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3章 留下烙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3章  留下烙印

    窗外响起了惊雷,巨大的轰隆声是墙壁无法阻止的,以前这个时候,何录就会把身体蜷缩起来,将被子盖得很严实。

    倒也不是惧怕,只是这种时刻,房间内的寂静被骤然打破,像是世界末日般,却又找不到一个能说话的人。

    以为会一直保持这样的生活。

    似乎的察觉到他神色的不自在,宋祁将他抱在怀里,“别怕,明天就会好了,天气预报说只有今天晚上才有雨。”

    “我没有怕,只是不习惯。”

    不习惯身边多了一个人,多了一个能嘘寒问暖的人,想象中的场景终于得以实现,也许,比他想象出来的场景还要好很多。

    深夜寂寥,被熟悉的怀抱拥在怀里,何录睁着眼,有一种安眠的预兆,他确定自己头脑是清醒着的,但今天对宋祁说了很多,平时都不会说的话。

    他像是一个看客,但又是经历这些事情的人。

    因为刚来公司,一些事情和以前相比较还是有了变化,工作的时候总会有不少人用好奇的神色打量他,刚开始几次何录还会要对方去工作,可看的人多了,总不能连别人部门里的人都插手去管。

    女孩上午换到了另外一个部门,是因为昨天他说的那些话?

    虽是疑惑,但何录也不会去问,女孩人很好,何录也不像耽误她,调到其它部门了就会减少接触的次数,免得到时候会尴尬,这样倒也好。

    但何录听见女孩搬东西的时候,和部门里其他员工的对话。

    “芳芳,你怎么突然换了部门? 不是在这里待着挺好的吗?”

    被称为芳芳的女孩神情看起来很悲怮,“是何主管不想见到我吧。”

    “为什么啊?”

    “昨天下班以后,我约了何主管见面,和他告白了,可能让他很为难,毕竟他现在有了交往的对象。”

    女孩听见芳芳说的这句话,惊讶极了,小声的凑上前问,“何主管有交往对象? 还以为何主管那个性格没有人能够拿下,是谁啊不过我昨天看宋祁对何主管态度好像很奇怪。

    “”也许早就察觉到了什么,她没有再回话。

    何录,真的是那种人吗?

    她还是认为昨天何录对她说的那些话是在开脱,宋部都有孩子了,怎么可能不成家,如果何录和宋祁是那种关系,那何录,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女孩脑补了很多,对何录怎么都有些失望,那个时候在公司里发生的事情她都看到了,宋祁对何录是什么样态度,而且宋祁是明星,家庭条件还这么好,怎么可能会和何录在一起,有钱人图个新鲜罢了。

    女孩同情的朝何录的方向看了一眼,对另一个员工道,“应该是朋友吧,朋友之间开开玩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别瞎想了。”

    “开玩笑吗? 我怎么感觉太亲密了点?”

    “哪有亲密,看起来明明很正常啊。”

    女孩的讨论何录听见了前面的几句,后面的声音有点小,他就没有听清。

    他怎么会无端的因为私人事情就让员工调离部门

    既然他没有告诉人事,让人事把女孩调到其它部门,女孩也没有主动申请调离,推算出来,那就只有一个人能做到不经过他,来随意调走员工。

    昨天因为肖初对他理怨倒还是情有可原,但女孩什么都没有做,他的态度也一直很明确,并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

    以前何录看到这种事,还会去管管,现在他只能揉了揉眉心,神色无奈,他要是真去管,女孩就不止是被调到其它部门,更可能被调离H市。

    中午午休的时间。何录把桌面稍做整理,准备去公司的食堂,却见李总突然走到他办公桌前,神色带着一分探究,一脸恭敬, “何录,宋董找你。”

    李总是个很识时务的人,从最近这几天事情的不寻常也看出来了,何录得到上司的重视,可能是因为和宋祁是朋友的缘故?

    何录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秒才道,“嗯。”把资料放在了文件夹里,才跟随着李总过去。

    他早就预料到了宋延行会单独找他,就像以前那样,给出条件让他离开宋祁,但这次来到公司工作是宋延行同意的。

    宋延行的办公室在楼上,周围的环境较安静,李总轻轻敲了几下房门,听见里面的人说,“让他进来。”

    里面的面积很大,有专门用来泡茶水的地方,还种植了不少盆栽,往里面走了一段路,才看到宋延行的办公桌。

    李总在何录进来的时候就离开了,离开之前还小声的把门带上,这是何录第一次才到楼上的办公室,以他这样的职位,一般情况是没有机会上来的。

    “坐。”宋延行站了起来,指着不远处的茶桌道。

    何录坐在了茶桌用来招待客人的一位,另一边放置着茶杯还有茶壶,是主人坐的。本小说追书帮首发,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在这里的工作能适应吗?”宋延行问。

    “以前做过,能适应。”何录道,上一次和宋延行见面是在家里,当时宋延行对宋祁说了不少话,他都听见了,内容无非就是要他离开,说不能在一起,然而此刻宋延行的态度让何录意外。

    宋祁和宋延行很像,毕竟是父子,说话的方式经常出其不意。

    宋延行把茶壶星加了水,然后按下开关,用镊子夹起泡在水里的杯子,他不是经常都过来,但这里每天都会有人清扫和整理,宋延行将水烧开,把茶杯再烫了一遍,期间没有回何录的话。

    第二次单独的见宋祁的父亲,不如第一次的时候心态平和,何录甚至有些紧张,不过他不会轻易的表现出来。

    白天的时候室内会闷热,房间里开了冷气,何录的手心还是渗出了汗。

    宋延行没有开口,他是不会提前开口的,这点规律他懂,宋延行今天我他谈话的目的是想将以前再次重复? 可看着又不太像。

    宋延行泡好了茶,用夹子夹起茶杯,递到何录的面前,“怎么不说话?‘宋延行问。

    “”何录越发认为,宋祁很像宋延行。

    “这次没有宋祁在,你也不用拘束,宋祁这孩子向来都不懂事,都是他奶奶太惯着他了,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嗯。’’何录应道,礼貌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茶水有些发烫,不过正是要这个时候喝,味道才足够浓郁。

    “上次我对宋祁说的话你听见了,就不用我再重复,宋祁做事情没有分寸,但作为家长总是要替他把关,你是个男人,会心甘情愿做他的内室?”宋延行问。

    “”何录斟的了几秒,才轻声道,“男人和女人终究是有差异的。”

    “那就是不愿意?”宋延行的眼神凌厉了几分。

    “有些女人能做到的事情,我不能做到,但我会尽量。”何录垂下了眼眸,当着宋祁的父亲说出这种话,多少是有点不自在。

    “你的资料我都看过了,如果是为了钱,大可不必费那么多周张,我们都是明白人,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不会告诉宋祁。”

    “抱歉,我没有太多的理想,能满足温饱便已足够,以前您给我的那一百万,我离开H市以后便捐献给了需要帮动的人,我不缺这些钱,如果要赚钱我会自己工作,更何况用这种方式得来的,很不光彩。”

    “那你的意思是?”

    何录抬起了头,看到宋延行审视的神色,作为一个上位者,就算宋延行随随便便的说一句话,都能够让人感受到严肃的氛围。

    “如果是宋祁要我是,我便会走,要是他不愿意要我走,我便不会走。”

    宋延行的脸色带着几分怒色,就连行为看起来似乎都有发怒的前兆,壶里的水才烧开没多久,何录都不怀疑对方火气上来了,会将里面的热水泼在他的身上。

    办公室旁边有个用来休息的隔间,正当何录这么想的时候,从隔间里走出来两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一个看起来是奶奶辈分的,对宋廷行道,“要你好好问,你看你都把他给吓着了。”

    何录  本小说追书帮首发,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我们家祁祁眼光就是好,真人看起来比照片还好看,模样也俊得很,唉怎么就看上祁祁了,他脾气其实比他爸好不了多少。”

    何录

    那个奶奶辈的老者,用手在他的脸上触摸了一下,像是在证实这张脸是真的,不是贴 上去 的一 样。

    何录仍旧没有摸清楚,这是什么状况。

    不过他听宋祁提起过爷爷奶奶,宋祁时常对他说,爷爷奶奶都接受了他们,就不用理会宋延行说的话。

    “你是叫录录吧?”宋奶奶问。

    “我叫何录。”

    “录录,你们的事情祁祁都告诉我了,既然你们连孩子都有了,这门亲事宋家也推不了。  ”

    “孩子是宋祁找的代孕。”听宋奶奶这么说,就像这孩子是他生的一样

    “皮肤真好。”宋奶奶夸赞。

    “”

    “宋祁这孩子也太不注意了。 ” 宋妈奶突然变了脸色。

    何录想起来,昨天晚上宋祁缠着他,非要给他留下烙印,然后在他颈间靠近着腰的地方留了一道重重的吻痕,因为在这个地方,衬衫的领子刚好能够遮住。

    被长辈发现了这种事情,何录羞耻得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才好,宋祁真的一个月都别想碰他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