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40章 后知后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虎妞虽然很是贪玩,恨不得周游世界,但跟着所有的华夏子孙般,对家始终保留着一份深深的眷恋。故而每隔一段时间,总会选择回到长林村看看。

    在这里,她不仅有着很多的小伙伴,还有着熟悉的长辈,以及对她曾经很关照的大伯一家,另外有大多大多让她无法割舍的东西。

    只是她刚刚回到这里,却发生了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让到她感到很是生气。

    “虎妞!”

    “真的是虎妞回来了!”

    “哈哈……我们又能到处玩了!”

    ……

    众孩童看着虎妞出现,仿佛是过年一般,脸上都浮现着兴奋的笑容。特别是狗子看到虎妞归来,显得猖獗地笑出声来。

    虎妞身穿着色彩艳丽的斗牛服,整个人显得是威风凛凛的模样,后面带着一帮子的女娃,正夹带威势朝着学院门口走来。

    她

    那脸粉雕玉琢的脸蛋浮现着一些怒意,却是径直来到江三龚面前道:“江院长,你怎么可以不让小蝉她们蒙学?”

    大概是有了虎妞撑腰,身后的一帮女娃的腰杆都挺直了不少,有几个大胆的女娃学着虎妞的模样,显得生气地瞪着江三龚。

    江三龚却是认识虎妞,自认是林晧然的师长,却是据傲地说道:“你们请老夫来担任这个院长,老夫便有权这样做!”

    “你还有理了?我们花这么多钱请你,你却不让小蝉她们蒙学,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呀?”虎妞那张肉墩墩的脸蛋浮现怒色,当即是据理力争道。

    嗯!嗯!

    站在虎妞身后的女娃纷纷点头,觉得虎妞说得很有道理,是这个老头做得不厚道。

    江三龚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虎妞等人,显得骄傲地指着自己道:“本院长就是这个理!老夫能教出两个天纵之才,这就是本事!”

    “我不管你有什么本事,小蝉她们必须要蒙学,不然你就不要做院长了!”虎妞有着很清楚的做事原则,当即不出意外地说道。

    此言一出,大家都是惊讶地望向虎妞,但旋即又觉得事情在情理之中。

    江三袭的脸色微变,当即勃然大怒道:“你不过是一个放牛娃,今才做几天的知府妹妹,竟然敢如此威胁老夫,纵使是你哥哥都不敢老夫这般说话!”

    这话说得义正辞严,昔日他作为青山书院的院长,在某种名义上是属于林晧然的先生。在这个尊师重道的时代,确实有着超然的地位。

    “我哥哥怎么不敢了呀?”虎妞当即进行顶撞,满脸认真地说道:“你根本不是我哥的先生!你到青山书院的时候,他都已经回家守孝了,根本就没上过你的课!”

    咦?

    老族长倒是微微的意外,便是扭头望向虎妞,然后又望向江三龚。

    江三龚的脸色涨得通红,指着虎妞显得语塞地道:“你……”

    事情确实如此,一个极美丽的谎言被这个小丫头给戳穿了,让他引以为豪的实则只有江月白。

    “你让不让小蝉她们蒙学?要是不让的话,那你就离开我们长林村!”虎妞却是打定主意,仰着脸蛋给出一个条件道。

    江三龚心里更气,指着她恨恨地道:“豈有此理!你……你一个黄头丫头做不了主!”

    “她的话便是我们长林氏的意思!”老族长却是选择站在虎妞这边,沉着脸认真地说道。

    江三龚却没想到一直对他恭敬有加的老族长如此表态,当即扭过头怒声地质问道:“林大峰,你……你这是何意?”

    “我爹的名讳是你能如此直呼的吗?若是再如此不敬,信不信老子宰了你!”一直不吭声的林二虎当即愤怒地威胁道。

    却不说林二虎,周围的村民亦是蹙起了眉头。他们的本意是花钱请先生振兴族学,同时给女娃亦蒙学,结果这位先生不敢给女娃蒙学亦罢了,还如此的无礼。

    “好!很好!我不做这个院长便是,我倒要看看你们长林书院将来能有啥出息,还能出不出得了文魁郎!”江三龚倒有几分骨气,当即就扬言摞挑子不干了。

    虎妞的眉头微微蹙起,却不是她所想要的结果。只是考虑到小蟑她们,而且找个厉害的先生并不难,却是没有出声挽留。

    老族长看着江三龚要走,却是出言道:“请等等!”

    江三龚正是背对着大家,嘴角微微地翘起。他能够如此放肆,自然是有些底气,对这位老族长的脾气更是拿捏得极准。

    尽管这长林村都是一帮山野莽夫,但却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而他自然不想轻易交恶,实则还想通过这个关系攀上那位大人物。

    他并没有转身,而是显得据傲地道:“老夫本是有心帮你们振兴长林氏族学,让你们长林氏出几位举人、进士,却不想你们却如此对付老夫,当真是令老夫心寒!”

    按着一般的剧本,这时老族长是要出言进行挽留,然后江三龚再给长林村一次机会,勉为其难地选择留下来。

    “江先生,你若是敢再打着十九的名号说事,敢说出有辱他名声的话,我们长林氏定然不会轻饶于你,你可明白?”老族长却没有选择挽留,而是直接威胁道。

    都说人老成精,这话却是一点都不假。以着江三龚这种自私自利的性格,却是难免嘴里跑火车,如今他们选择将人赶走,自然会给对方施予压力。

    特别,林晧然并不是他的学生,结果却让他如此的招摇撞骗,自然更要堵住这张嘴。

    咕……

    江三龚的额头涌起虚汗,回头迎着老族长的目光,吓得差点从石阶上滚了下去。

    一直以来,这里的人对他实在太好了一些,以致他都忘记自己的身份。如果长林氏想要弄死他这个教书匠,当真是跟捏死一只蚂蚁没啥区别。

    江三龚匆匆忙忙收拾包袱,趁着天没有黑就灰溜溜地离开了长林村,已然没有了先前的嚣张劲。似乎是担心着长林氏报复,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不敢露面。

    “虎妞,干得漂亮!”

    “我早就看这个姓江的不顺眼了!”

    “我闺女怎么就不能蒙学了,当真将自己当爷了!”

    ……

    村民在得到消息后,却是纷纷地叫好,很是支持虎妞的做法。这花费请个人来为孩子蒙学,结果却来了一个大爷,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