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一章 一切都结束了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要干什么?”顾知漫惊恐的看着张邵军。★首★发★追★书★帮★

    张邵军走到实验台,拿出一个针筒来:“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会给你打一点麻醉剂。你放心。睡上一觉,醒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就算你把我带去美国了。我也不会愿意留在那里的,我会用尽一切办法回来的!”顾知漫呵道。“而且。我相信方铭瀚他一定会找到我的!”

    “你放心,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我把你带到美国,只是想让你接受一场手术。”

    “手术?”

    “是我的一个教授朋友最新的研究成果,只要通过一个小手术。你现在的脑细胞里的记忆就会全部消失。”张邵军举着针筒。转过身,“到时候,你就会是一个全新的你。而我,会是你永远的好爸爸。”

    “你……你……”

    “等手术完成之后。我会带你离开美国,去一个安静。适合我们父女两生活的国家,就任你那位方警官在美国找吧。等找了一年两年,还是没有你的消息。他自然就会放弃了。”张邵军耸了耸肩,一步一步朝顾知漫走了过来。“好了,乖女儿,放轻松,睡一觉醒来就好了。”

    “你不要过来……”顾知漫本能的向后缩,“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好不好?你已经毁了我的人生,你能不能放过我?我不想自己的一生像个傀儡一样活着,永远被被人操控着。”

    “怎么会像傀儡呢?爸爸是把你当作爸爸最宝贵的洋娃娃了呀。”张邵军笑了笑,“是我最渴望的,最想拥有的洋娃娃,现在是,将来也是。”

    说着,张邵军举起手中的针筒,准备对顾知漫下手。

    “砰!”大门突然被踢开,方铭瀚带着一队人冲了进来,霎时间,几十把枪的枪口都对准了张邵军。

    “别动!”方铭瀚举着枪对张邵军吼道。

    顾知漫看到方铭瀚,眼泪立刻从眼角涌了出来,她激动的冲上去,抱住方铭瀚。

    “别怕,别怕,没事了。”方铭瀚一只手举着枪,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顾知漫的头,轻声说道。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张邵军问道。

    “这还得多亏你那位好徒弟。”方铭瀚笑道。

    两个小时前……

    陆欣着急的从张邵军住的小区里走了出来,坐上车,她便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拨通了张邵军另一个号码,那是张邵军用来联系她和陈燃,还有研究所的那些同事的号码。

    果然,那个号码也已经关机了。

    “张邵军,你到底要干什么?”陆欣嘴里嘀咕着,深深的吸了口气,“你别想就这样甩掉我。”

    说罢,陆欣从包里拿出平板电脑,打开了GPS定位,定位很快就锁定了张邵军的位置,在郊区的一栋老房子里,那是当年陆欣买下来,用来给张邵军当实验室的房子。

    陆欣冷哼一声,戴上墨镜,发动了车子。

    不远处,方铭瀚正坐在车里,观察着不远处陆欣的车子。

    “老大,这样真的有用么?陆欣小姐能知道他们在哪里吗?”坐在一旁的徐琛问道。

    “她是最了解张邵军的人,而且看她刚才的表情,她似乎也很急着找张邵军,我相信她一定比我们有办法找到张邵军的。”方铭瀚紧紧的盯着前方的车子,“开车了,开车了,快跟上。”

    很快,陆欣便到了郊区的那套房子,车刚停稳,她便匆匆从车上下来,正准备离开,却被方铭瀚和徐琛拦住。

    “陆小姐,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陆欣惊恐的问道。

    “我们一直跟在你们后面。”徐琛笑着回答道。

    “你们……”陆欣有些气急败坏。

    “徐琛,你在这里看着她,别让她乱跑,我过去看看。”

    说罢,方铭瀚便朝不远处的那栋破旧的别墅走过去,刚走到窗边,便听到张邵军和顾知漫正在里面对话。

    方铭瀚赶忙拿起电话,打给徐琛。

    “喂?徐琛,他们就在这里,你现在马上叫一队人过来支援。”方铭瀚小声说道。

    说罢,他挂了电话,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悄悄将手机伸到窗户边,录下张邵军和顾知漫的对话。

    ……

    “陆欣?她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张邵军先是惊讶,下一秒,他便立刻反应过来,摘下自己的眼镜,那是陆欣在几年前他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难道这丫头这么久以来一直在我身上装了定位?!”

    “没想到吧?你的得意门徒,却在最后关头绊了你一脚。”方铭瀚笑着问道。

    “哼,还真是没想到啊。”

    “另外,你们刚才的对话,我都录下来了,加上你旧家里发现的那些婴儿的骸骨,我想,应该够证据定你的罪了吧?”

    “是啊,够证据了。”张邵军长叹一声,“在我犯下第一起杀人案的时候,我就特别希望警察能够抓住我,我希望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指责我,告诉我这样做是错的,我很希望,有人能够来终结这一切。”

    “但是并没有,后来,我杀的人越来越多,我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因为我认为没有人再能够抓住我,你们这些警察都是废物……”张邵军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

    “你干什么?!把枪放下!”方铭瀚吼道。

    “我对自己发过誓,等所有罪行被暴露在阳光下的那一天,就是我偿还所有罪孽的时候。”张邵军缓缓的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他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顾知漫,“知漫,爸爸先走一步了,别着急,我们很快就会团聚的。”

    话音刚落,只听见一声枪响,所有的事情,都在此刻结束了。

    “老张!”陆欣发了疯似得从外面冲进来,抱着张邵军的尸体,嚎啕大哭。

    徐琛紧跟着跑了过来,无奈的看着方铭瀚:“她一听见枪响,就像发疯似得,我拦都拦不住,你说,我也不能对女孩子动手,是不是?”

    方铭瀚紧紧搂着顾知漫,一言不发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张邵军的尸体……

    一周后。

    顾知漫和方铭瀚戴着墨镜,站在张邵军的墓前。

    “这是陆欣给他搭的吧?”

    “恩,她之前来找我,她说,张邵军应该会很希望我能去他的墓前看看她。”

    “她现在还好么?”

    “不知道。”顾知漫摇了摇头,“看起来成熟了很多,我听说,她申请提前毕业,去管公司去了,而她的父母,也被她送到了郊区的一家很破旧的养老院里,他哥哥则是在美国出了事,现在在牢里。”

    “这个女人,倒是真的很可怕……”

    “想不到,一切就这样结束了。”顾知漫长长的叹了口气,“命运真的是很捉弄人啊。”

    方铭瀚紧紧搂住顾知漫的肩膀:“至少你获得了解脱,可以真正开始新的生活了。”

    “你说,他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很难说,或许是因为不能生育给他带来了太多的痛苦,而他身为一个老师,又是一个那么喜欢孩子的人,根本就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方铭瀚耸了耸肩,“对了,你养母怎么样?”

    “她恢复了很多,已经开始能说一些话了,真的想不到,之前张邵军竟然一直对我的养母下此毒手。”

    “哎,现在你可要好好照顾她。”

    “放心吧,毕竟,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你的亲人,不是还有我吗?”方铭瀚笑着说道,“今天约了我父母吃饭,可别忘了哦。”

    “哎呀,知道啦知道啦,我会好好表现的。”

    方铭瀚笑了笑:“你放心吧,我有信心,我爸妈一定会喜欢你的。”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好。”

    说罢,两人便转身,离开了张邵军的墓碑。

    “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没弄明白,可张邵军就这么死了。”

    “什么事啊?”

    “就是催眠。”

    “催眠?”

    “恩,张邵军把一种暗示自杀的催眠音效家在自己录制的课程里面,放在网上,我想或许有不少初高中的学生都已经看过了。”

    “暗示自杀?怎么暗示?”

    “就是,听到某一个声音,或者是某一种暗号的时候,会突然不受控制的选择轻生吧。”方铭瀚皱了皱眉,“最可怕的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个暗号是什么,更不知道该如何解除这种催眠。”

    “所以,只要受过催眠的人,或许在某月某日,碰巧听到这个暗号,就会自杀?”

    “恩,可以这么说。”

    “那个催眠的音效是什么啊?”

    “恩……是狗叫声,伴随着鸣钟的声音,声音听起来,像是在一条很深邃的小巷子里,总之,很阴森恐怖……”

    “等等……”顾知漫突然停住了脚步,“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张邵军曾经给我看过一个视频,视频里只有一条不停流动的小溪,而视频的背景音乐,就是狗叫声和钟声……”

    “什么?!”

    方铭瀚惊恐的回过头,看着不远处张邵军的墓碑,脑海里涌现出张邵军死之前的那番话。

    “别着急,我们很快就会团聚的。”

    (全文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