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一章藤原纪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徐秋月横眉冷对般看着我说道:“我就知道你跟那个贱人出来了,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有干什么好事!”

    尼玛,这女人的脾气还真是古怪,我做什么事没有必要向你解释吧!

    我没有理会徐秋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一觉睡到了下级,醒来看到徐秋月正在看着我。

    “算你聪明,我正打算发一张性-感写-真照出去!”我笑嘻嘻看着徐秋月,想要吓唬一下这个臭女人。

    昨晚莫名其妙骂我一通,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击回去。

    徐秋月听我这样说,立即变得有些紧张说道:“你要是敢把那些照片发出去,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些照片要是被放出去了,徐山这辈子肯定是不会喜欢自己了,她默默守在徐山身边这么多年,决不能因为这件事打乱自己的计划。

    这女人的心思我一眼就看透了,故意说道:“我现在就要发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徐秋月立即从座位上站起来,双眼泛泪说道:“你说吧!想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就是求求你不要把照片发出去!”

    尼玛,原来威胁人的感觉这么爽,尤其是威胁一个大美女。

    “好了,你别哭了,等下回到酒店,我确实有事情要你做,不过现在请你帮我先拿行李箱,我等下有点事情。”

    我从座位上站起来,飞机已经停稳了。

    就在我要出舱门的时候,藤原纪香从后面追上来,笑呵呵说道:“你好,这是我的名片,要是在东京遇到什么麻烦,立即打电话给我,记住,不管是任何麻烦。”

    藤原纪香说完之后,朝着我恋恋不舍看了一眼,这才转身离开,最后上了一辆银灰色的车。

    卧-槽,我没有看错吧!

    这藤原纪香真的就只是个空姐吗?她上的那辆车最少价值也在两千万美元左右,而且四个孔武有力的保镖,一看就不是普通家庭的小姐。

    我低头看了一下藤原纪香的名片,正面都是乱七八糟的日文,背面却是整体如一的中文。

    “我们现在去哪里?”徐秋月拖着行李箱,冷声问道。

    我迅速将藤原纪香的电话记下来了,然后说道:“半岛酒店!”

    随后,我们两个人叫了一辆计程车,打算前往半岛酒店。

    可是很快我感觉到情况不对,他-妈-的地图导航半岛酒店明明就在机场外面五十米左右,可是司机已经开出去一公里了。

    我重新定位了一下,这孙子居然带着我们在绕圈。

    卧-槽,没想到黑司机不仅国内有,而且国外也不少呀!

    我最讨厌这种司机了,明目张胆的欺生。

    “停车,停车!”

    我大声喊道,可是这孙子置若罔闻,继续开着自己的车。

    徐秋月看我如此激动,连忙说道:“你冷静点,他应该是听不懂中文的。”

    麻痹的,好尴尬,我一着急居然忘了这是在东京。

    “听不懂中文也不能宰客呀!”我没好气说道。

    却听徐秋月朝着出租车司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计程车半个小时以后停在了半岛酒店的门口。

    麻痹的,站在酒店门口的位置,还能看到我们刚才出来的路,这孙子拉着我们足足绕了快一个小时了。

    “给钱!”徐秋月说道。

    尼玛,我还没有找这个孙子算账,他居然还想要钱。

    那个日本司机看我不愿意付钱,打了一个电话,很快便出现了十多个手里拿着棍棒的青年,将我和徐秋月围在了中间。

    我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准备好好教训这帮孙子。

    见过不少黑车司机,不过像这位司机如此霸道的,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徐秋月又叽里咕噜和那个日本司机说了大半天,转过身说道:“你就付钱吧!要不然我们今天谁也走不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看到那些青年挥动着手里的棍棒,像是随时要扑过来教训我一样。

    我忽然想到藤原纪香,她不是说在东京遇到任何麻烦,都可以找她吗?我倒要看看她在东京有多大的能量。

    “喂,大先生吧!”我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听到藤原纪香笑盈盈的声音,可以想象她现在笑得有多开心了。

    我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她,藤原纪香说道:“你站在那里不要动,我立即派人过去处理,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她的语气很是平静,好像这根本不算是什么事情。

    “多谢了!”我挂断电话,将徐秋月拉了过来,和这些日本人对峙起来了。

    今天的车钱我是不打算付的,医药费多少我都心甘情愿。

    要是藤原纪香的人不来,我已经做好送这帮孙子去医院的准备了。

    可是五分钟之后,我看到一辆车停在了我们的旁边,从车上走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人。

    那些围着我的日本人看到他的瞬间,一个个立即将手里的棍棒放下来,齐齐朝着他鞠躬行礼。

    中年人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上去就给计程车司机两个响亮的耳光,然后将他拖了过来。

    “大先生,我是藤原小姐派来的,这个人就交给你处置了。”

    中年人一把将计程车司机丢在地上,刚才还是气焰嚣张的司机,这会儿已经吓得快要尿裤子了。

    不断朝着我磕头,嘴里吱哩哇啦说着我听不懂的日语。

    不过来回重复就是那几句,我猜应该就是饶命之类的,像这种欺软怕硬的贱骨头,这是他们管用的伎俩。

    “滚!”我大手一挥说道。

    那个计程车司机听不懂中文,徐秋月翻译了一下,这孙子在地上磕了一个头,这才感恩戴德离开了。

    “很抱歉,这次打扰到您了!”那个中年人说道。

    我连忙笑道:“这是哪里的话,有劳了。”

    讲礼貌,我可不能丢了中国人的脸面。

    那会儿最后之所以想到藤原纪香,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害怕给祖国抹黑,要是我真的将这帮孙子打的住了医院,估计岛国记者能洋洋洒洒写个几万字,对我口诛笔伐。

    这样,老子的身份不就是暴露了!

    就在此时,京城的周家正在举行一场舞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