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九章桃花依旧,人面全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医院出来之后,我并没有让书生随我去三生庵。

    好久不见月清灵,我想好好和她单独相处一会儿。明天就要前往拉萨了。也不知道一木和尚现在到底如何了。

    “杨少。三生庵地处荒郊野岭,你一个人去恐怕不妥?”书生临走之前,回头说道。

    我微微一笑说道:“难道你对我的实力还没有信心吗?”

    “那好。我就先回去安排一下明天的行程。”书生点头说道,随后离开了。

    我上了开往三生庵的车。心里却有些忐忑。也不知道没有我的日子里,月清灵过的怎么样。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车缓缓停在了三生庵前。

    我从车上下来,便看到炊烟袅袅,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了。也该是吃晚饭的时间了。

    往事如烟。一幕幕都浮现在我的眼前,这里的一切和我初次来的时候,一样安静而美好。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也不会想到在这座素净如月的尼姑庵里,曾经上过阴谋和杀戮。

    “你回去吧!”我回头对开车的影卫说道。

    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主人。我要是走了,你身边就没有人了。就让我留下来保护你吧。”

    刚才在车上一直想着和月清灵再见面,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因此并没有注意到开车的影卫,也是一个和我年纪相当的少年。生的眉眼清秀,甚是好看。

    “不用了。你难道没有听到我跟书生说的话吗?”

    少年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知道主人的实力天下无双,不过身边有个人,也总是个照应呀!”

    看到少年如此执着,又是一片赤忱忠心,我点点头。

    少年喜出望外跟在我的身后,缓缓朝着三生庵里走去。

    我感觉到自己的脚步很沉,双腿像是绑了两块巨石一样,怎么也迈不动步子,不是我不想看到月清灵,分开的日子里,我心里对她一直都是很挂念的,只是我忽然好担心,因为师太的缘故,那次的背叛,月清灵不会理会我。

    她走的时候,很是坚决,一副此生青灯古佛,了此余生的决绝,很有可能并不愿意见我。

    白色的炊烟,像是我的思念,一丝丝飘向了天空。

    三生庵里,菩萨依旧是低眉顺眼,慈悲为怀的样子,大殿上,香烟漂浮在空中,有种雾里看花的错觉。

    月清灵没有在大殿里,我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在给油灯舔油,由于个子太小,手里拎着油瓶显得很是吃力。

    我立即上前从小女孩的手里拿过油瓶,给快要熄灭的油灯添满了油,双手合十,朝着菩萨拜了一拜。

    这些日子,虽然所杀之人都是该死之徒,可也是杀孽,我忽然想在菩萨前忏悔,也默默祈祷,月清灵已经忘了那些好事情,这次愿意跟我离开。

    小女孩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怯生生说了一句:“谢谢!”

    我笑着说道:“不客气!”

    这小女孩肯定是月清灵收养的孤儿,也是她的小徒弟。

    真是人事易变,恍如隔世,几个月前,月清灵还是别人的徒弟,现在却又成了别人的师父。

    我那时候也不过是个命悬一线,被人追杀的倒霉蛋,如今已经摇身一变,成了英雄盟的盟主,手下的影卫更是掌控了南海市所有的地下势力。

    “大哥哥,你肯定是来找我师父的吧!”小女孩脆生生说道,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眨巴着,丝毫不害怕我。

    少年候在大殿之外,我走过去蹲下身子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你师父的,你师父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笑靥如花说道:“我师父叫做怀玉师太,我刚被收入佛门不久,因为我见过你。”

    此刻,我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心中各种情绪杂陈。

    好一个怀玉师太,这傻丫头果然没有忘了我,可是她怎么就能狠下心不来找我。

    “你在哪里见过我?”我笑着说道。

    “就在我师父的禅房里,我带你去,你就知道了。”小女孩生性倒是活泼,半点也不认生。

    我没有想到在三生庵里,第一个见到的人不是月清灵,居然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我走过去牵着小女孩的手,朝着大殿外面走去。

    出了大殿没走多远,小女孩就指着远处的一间禅房说道:“那就是我师父的禅房。”

    小女孩回头朝着我甜甜一笑,随后拽着我向前走去。

    卧槽,这不是我在三生庵住过的禅房吗?月清灵将它变成了自己的禅房,什么话都不用说,我心里都知道了。

    鼻子忽然有些酸酸的,无论如何,我这次一定要将月清灵带走,决不能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留在这里。

    没走几步,我们就到了禅房门前。

    不等我抬手将门推开,小女孩已经推开门,从桌子上拿过一个相框递给我,里面正是我的照片。

    这傻丫头,从头到尾就没有将我放下,却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让我觉得好心疼她。

    进了禅房,所有的布置,都和当初一模一样,没有一丁点的改变,甚至我当时用过的茶杯,都放在原来的位置。

    “小丫头,你师父平常是怎么说我的。”我半蹲在地上,抓着小女孩的手,笑着问道。

    “大哥哥,你不知道,我师父从来不让我碰禅房里的任何东西,她每天早上都要打扫一遍,我问过她照片上的人是谁,我师父说是一个相见却不能见的朋友。”小女孩接着说道:“我师父有时候会盯着你的照片,偷偷掉眼泪,你是她的什么人呀!”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小女孩的问题。

    是呀!我是月清灵的什么人,杀师仇人,还是她心里念念不忘的爱人,我也不知道如何去界定这段关系。

    最后,我想了一下说道:“我是一个很想你师父的人。”

    小女孩歪着小脑袋,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她年纪还小,总有一天会明白我今天说的话。

    忽然,小女孩朝着门外跑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