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一十九章十步杀一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九百一十九章十步杀一人!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3-17 19:20:09|字数:2031

    就在陈师长带领士兵刚进入医院之后,就看到一群和尚从里面走出来,他并不知道吴参谋长的真实身份。

    因此对着这些和尚并没有防备,这些家伙都是西域少林的余孽,这些年一直潜伏在南海市,暗中相助吴参谋长。

    现在吴参谋长被软禁在这里,这帮死秃驴得到陈师长要前来抓人的消息,便立即赶过来,想要将他救走。

    为首的一个和尚,上手合十,走上前去说道:“施主,我们都是山上下来的和尚,向施主化个缘。”

    他说着便将手中的钵盂伸出来,陈师长虽然没有想到他们的真实身份,可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就在和尚钵盂下面藏着一把匕首,便要朝着陈师长的胸口刺去,陈师长虽然不是什么绝顶高手,可是久经沙场,身手还是颇为敏捷的。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不是化缘的?”和尚面露凶光说道。

    陈师长冷笑道:“哪里有和尚看到大兵不躲的道理,反而贴上来要化缘,你以为老子傻吗?”

    他轻轻一挥手,手下的士兵立即冲过去将这群和尚包围起来,可是这帮死秃驴岂会束手就擒,眨眼的功夫,便和军方的人,打的难解难分。

    这帮死秃驴都是多年的练家子,要是比枪法,他们可能不及陈师长的手下,可是比起拳脚,士兵便要处于下风了。

    没有多久,地上就躺着几十具尸体。

    为首的大和尚冷笑道:“怎么样,现在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

    顿时,剩下的秃驴将陈师长和两个警卫员围了起来,眼看形势急转而下,陈师长就要成为秃驴们的人质。

    就在此时,一彪人马杀出来,为首之人手里握着一把铁扇子,生的玉树临风,正是书生。

    “哪来的不识相的贼秃驴,居然敢对陈师长动手。”书生怒吼道:“来人,将这帮贼秃给我拿下。”

    影卫的兄弟便群起攻之,一个个如狼似虎冲过去。

    他们可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而且这帮西域少林的余孽,在南海市多年花天酒地,身子早就被掏空了,那些士兵还可以勉强对付,碰上影卫这些硬茬,很快就败退下来的,四处逃散,地上留了很多具尸体。

    那个气焰嚣张的大和尚,也没有在书生手下走几个回合,便被书生的铁扇割断喉咙,送上西天。

    “我们快去抓吴参谋,这家伙估计已经跑掉了。”

    陈师长一声令下,众兄弟风卷残云般朝着吴参谋长的病房而去,那里果然是空空如也了。

    这孙子正是趁着书生带着影卫前去救援陈师长的空档,跳窗而逃了,出了医院,便上了一辆计程车。

    “喂,我现在回拉萨,尽快帮我准备回去的机票。”吴参谋长拿起手机说道。

    电话另一头似乎答应的很爽快,吴参谋长挂断电话之后,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笑意,整个人神清气爽。

    “妈的,就凭你们,还想抓住老子,做梦吧!”

    便靠在椅子上说道:“师父,去机场,我先睡会儿。”

    “好的,先生。”

    这边,黑白无常兄弟联手,已经和我斗了一百多个回合,依旧是胜负难分。

    这两个家伙练得武功完全相反,白无常阴柔无比,黑无常阳刚有加,彼此之间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

    多亏这两个家伙都是宗师境的高手,要是都到了至尊境,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陈谋带领手下的兄弟和海盗们进行了肉搏战,也是打的不相上下,各有负伤,这些海盗都是各国特种兵退役,后来被重金聘请前来做南海王的保镖,一个个也是身手了得。

    白色的招魂幡翻滚如云,紧接着黑色的引魂幡,如同夜幕降临,罩在我的头顶。

    麻痹的,我可没有心情继续纠缠下去,那个面具男的身份很特殊,我想要追上去搞清楚。

    鱼肠剑微微上刺,挡住了风驰电掣般的引魂幡,另一只手化掌为爪,锋芒如刀,朝着白无常的左肩抓去。

    这家伙前面受了重伤,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因此身法显得慢一些,正好可以作为突破口。

    可是黑无常已经洞察先机,抢先一步,挡住了我的利爪。

    白无常脸色一沉,简直就是个活死人,身上杀气再生。

    招魂幡秋风扫落叶般朝着我的胸口而来,这招魂幡的前面,是一个尖锐无比的东西,要是被刺中,就呜呼哀哉了。

    这两个兄弟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我必须想办法突破封锁。

    尼玛,黑无常出手不是疾如闪电,而白无常稍现迟缓,老子就跟你们玩个时间差。

    我转身便朝着白无常全力进攻,他挥动招魂幡,拼劲全力抵挡,还是有些吃力的。

    灵山礼佛,接着,又是童子拜佛。

    我双拳握的如同铁石,挥舞如风,朝着白无常的胸口砸去。

    黑无常看我全力进攻白无常,立即挥动手中的引魂幡杀过来。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我后门大开,并没有回防,只是一味向白无常进攻,逼得白无常使出了吃奶的劲应对,他的身法更加迟缓了。

    本来受了重伤,现在又是一场激战,他体内的真力已经消耗殆尽了。

    “小心,杨团长!”陈谋一声尖叫。

    我已经感觉到黑无常的引魂幡到了我的后背,甚至能够感觉到引魂幡顶端的那个堪比枪头般锋利的东西,就要刺穿我的后心,给我来一个透心凉了。

    瞬间,我猛然提气,朝着右边横移而去,将白无常的暴露在引魂幡之下。

    这一招,完全出乎了黑无常的预料,他想要撤回引魂幡,已经来不及了,而且白无常因为真力耗尽,也没有气力和速度闪开了,所以胸口被刺了一个透明的血窟窿。

    白无常脑袋一歪,真的变成鬼了。

    “去死吧!”黑无常看到自己失手杀死了白无常,目光如火,便要转过身来和我拼命。

    然而,顷刻之后,便听到他说道:“没想到,你小子居然玩阴的,阴的”

    啪的一声,黑无常也落在了地上,因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