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二十章尘埃落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九百二十章尘埃落定【为J皇加更!】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3-17 23:41:57|字数:2071

    他的背后插着一把剑,正是鱼肠剑。

    “你,你”黑无常转过头,话还没有说完,鱼肠剑猛然拔-出,一股鲜血从他的后背喷溅而出,整个人彻底断了气。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然后带着陈谋和战狼营的兄弟们,风卷残云般朝着里面冲进去。

    刚踏进去,便看到大胡子和胡成两个人带着十几名海盗守住了通往后面的通道。

    “你小子居然从地牢里逃出来了,真后悔当时没有二首领的话,将你直-接-干掉,以绝后患。”大胡子气冲冲说道。

    胡成一双眼睛盯着我说道:“你就是杨宇吧!军方的人。”

    这小子还算不是太傻,总算猜出了我的真正身份。

    “你说对了,不过已经晚了。”我冷声说道,大手向后一挥,战狼营的兄弟如狼似虎冲了上去,便要和海盗们战在一起。

    这时,胡成说道:“胡子,你先带兄弟们守住这里,我去将这小子的真实身份告诉老大。”

    不等大胡子开口,胡成便脚底抹油,一溜烟跑的不见踪影了。

    大胡子居然没有丝毫怀疑,指挥手下的海盗冲过来,和战狼营的兄弟展开了白刃战。

    一时间,血花乱溅,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杀得难分难解。

    大胡子是南海王身边的保镖头目,手下这帮海盗也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战斗力十分强悍。

    我怒吼一声,挥动着鱼肠剑,朝着大胡子杀过去。

    这家伙手中也多了一把大砍刀,咆哮如雷般朝着我冲过来,也是猛人一个,臂力千钧,震得我的手臂微微发麻。

    呼!

    大砍刀呼啸而至,从我的头顶上削过,我的几缕头发被削落,要是再慢上一点,老子的天灵盖就要被削去了。

    鱼肠剑再次出动,飘忽不定,忽上忽下,朝着大胡子的腹部刺去,快如闪电。

    可是大胡子手中的大砍刀虽然厚重,但是却丝毫不慢,立即封住了我的剑路。

    砰!

    大砍刀上传来一阵雄浑无比的内力,将鱼肠剑几乎震落。

    这家伙不仅空有一身蛮力,而且内功也是纯正无比,修为虽然不如黑白无常,可是但从这一身混元真力相比,他们可是差了不少。

    身形如燕,向后落去。

    可是人还没有站稳,大胡子手中砍刀便招呼过来。

    我顺手抓过一个海盗,朝着大胡子丢过去,本来以为这家伙会一刀两断,,没想到大胡子居然收刀,将那个海盗接住了。

    卧-槽,这家伙还算是个厚道人,这一刻,我忽然决定不杀大胡子,后面将他擒住,收为我的手下。

    虽然南海市地下势力已经处于我的统治之中,可是还缺两个得力干将,这大胡子就算一个了。

    “你这蠢货,胡成那孙子已经溜走了,你还留在这里负隅顽抗,真是愚蠢至极。”我冷笑道。

    大胡子怒声说道:“你放屁,二首领只是去找南海王而去,才不会逃走的,你休想挑拨我们的关系,有我在,你今天休想追上去。”

    砰!

    大砍刀狠狠劈落,将南海王的王座劈成了两半。

    “你这蠢货不知好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大胡子的内力虽然浑厚,可是招数上来回只有那么几招,要是我真的认真起来,干掉他还是十拿九稳的。

    我必须尽快追出去,将南海王抓-住,虽然军方已经设伏,可是南海王是一只老狐狸,很有可能会从别的地方逃走。

    鱼肠剑入鞘,我决定和大胡子近身搏斗。

    双拳落下,如同泰山压顶,将全身真力灌注其上。

    大胡子手中的大砍刀劈过来,我抬手就是一拳打在大砍刀上,震得大胡子向后退去,又是一拳落在大胡子的面门上。

    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没有给大胡子任何反应的机会。

    血染长空,大胡子仰面刀下,随后翻身而起,鲜血披面,犹如厉鬼般凶残,手中大砍刀再次挥出。

    刀势如山,朝着我落下来,斩落在地上。

    就在大砍刀准备再次出动之时,我双脚轻轻一点,站在了刀背之上,如同千年不老松。

    大胡子暴喝一声,想要将砍刀抽走,可是使劲浑身解数,大砍刀却是纹丝不动。

    忽然,我凌空而起,大胡子立即向后倒去。

    无影腿,如梦如幻,如光如电,没有给大胡子半点机会,便将他踢得晕了过去。

    剩下的海盗看到大胡子被我收拾了,顿时一个个双手抱头,乖乖投降了。

    我朝着地上的大胡子看了一眼,说道:“你们立即将他五花大绑起来,一定要捆结实了,不要伤了他的性命,他后面还有用。”

    很快,两个战狼营的兄弟便用随身携带的皮绳,将大胡子里三层外三层,捆的像是一个大-肉粽,丢在了地上。

    “陈营长,你带着兄弟们打扫战场,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陈谋迟疑了一下,说道:“杨团长,还是我带着人跟你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我摇摇头,如果说前面这些只是豺狼虎豹,南海王才是真正的狮子王,我不想战狼营的兄弟再去冒险。

    麻痹的,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今天就算是南海王插上翅膀,老子也要给他折断,将他从空中打下来。

    这孙子作恶多端,为祸一方多年,必须绳之以法,也是对人民群众有一个交代。

    爱国主义情怀,这一刻在我的心里激昂澎湃

    南海市机场。

    一个身材略显臃肿的中年人,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悄无声息上了飞往拉萨的航班,正在等着航班起飞。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中年人将电话接通之后,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短短几日,局势居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中年人缓缓将眼镜拿下,正是吴参谋长。

    他以为只是军方怀疑自己的身份,可是没有想到我会利用他的作战计划,将海盗引上钩,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海盗的老巢,军方发动了全面的进攻。

    二十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

    吴参谋长刚将眼镜戴起来,便有两个穿着军装的人,朝着他走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