭。”宋祁夸奖道,在摇篮里准备把孩子抱出来,孩子的声音就逐渐降调了,就连嘴也往下撇着。

    “还是我来吧。”

    换了何录以后,孩子往下撇的嘴及时收住,又变成了笑脸。

    “你不是要去收拾桌子?” 何录问。

    “哦。”宋祁收回夸孩子懂事这句话,总是看到他就哭,还这么粘何录,不是个好兆头。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给孩子洗完澡,换好了干净清爽的尿布,何录才给自己清理,今天确实能感觉到,宋祁收敛了很多,不像往常那样索取无度。

    大概是知道了尊重他的意愿,留下的痕迹大多数在衣服能够遮掩住的地方。

    回到H市的十多天,心境每一天都在发生改变,积累起来,就足够改变他原有的思维。

    不管发生什么,宋祁总是能让他没有安全感的心得到归属。

    还有说的那些肉麻的话,他并不讨厌,其实还挺喜欢他这种发生一点小事就容易惶恐的心态,也确实需要宋祁每天都对他确定感情。

    孩子很可爱,何录把他的期许,寄托在了孩子的身上。

    很意外的没有听到楼下摔碎盘子的声音,宋祁过了一会才回到卧室,他正在逗弄着孩子,手里拿着小玩具,外人一眼看到,都会觉得他是个好父亲。

    “你又偏心了。”宋祁不满道,凑近闻着何录身上好闻的沐浴液清香。

    “去洗澡吧,明天你还要工作。”

    “”是在关心我?”

    “你觉得是就是。”何录语气不经意道。

    “那 我 去 洗燥。”

    之前用来束缚在他脚踝上的链子,被宋祁收了起来,墙角放着的那束玫瑰花已经枯萎,何录一直都没有丢。

    每个人都会遇见各种的第一次,尽管那些花很浪费钱,也属于年轻人之间才有的行为,但那是何录收到的第一束花,或者说是一篮。

    逗弄一会以后,孩子逐渐疲乏的闭上了眼,何录将毛毯盖在孩子身上,将孩子不安分放在被边的手,小心的摆正,一并盖在了毛毯里,

    浴室的门被拉开,宋祁只简单的在腰间围了一圈浴巾,何录低下头道,“你怎么不穿衣服? ”

    “忘记拿了,叫你递免得吵到孩子,你又要说我。”

    “”所以,这就是你不穿衣服的理由?

    “我前天穿的那件睡袍你放哪了?”宋祁打开衣柜,在里面翻找着问。

    “第二格的左手边。”

    “没有看到,你过来帮我找找。”

    何录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件睡袍,指给宋祁看,就在眼皮子底下还看不到

    “真贤惠。”宋祁赞叹道,将衣服拿了出来,毫不避讳的当着何录的面把围在腰间的浴巾拿掉。

    这种相处模式,让何录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现在几点了? ”宋祁问。

    “快到十点了。”

    免-费-首-发→【-追-】【-書-】【-帮-】http://m.zhuishubang.com/

    “真早,感觉今天的都不够我塞牙缝。”

    何录的思绪原本还沉浸在怪异的氛围之中,就被宋祁拉了回来,老是在房间里说这些奇怪的话,也不怕带坏孩子。

    “我如果以后都像今天这么体谅你,你也会体谅我吗?”宋祁问。

    “什么?”

    “一个星期两次太少了。”

    “”他现在都还身体不适,果然不能配合宋祁。

    何录回到了床上,和宋祁拉开距离,但宋祁也钻进了被子里,“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就随口说说。”

    何录轻抿了一下唇,“到时候在说吧。”

    宋祁知道不能将何录逼得太紧,反正都到了这个份上,该有的都跑不掉了,等演唱会结束,他就会和公司解约,基本的规划他都想得很清楚了。

    因为生命里存在了一个人,才会让未来都变得明朗起来。

    宋祁起身关掉了房间最亮的灯,吻了一下何录的脸,低喃道,“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