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四章人屠之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九百一十四章人屠之名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3-16 23:49:50|字数:2017

    所有人的想要抬头看着地牢的入口,但是没有一个人敢真正的抬起头来,仿佛是奴隶在迎接奴隶主的到来。

    隔壁的老头看到我和宁夏还有阿雅三个人挺胸抬头,看着地牢的入口,立即转身说道:“年轻人,快将头低下,人屠最讨厌别人直视他了。”

    卧-槽,这个人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居然如此霸道?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还是决定先按照老头的说话,忍让一时,等下再收拾这家伙。

    脚步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沉重。

    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很多人瑟瑟发抖,甚至有些人尿裤子,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尿骚-味,让人作呕。

    终于,地牢的入口处,在那一片光明下,一个身材壮硕如山,胸前几块腱子肉微微-隆-起,像是几座小土丘,两条腿如同柱子般移动,一双大脚堪比牛头。

    “任首领好!”一个海盗躬身说道。

    很快,传来一阵十分粗狂的笑声:“哈哈,我已经有些日子没有来地牢里,居然有人敢在这里杀我的兄弟,真是活腻了。”

    轰!

    地牢入口处有一块巨石,顺便便被他拍的四分五裂。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麻痹的,老子还以为是什么绝顶高手,原来是一头空有一身气力的蛮牛,真是让我失望透顶了。

    “告诉我,你们谁杀了他,只要你们现在承认,我可以不杀你们的,你们知道的,我向来说话算数的。”人屠大声喊道。

    全场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回答。

    他们知道落在人屠的手里,活着比死了更加惨,宁愿被他一掌结果了性命,也不要活着受折磨。

    “没有人说是吗?来人,去将名册给我拿来。”人屠冷声说道,杀气腾腾朝着牢房扫视了一番。

    我安安稳稳坐在地上,看着这孙子装逼。

    要是在外面,老子早就打的他满地找牙,哪里还有时间在这里作威作福。

    目前我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陈谋已经回了消息给我,军方的战舰正朝着龙王岛而来。

    等到军方的大部队到了,我们里应外合,就可以将龙王岛拿下,捣毁这座万恶不赦的魔窟。

    很快,一名海盗怀里拿着一个名册,递给了人屠。

    人屠轻轻翻开名册,然后朝着所有人看了一遍,最后停留在了我们的牢房前面。

    这个册子上登记着所有人质的名单,而我们是刚被抓进来的,所以并没有我们的名字。

    牢门被缓缓打开,发出沉重的咯吱声。

    宁夏和阿雅立即向着我的后面躲去,我想要缓缓抬起头,看看这装逼的孙子长什么样子。

    啪!

    一条皮鞭便劈头盖脸落下来,吓得宁夏发出一声尖叫。

    我伸手将皮鞭抓-住,正要抬起头的时候,又有一只大脚朝着我的头上踩下来,我另一手向上微微一抬,便将这只大脚稳稳接住了。

    “你小子还是有两下子的。”人屠说道。

    我看着那张其丑无比的脸,忍住想吐的心情,说道:“你要是打伤踩坏了我,怎么赚钱呀!”

    这龙王岛上的海盗互不统属,全都听命南海王的。

    在地牢里,人屠就是这里的地下皇帝,南海王很少过问地牢里的死活,只要人屠每年将订好的赎金交上去就可以。

    因此,他并不知道我之前的身份,看我生得风流倜傥,便以为我是世家子弟,可以捞不少的油水。

    “你小子口气不小呀!你老爹是做什么的。”

    我看着这家伙是个傻大个,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便笑着说道:“我们家祖上可是很牛逼,我怕说出来吓到你。”

    人屠一声冷笑说道:“说出来,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家世显赫,就你小子能比他们厉害?”

    宁夏在后面轻轻拽着我的衣服,生怕我说错了。

    “那我告诉你,我祖上可是敢摸康熙乾隆爷脑袋的人,隔三差五,他们就要见我祖上一面。”我装作很自豪的说道。

    人屠摸着脑袋说道:“听起来你祖上的官应该很大,立即将你家的产业还有你的名字登记在上面。”

    这傻-子心里喜出望外,已经有些时间没有抓到富豪了,这次总算是钓到我这只大鱼了。

    地牢里的很多人都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一个个憋着都没有笑出声来,他们没有居然有人敢戏弄杀人不眨眼的人屠。

    我在上面乱七八糟写了一通,人屠粗略看了一下说道:“不错,我这就立即打电话给你们家的人。”

    这个煞-笔,我写的电话正是陈雯的,只要他打过去,就等于再次通知了陈师长我们的所在。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本来以为人屠会离开,可是他又将手中名册看了一遍,然后指着门口牢房里,一个身体羸弱的青年说道:“把他给我拉出去砍了脑袋,然后悬挂在地牢的入口处。”

    我知道人屠这一招是想要杀鸡儆猴,人是我杀的,当然没有理由让别人替我抵命了。

    虽然从干掉海盗和回到地牢之中,我可以保证自己做的很干净,没有一个人发现。

    青年整个人瘦的皮包骨头,圆圆的眼镜架在瘦骨嶙峋的颧骨上,脸上脏兮兮的,穿着一件几乎变化黑色的白衬衣。

    “你-妈的,别推老子,老子早就不想活了。”青年一脸大义凛然,没有丝毫的惧色。

    人屠冷笑一声说道:“李青木,你们家的人都死-光了,老子让你活到现在已经是给你面子了,白白浪费牢饭。”

    在地牢杀人,从来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人质家属没有钱缴纳赎金,便会被杀掉的,然后用来警示众人。

    “你们这帮畜生,小爷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李青木声嘶力竭般狂喊着。

    人屠动了一下厚厚的嘴唇,说道:“骂吧!这将是你留在这世上最后的遗言,你尽管骂就好了!”

    李青木回头用杀人般的目光,盯着人屠的脸,然后被朝地牢上面押去,地牢里发出一阵唏嘘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