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零五章力战双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兵器库里,沉寂如铁。

    宁夏和阿雅两个人看着我,腿上的两个窟窿不断有白色的蒸汽冒出来,脸上又是害怕,又是惊讶。

    这两小妞哪里知道我正在将体内的阴寒之气疏导出来,这些白色的雾气,正是那些寒气蒸发所致的。

    麻痹的,老子真是天才,体内的阴寒之气缓缓流出,我的双腿已经渐渐有了直觉,能够感觉到一丝暖意了。

    这冰魄之毒决不能强行往外逼,也不能用内力镇-压。

    这样会适得其反,冰魄之毒会发作的更快。

    看来这些海盗之中不乏武功高强的高手,又有吴参谋长这只狗作为内应,能够猖狂这么多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空气之中,白色的雾气越来越大,我体内的寒气越来越少。

    半个小时之后,我总算是将体内的所有寒气导了出来,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可能因为双腿受寒毒侵蚀太久,还不是很灵便,不过和前面像是两根冷冰冰的冰柱子相比,已经好了很多。

    “杨宇,你能站起来!”宁夏欢呼雀跃叫道,跑过来抓着我的手,又说道:“你的手也没有刚才那么冰了,你的伤现在已经完全好了吗?”

    我点头说道:“你不用挂念,我已经没有什么大碍,等下就可以出去了。”

    “不行,那两个家伙还在外面,出去肯定会遇上他们的。”宁夏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

    尼玛,老子体内的寒毒已解,还会惧怕那两个废物。

    “哈哈,没事的,你等下看着我如何教训这两个孙子。”我看了宁夏一眼,十分自信说道。

    十分钟之后,我们三个人便重新回到了上面的仓库里。

    白无常和谭光两个孙子果然坐在入口不远的地方守株待兔,看到我们上来了,两个人纷纷发出一声冷笑。

    因为我让宁夏和阿雅扶着我,装作寒毒还没有排除的样子。

    “我以为你小子要一辈子待在下面不出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居然就滚出来了。”谭光冷笑道。

    白无常看着我们说道:“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受死吧!”

    顷刻之后,白无常便朝着我冲过来,手中招魂幡出动极快,这孙子也是狡猾至极,没有直接攻击我,而是朝着没有武功的宁夏攻去。

    麻痹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是病猫!

    就在招魂幡要落下的瞬间,我猛然向前,左手微抬,将招魂幡接住,右手就是石破天惊的一掌。

    砰!

    白无常被打的飞出了十几米,撞在墙上,摔了下来,胸骨碎了两块,痛的面色更加苍白。

    “你,你居然解开了冰魄之毒!”白无常一脸惊骇说道。

    这孙子以为冰魄之毒是天下无敌,没有能够解开,简直是想多了。

    我嘿嘿一笑,说道:“你以为这破玩意很厉害吗?老子早就解开了,只不过想在逗你门玩玩而已。”

    “我就知道没有这么简单,这臭小子不会自投罗网的。”

    谭光事前猪一样,做起了石猴诸葛亮。

    “你他妈知道的太晚了,过来受死吧!死光头。”

    谭光震怒道:“我最讨厌别人叫我死光头了,老子今天非收拾你不可。”

    随即,这孙子双拳出动,凶猛如虎,快捷如兔。

    我上前一步,化掌为爪,目光犀利如刀,迎面而上。

    可是并没有使出全力,白无常很有可能会趁着我和谭光交手,对宁夏和阿雅不利。

    谭光这孙子使的是少林罗汉拳,颇有几分修为了。

    铁拳舞得虎虎生风,让人眼花缭乱,又夹杂了一些旁门左道的招式,这西域少林的武功承袭少林寺的刚猛纯正,但又另辟蹊径。

    龙爪手,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任凭谭光使出吃奶的力气进攻,却始终突破不了我的防线。

    啊!

    宁夏发出一声尖叫,白无常凌空而起,招魂幡闪电般向着两个人而去,我立即收出鱼肠剑,回身反击。

    鱼肠剑和招魂幡相接,白无常被震得虎口发麻,连忙向后退去,落在了地上,双手已经脱臼了。

    就在刚才交手的瞬间,我利用白无常受重伤,而且内力有些涣散的弱点,将全身真力灌注在鱼肠剑上,一剑几乎废了他的修为。

    宗师境后期和至尊境初期听起来只有一步之遥,可是跨过这一步需要走过万水千山,因此可谓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白无常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他没有想到我的内力恢复如此之快,简直是不可思议。

    易筋经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可以迅速让失去内力的高手恢复,而且内力还要比前面强上几分。

    寒气封住了我的内力有些时间,所以现在解开之后,体内真力如同江河之水,滚滚不绝。

    谭光欺身而上,一招猛虎扑食,朝着我的胸口而来。

    我中门大开,就等着这孙子前来了,双手猛然一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向了谭光的太阳穴。

    这一掌下去,这孙子断无活路。

    谭光反应也是机敏,一看情况不对,立即向下而去,躲过了我的双掌,可是下面等着他的是无影腿。

    如鬼似魅,一串连环脚踢出,正中谭光的胸口。

    这孙子的下巴也被我踢歪了,脸上更是也重重挨了几脚。

    “死光头,老子请你吃的无影腿,还算过瘾吧!”

    谭光已经被我踢成了猪头三,向后退的时候,光头也挨了几脚,现在起了好几个大包。

    这孙子一脸死灰看着我,鲜血不断从他的嘴巴和鼻子里缓缓流出来,刚才一顿无影脚,这孙子已经被喂饱了。

    “杨宇,他跑了!”宁夏一声惊呼。

    白无常瞬间便像一道白光,朝着另一边疾飞而去。

    我从后面想要追上去,却已经晚了,白无常飞檐走壁的轻功,还是略胜我一筹。

    我回头看了一眼宁夏,笑道:“放他一条生路,从我们在飞机上,这死光头就一直缠着我们,你说怎么处理他吧!宁老师,这个选择权交给你了。”

    宁夏愣了一下,随后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要不然也把他放了,已经死了这么多人。”

    卧槽,这女人吃错药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