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章 你到底是何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次日,雨雪醒来的时候,沐清华已经坐在她床头上了。

    她颇有些懊恼的敲了敲脑袋,暗骂自己怎么又睡着了,她仰着小脸,“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沐清华猛然回神,抿出一抹笑,“嗯?哦,起床吧,咱们去吃点东西。”

    雨雪眨眨眼,慢吞吞道,“哦……”

    沐清华一只手揉了揉雨雪柔软的头发,另一种垂在袖子中的手,攥紧了一根碧玺衔珠鸱吻纹步摇。

    ——主人,咱们走了这么长时间,却还在原地!

    问天浮在半空,周身金芒围绕,她语气微怒,又带着懊恼。

    沐清华也早有所察觉,她站在原地左右观察半晌,声音冷凝,“是阵法。”

    ——阵法?

    问天嗖的一声,返回到沐清华身,却见她走走停停,不时环顾。

    眼前一片空旷,百里不见除雪以外的东西,枯枝石子皆无。

    “这才奇怪,”沐清华摸了摸下巴,突然伸手一指,“问天,破开它!”

    问天不解,却下意识离弦之箭般弹射出去,直击沐清华所指之处。

    “砰——咔嚓咔嚓——”

    眨眼之间,眼前的平坦的雪地上瞬间出现了一个石洞。

    先前景象如水中花月,再不见一点痕迹。

    ——真是神奇。

    山洞被白雪掩埋大半,露在外面的洞口足有十二三岁孩童之高,洞旁歪歪斜斜几株绿色都被积雪打斜。

    ——主人,这洞里面居然别有洞天。

    问天率先飞身进入,沐清华紧随其后。

    步行百步,豁然开朗,洞内明若白昼,入目冰柱四立,上嵌夜明珠,晶莹剔透,身雕鸟花鱼虫,好不生动。

    粉白纱巾或绕冰柱垂挂或蜿蜒拖地,为这冰冷的水晶宫平添几分旖旎。

    “这倒像女子的闺房。”沐清华低喃一句。

    话音刚落,突听一道冷厉女声,“哪里来的小鬼?”

    沐清华心中一惊,这洞里居然有人?她却毫无所觉!

    “噌——”

    问天出鞘,刀身射着红光,嗜血妖异。

    沐清华心中微动,这人竟让问天如此警惕?

    “你手中居然有把灵器?!而且,它的力量似乎……怪不得……怪不得……”那声音感叹了一句,接着又严厉起来,“小鬼,你到底是何人?来此地作甚?”

    “晚辈沐清华,无意闯入,这就离去,还望前辈勿怪。”沐清华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作了个揖,神情好不恭敬。

    “呵——小鬼,我这洞中倒许久不进生人,你且过来,给我瞧瞧。”

    沐清华皱眉,抬手,问天稳稳落在她掌心。

    那粉纱腾空而起,长了眼睛般向前滑去,沐清华见此,只得跟上。

    眼前的女子手脚被束,铁链上均有倒刺,她的手腕早已鲜血淋漓。

    一袭白裙血迹斑斑,裙摆更是全都染成了红色,她抬着头,枯乱的长发遮住了她半边面颊,只留一只眼睛直勾勾盯着她。

    她舔了舔苍白干裂的嘴唇,目光落在沐清华手中的问天上,稍作停顿,“小鬼,你为何来此?莫非……是为了那株雪莲?”

    此人的样子,倒像是被谁囚禁在了这里,而且……不动声色的打量过女子全身,而后目光落在女人手上结痂又再次绽开的手腕和血迹干涸颜色深浅不一的裙摆上,暗道,而且应该已有很长时间了。

    重要的是,她就连稍稍动作一下都很困难,根本无法伤到自己。

    沐清华稍有放松,“这不难猜,这雪山上,恐怕也只有这雪莲还勉强算得上是一件宝贝。”

    察觉到她的状态有所变化,女子勾唇,“小鬼,你可愿……帮我一个忙?”

    沐清华挑眉,“你是何人?又被谁囚禁在此?帮你,我有什么好处?”

    女子愣了一瞬,她哈哈大笑,神情却放松下来,不似刚才防备。

    “一个……将死之人罢了。”笑声停下,她紧盯着沐清华的双眼,“这雪山上还有一物,远比雪莲珍贵,那就是……四级灵兽,冰蛟。”

    “然后呢?”沐清华反问。

    “你帮我一个忙,我告诉你,它在哪。”

    “什么忙?”

    女子歪了歪头,脖子上的铁链发出声响,接着,链子上的倒刺噗嗤一声插入她的脖子,立时有鲜血冒出。

    “嗬嗬……”

    她却笑的更开心了,勉强动了动手指,指了指腰间。

    沐清华上前一步,小心探出手,在她腰间摸索。

    半晌,收回手,那是一根碧玺衔珠鸱吻纹的步摇。

    “把……把它交到赫郡府,赫……赫二公子赫孟尖手上,嗬嗬……”

    鲜血喷涌,她剧烈喘息着,“一……一定要……亲……亲手……”

    翻掌,一枚绿色丹药出现在掌心。

    喂女人吃下,鲜血直冒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你……你究竟是何人……”女人一脸不可思议。

    沐清华翻个白眼,“想要得到雪莲的人。”她将步摇收好,“我答应你,必会帮你交到赫二公子赫孟尖手上。现在,告诉我雪莲和冰蛟在哪。”

    女人神色一松,答非所问,“我叫雪玉浮,已经被困在这里数十年,本以为再无重见天日之时,没想到……”她突的神色一厉,语气却坚定异常,“小鬼,以吾之名,缔尔之约,若有所违,天地皆弃。”

    一道白芒自她头颅升起,直奔沐清华所在位置,未及沐清华躲闪,那白芒已经嗖的钻进她体内,眨眼睛不见。

    手臂一阵刺痛,卷起衣袖,手臂内侧赫然多了花瓣一样的银色标记。

    “你这是什么意思?!”沐清华蹙眉,语气微怒,目光也变得不善起来,隐隐露出杀意。

    雪玉浮淡笑,“你不必这幅样子,这玉雪花里,锁着的是我毕生功力,它的力量,远非现在的你所能承受,你若好好帮我讲步摇送到,这功力算是我的馈赠,若不能,当即爆体而亡!”

    ——主人,她所言不假,我能感受到这标记里强大的力量。

    闻言,沐清华怒气稍退,既然答应了,她就一定会做到,更何况,这次的雇主就是赫郡大公子,总要走着一趟,多找一个人又有什么关系?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雪莲在哪了?!”但这不代表她乐意让人算计!

    雪玉浮微微一笑,“当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