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一章亡命之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九百三十一章亡命之徒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3-20 00:07:50|字数:2043

    倏忽,一把长刀刺了过来,我闪躲不及,长刀插-进了小腹之中,一道黑影飞身而起,鱼肠剑向着我的肩头斩落。

    我立即向后退去,这才躲过了落下来的鱼肠剑。

    卧-槽,铁林这孙子居然使诈,也怪我一时大意。

    “小子,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铁林怒声说道。

    不过这孙子已经被我踢断了两根肋骨,身手比前面慢了不少,刀剑落下的瞬间,我就地一滚,忍着腹部的疼痛,猛然双脚上踢,正中铁林的下巴。

    身形一转,一把将鱼肠剑夺过来,顺势刺向了他那只好的眼睛,快如秋风。

    啊!一声惨叫之后,血光飞溅。

    这孙子剩下的另一只招子也被我给废了,现在彻底成了瞎子。

    “去你-妈的,居然敢阴老子。”

    铁林挥动长刀,可是什么都看不见,没有任何目标。

    “你过来,过来,老子和你拼了!”铁林满脸鲜血,丧心病狂般吼叫,做出最后的挣扎。

    唰!

    又是一道血光飚起,血花如雨飘落。

    铁林的眉心中间,一道缝隙缓缓出现,直到下颌。

    我又是一脚,彻底将这孙子从楼下踢下去了,摔成了肉泥。

    麻痹的,既然这么想给南海王报仇,那就下去一起团聚好了。

    我缓缓坐在地上,便看到血狼带着宁夏和陈雯,从另一边狂奔而来。

    看到我手臂受伤,腹部血流不止。

    宁夏立即蹲下-身子,将自己的衣袖用剑斩断,用来给我包扎伤口,然后紧紧抱着我。

    “你不要死,不要死”宁夏看到我面色苍白,失血过多,吓得哭了起来。

    血狼也立即问道:“主人,你没事吧!我立即叫救护车。”

    我从地上站起来,脸上泛起一丝苍白的笑意,总算是将这孙子给解决了,现在只剩下胡成了。

    就在此时,一个如同鬼魅般的人,出现在了血狼他们身后。

    那个人手中握着一把刀,正是独眼狼铁林的长刀。

    无声无息,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血狼的后面。

    血狼武功不弱,可是一心牵挂我的伤势,并没有发现那个人的出现。

    “小心,有人!”我大声喊道。

    血狼立即转身,手中的铁棒挡住了来人的长刀。

    宁夏和陈雯扶着我坐下来,血狼已经和那个人打在了一起。

    此人正是周正男手下的头号杀手,魅影,看到我被独眼狼铁林重伤,便想要趁机捡个便宜。

    血狼手中铁棒,力大势沉,毫不客气朝着魅影的头部落下。

    可是魅影却是狡诈至极,并不和血狼硬拼,而是仗着一身绝佳的轻功,四处游走。

    没过多久,血狼身上就多了几处刀伤,铁棒却没有碰到魅影丝毫,他的身法太快,血狼的速度远远不及。

    吼!

    血狼如同狮子般怒吼一声,铁棒再次挥出。

    就在此时,魅影向前一步,躲过了血狼来势汹汹的铁棒,长刀落在了血狼的手腕上。

    哐当一声!

    血狼手筋被斩断,铁棒落在地上。

    卧-槽,这孙子的出手太诡异了,让人防不胜防。

    血狼已经不能再战,只能我自己出手了。

    宁夏和陈雯一脸紧张,两个女人知道现在到了生死关头,但是没有一个人退后,全都挡在了我的前面。

    “让开!”我冷声说道,眼中也是杀气逼人。

    这孙子伤了老子的手下,必须付出代价,要不然老子这老大也不用做了。

    “不,你受了重伤,打不过他的,我们掩护你,你快走!”

    两个女人吓得腿都在发软,身子却丝毫没有移动半分。

    这边,血狼也从后面冲过来,想要将魅影抱住,给我争取逃走的时间。

    魅影穿着一件漆黑如墨的长袍,将整个人掩藏其中,完全看不出他的样子。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魅影阴森森说道,长刀向后送去,正是朝着血狼的胸口。

    眼看血狼就要死在刀下,却被一把剑挡开了。

    “想杀我的手下,也要问问老子同不同意!”

    鱼肠剑挡开了魅影的长刀,顺手将血狼拉到了身后。

    “主人,你快”血狼十分急切说道。

    我冷声打断了他的话,朝着魅影看去,说道:“你在一边好好呆着,看我怎么收拾这孙子。”

    话音刚落,鱼肠剑便已经刺了出去,虽然被独眼狼铁林刺中了要害之处,受了点伤,不过对付魅影,我还是有把握的。

    刚才交手的时候,我已经试探出他的内力并不算身后,胜在轻功确实不错,而且刀法也甚是诡异歹毒,难以应付。

    长刀落下,刀光闪动。

    我向后退去,并没有和他正面交手。

    这小子擅长突然袭击,那么老子就和你试试,到底谁更阴,谁能玩死谁。

    魅影还是采取之前的策略,只是忽左忽右的缠斗,并不下杀手,一直都在寻找机会。

    我也不着急进攻,处处提防这孙子的阴招。

    长刀犹如雾里开花,飘忽不定。

    鱼肠剑也是云山雾海的招式,左右逢源。

    趁着这个功夫,我的伤势也在恢复,体内的真力越来越充盈,没过多久,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魅影脚下生风,手中长刀向着我握着鱼肠剑的手臂斩落,中途忽然一变,斩向我的手腕。

    卧-槽,这一招刚才已经对血狼用过了,我早有准备。

    顷刻之后,握剑的手向后缩去,换到了另一只手上,快速刺出,魅影没有想到这一招,要不是闪得快,已经被我刺中胸口了。

    鱼肠剑并没有停下来,紧随着而去,魅影飞快继续向后退去,身位变换了好几个方位,却始终没有摆脱鱼肠剑。

    长刀向下一挡,我猛然发力,立即将他的长刀震落在地,这孙子一看形势不妙,便想脚底抹油,向一边逃去。

    麻痹的,以为老子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猛地提气,脚下也丝毫不慢追了过去,不过这孙子的轻功确实胜我一筹,转眼之间逃到了楼顶的边缘。

    去你-妈的,老子让你逃,我追不上你,难道剑也追不上。

    砰!

    我一掌击在剑柄上,鱼肠剑如同飞箭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