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二章大使夫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八百四十二章大使夫人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3-06 00:13:25|字数:2032

    “王局长,这是犬子嘉诚!”

    周正男笑嘻嘻看着一个矮胖的秃顶男人说道:“嘉诚,快来给王叔叔敬酒!”

    秃顶男人举着酒杯很是尴尬,因为周正男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只好轻轻咳了两声,周正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回头一看周嘉诚果然不见人影了。

    “这小子估计去找雨檬了,不好意思呀!王局长。”

    周正男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些尴尬被轻而易举化解掉了。

    就在此时,宁雨檬跟着一个儒雅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中年就是宁雨檬的爸爸宁远,现在军部是装甲师的师长。

    宁远笑道:“好久没有见到王兄了,这是令爱雨檬,快来见过你王叔叔!”

    宁雨檬立即上前说道:“王叔叔好!”

    她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开心。

    王局长笑呵呵地说道:“宁师长和周董两家永结秦晋之好,我在这里先祝福两个孩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宁远和周正男纷纷笑道:“我们就替孩子们心领了,王局长今天一定要吃好喝好,玩的愉快呀!”

    等他们再回头的时候,就看不到宁雨檬人了。

    周正男端着酒杯笑道:“我说亲家呀!这雨檬和嘉诚的感情可是很好呀,一会儿不见就去找人了。”

    宁远知道我的存在,因此有些尴尬说道:“是呀!这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好着呢!”

    两个人又是闲聊了几句,然后一起去陪客人了。

    今天是周家和宁家商议周嘉诚和宁雨檬两个人婚期的日子,趁着这样的好日子,邀请了京城许多的达官贵人前来参加,同时也展示一下周家和宁家从此以后同气连枝,都是一家人。

    楼上的到处都是觥筹交错,欢声笑语。

    周嘉诚却正坐在房间里,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电脑,全神贯注看着那些门户网站关于我死讯的报道。

    “他-妈-的,老子就不相信弄不死你!”

    周嘉诚几乎将各大门户网站的报道全都看了一遍,确定我必死无疑之后,立即从床-上跳起来了。

    没有我作为对手,宁雨檬迟早都会屈服的。

    咚咚咚!

    周嘉诚听到有人敲门,立即从床-上下来,很快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变回那个温文尔雅的翩翩佳公子。

    他估计是周正男派人前来请自己下去见客,今天对于自己来说是个很重要的日子,能有机会结识京城的很多大人物,这些人很多都是看在宁家的脸上,才会前来参加聚会的。

    周家比宁家有钱的多,可是论起权势的话,恐怕也能甩周家十几条街。

    周嘉诚将门打开,正打算离开的时候,来人却猛然扑进他的怀里,推着周嘉诚到了床边。

    哐当一声,房门已经被关上了。

    将周嘉诚推倒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目深鼻高的女人,她骑在周嘉诚的身上,脸上带着春-情荡漾的笑意。

    “莉娜,你怎么来了?”周嘉诚有些紧张说道。

    毕竟今天是自己和宁雨檬商定婚期的日子,要是被人发现自己和莉娜不清不楚,岂不是要坏事。

    这个叫做莉娜的女人能够前来参加周家的聚会,自然也不是普通人,她有一个很微妙的身份,就是H国驻京城外交大使的妻子,也是周嘉诚的地下情人。

    这次莉娜就是和自己外交大使的丈夫受邀前来参加舞会的,然后趁机来找周嘉诚。

    “你这个没良心的,已经好多天没有去找我了,我以为你在忙什么,原来是在忙着和别人订婚呀!”

    莉娜很是幽怨说道,她在京城已经三年了,因此能够说一口流利无比的普通话。

    周嘉诚从床-上坐起来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莉娜,我和宁雨檬只是逢场作戏而已,被我爸逼的。”

    要不是那晚喝醉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就上了这个骚-货的床,他半点都不想和她有关系。

    这个女人有异于常人的精力和热情,尤其对那种事情像是个贪吃的吃货,怎么也不够。

    周嘉诚本来想着不去联系她,两个人后面就不了了之了,毕竟和外国大使夫人通奸,要是被发现了,对于周家来说也是灭顶之灾。

    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阴魂不散,居然找上门了。

    “他们都在楼下,我们正好”

    不等周嘉诚开口,莉娜已经如狼似虎扑了上去

    东京。

    我和徐秋月到了酒店用餐过后,便打听桃谷家所在的位置。

    桃谷家族作为东京有名的大家族,肯定会有很多人知道的。

    酒店的服务生听到桃谷家三个字,脸上先是一惊,随后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道:“先生,如果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您还是别去桃谷家的好。”

    我有些不解问道:“这是为什么?我想去桃谷家找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所以必须去一趟。”

    服务生点头说道:“好吧!这是桃谷家的位置,你千万要小心了。”

    我想再多问几句,那个服务生已经转身离开了。

    随后,我又问了另外几个服务生,所有人对桃谷家的事情,都是讳莫如深,仿佛桃谷这个名字,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器。

    我只好重新回到房间,打算给藤原纪香打电话,看她能不能告诉我真-相。

    可是我一连按了好几下门铃,徐秋月并没有出来开门。

    尼玛,难道这女人跑路了,我刚才下楼的时候没有带行李箱,那些性-感写-真都放在箱子里,要是这女人趁机逃走,我就是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连忙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想要打开门一探究竟。

    打开门的瞬间,我看到行李箱并没有被拿走,而徐秋月也不在房间里。

    我一步步朝着里面走去,心里想着徐秋月到底去了哪里?

    她精通日语,就算离开我,也能畅通无阻的生活。

    可是她居然没有将行李箱带走,而且也没有被打开的任何痕迹,这女人不怕我把她的艳-照发出去。

    忽然,有人从门后冲出来,如同一阵风向我飘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