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二章痛苦的徐秋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八百五十二章痛苦的徐秋云

    我的眼睛猛然睁开,便看到徐秋云手中握着一把匕首,正要朝着我的胸口刺下去。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小妞今天如此热情,又这样深情告白,果然是想要杀了我。

    其实在徐秋云进入房间之后,我就发现了不对劲。

    双手出动,一只手抓-住了徐秋云刺向我胸口的匕首,另一只手将她紧紧抱住。

    殷-红的鲜血,从我的掌心缓缓流出来,其实我可以反手一刀要了徐秋云的性命。

    “徐秋云,我没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吧!”

    我死死盯着徐秋云挂满泪珠的脸,冷声问道。

    徐秋云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我早已经识破了。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身份的?”

    我笑道:“什么时候?从我们第一次上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你不是徐秋月了。”

    一个人的转变绝不可能忽然发生如此大的转变,就徐秋月那个臭脾气,岂会这么快就会委身于我。

    这姐妹两个虽然长得一模一样,单是从容貌上,我也分辨不出来两个人,谁到底是谁。

    徐秋云泪眼婆沙看着我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为什么不动手杀了我,你知道我是徐云飞派来的,何不直接杀了我!”

    麻痹的,我以为是徐山派徐秋云前来和徐秋月互换身份的,原来是京城赌王徐云飞派来的。

    “杀了你,我为什么要杀了你,就凭你也想杀我,简直是痴人说梦话,徐云飞这个蠢货以为我会被你迷惑,然后让你趁机除掉我,也真是蠢得可以呀!”我笑嘻嘻看着徐秋云,脸上没有一丝愤怒的情绪。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你,为什么?”徐秋云猛然想要挣脱我的手,失声痛哭道。

    这个小妞已经深深爱上我了,所以刚才才会不断表白,她不是想要迷惑我,而是出于真心的。

    “我有一件事有些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动手,那天晚上不是很好的机会吗?”

    徐秋云哭了好大一会儿,这才抽抽搭搭说道:“那天夜里我本来是想要动手的,可是我姐姐告诉我你武功高强,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所以我就没有动手了。”

    这小妞还算是诚实,她也应该庆幸自己那天晚上没有动手,要是那天夜里她想要杀我,我会毫不犹豫送她去见阎王爷。

    “这些天,你还有很多的机会,在食物和我的水里投毒岂不是更方便,我已经对你没有防备之心,岂不是更容易得手。”

    徐秋云低声说道:“因为我下不了手,从那夜之后,我发现自己有些喜欢你了,后来对你的感情越来越深,就更不想杀了你。”

    她停了一下,又说道:“我知道我说的你现在都不会相信,不过爱上你我不后悔,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爱上一个人,而且是一见钟情,这辈子也是值了。”

    忽然,她从床-上抓起匕首,想要抹脖子。

    我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匕首,轻声说道:“你说的我都相信,你的命现在已经不是你的了,我没有让你死,你就不能死!”

    哇的一声!

    徐秋云放声痛哭起来,一双泪眼紧紧盯着我,浑身颤抖,像是一只孤苦无依的小鹿,看着就让人觉得心疼。

    “是不是徐家父子用你姐姐的命威胁你,所有你才逼不得已动手的。”

    我大概已经猜出了其中的原因,这些日子我已经监听了徐秋云的电话,并没有任何向外打出的电话和发送的信息。

    一定是徐云飞发现联系不到徐秋云,便用徐秋月的性命相要挟,这才逼着徐秋云铤而走险的。

    “嗯,自从到了东京之后,我便没有和徐云飞他们取的联系,今天接到他们发来的信息,说是今晚要是不杀了你,就送我姐姐上西天。”

    麻痹的,卑鄙无耻之徒,居然用一个女人的性命相要挟。

    徐秋月和徐秋云两个人的身份,我已经让京城的兄弟查清楚了,两个人自幼父母双亡,徐云飞将两个人收养,全都培养成了自己手下的杀手。

    只是徐秋云一直都是作为徐秋月的替身出现,所以除了徐家父子,没有人知道徐秋月还有一个孪生妹妹。

    这些年,徐秋月和徐秋云为徐云飞做了不少的事情,姐妹两人都是天生的美人,所以利用色-诱的手段,帮助徐云飞干掉了不少和他作对的人。

    “好了,你现在可以杀我了,我保证不反抗,等我死了,你就可以回国向徐家父子复命了。”

    徐秋月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以为自己听错了。

    “动手呀!你要是不杀了我,你姐姐就会死在他们的手里,你是我的女人,你姐姐也就是我的亲人,我不想让你为难。”我再次说道,脸上波澜不惊。

    “不,我不能杀了你,我不要你死,我也不想让我姐姐死,我要你们都好好活着!”

    徐秋云从小就生活在徐秋月的影子下,性格其实很单纯。

    这些年一直为徐云飞做事情,也是想要报答他的养育之恩。

    “杨宇,你杀了我,这样我就不用进退两难,一边是你,一边是我姐姐,我谁都不想伤害,我宁愿自己替你们去死,也不要看到你们任何一个离开我,反正这些年,活得如同行尸走肉,我也活够了”

    徐秋云跪在床-上,不断乞求我杀了她,让她彻底解脱。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

    听到我这样说,徐秋云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反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已经存了必死之心了。

    “如果还有下辈子,我还想做你的女人”

    徐秋云握着我拿着匕首的手,朝着自己的心窝里刺下去,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好像不是赴死,而是新婚的新娘。

    眼里全部都是满足和幸福,泪水打湿-了我的手。

    “不要呀!”

    忽然,徐秋云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

    鲜血染红了洁白如雪的床单,像是盛开的花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