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章噩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九百九十章噩梦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3-30 19:49:15|字数:2069

    我手中鱼肠剑向上一挡,将风婆手中的苗刀挡开了。

    风婆一脸震惊看着我说道:“你不是中了百灵闭穴散吗?怎么还能动。”

    这傻女人以为自己的百灵闭穴散真的可以封住我的穴-道和真力,她不知道这易筋经的内力有多强大,冲开被封闭的穴-道不过是时间而已。

    刚才和她废话那么多,就是为了拖延时间,以便用内力将穴-道冲开。

    倏忽之间,风婆手中苗刀一连辟出了十几刀,端的是凶狠无比,快的是如同闪电奔雷,这女人不但精于下毒和蛊术,武功也是不弱。

    怪不得上官云能在东南地区猖狂这么多年,风婆是他手下四大高手之中最弱的,居然都如此厉害,要是这四个家伙一同出手,我恐怕就要嗝屁了。

    速战速决,其他三个人很有可能在周围埋伏,或者在赶来的路上。

    鱼肠剑向前刺去,随后双-腿疾风骤雨般踢出。

    风婆的反应也是够快的,侧身躲过鱼肠剑,手中的苗刀斩落而来。

    哐当一声!

    鱼肠剑和苗刀相接,各自向后退了几步。

    虽然穴-道被解开了,可是体内的真力还是不能运用自如。

    “你小子能杀了少主,果然还是有几把刷子的。”风婆冷笑一声,眼中的杀气如同利剑而来,手中的苗刀更是连环斩。

    挺剑而上,斗在一处。

    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在刀光剑影之中,化成碎片,漫天飞舞。

    两个人斗了几十个回合,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各自退了回去。

    刀剑相对,再次拼杀在一起。

    我倒要看看这女人能够坚持多久,我体内的真力正在不断增强。

    可是我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显得气力不济,体内的百灵闭穴散彻底发作了。

    这傻女人果然上当了,看到我只防守,不进攻,而且动作越来越慢,手中的苗刀变得越来越快,每一招都是必杀之招。

    只守不攻,等待时机。

    终于,风婆娇喝一声,手中的苗刀,用尽全力真力向我斩落而下。

    烈烈刀风,卷起那些被斩碎的碎片,像是雪花般飘落。

    “你,你小子使诈!”

    顷刻之后,风婆半跪在地上,嘴角沁出一丝鲜血,苗刀已经被震落在床前,握刀的左手,手腕也被我震断了。

    “你现在知道,已经晚了!”我微微笑道。

    手中的鱼肠剑,已经迫不及待朝着风婆砍下去。

    风婆向后一滚,口中却是念念有词,我的身后飞来一把匕首,乔珍居然醒了,一双赤红色的眼睛,冒着逆天的杀气。

    只见她身形飞快,从后面将我抱住,力气竟然比平时大了十几倍,双臂如同铁索般牢不可破,我不敢用力震开,担心乔珍会受伤。

    乔珍已经被风婆的蛊术控制了,全身充满无穷无尽的力量,要是我将自己所向披靡的内力反震回去,她没有功夫,必定会在瞬间五脏六腑,被我全部震碎,一命呜呼。

    这个阴险狡猾的贱女人,居然还留了这一招。

    风婆从地上站起来,一脸得意看着我说道:“怎么样,你小子知道老娘的厉害了吧!有本事你将她杀了,然后再来杀我呀!”

    乔珍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她的手指甲也变得锋利如刀,将我的手划破,她像是兴奋,又像是很痛苦般叫着。

    风婆弯下腰,从地上捡起匕首,一道寒光在空中闪亮,她朝着我走过来,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眼看就要到我的身前了。

    “哈哈,有本事你杀了她,杀了她呀!”风婆疯狂笑着,一张脸变得扭曲。

    这毒妇真是她娘的心狠手辣,明知道我宁愿自己死,也不会伤害乔珍的。

    乔珍紧紧将我缠住,全身上下除了双手还能动,整个人几乎变成石头了。

    “老子不能杀了她,却能杀了你!”

    中指竖起,轻轻向前弹去,空中发出一声绝响。

    顿时,风婆像是一只断线的风筝向后飘去,掉在了地上。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你,你”她的话没有说完,便气绝身亡了,眉心中间有一个血窟窿,鲜血溅到了墙上,像是蚊子血一般,让人恶心。

    就在刚才我灵机一动,使出了一指禅功。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我已经达到至尊境后期的修为,一指禅功更是到了空前绝后的地步,别说普通人的脑袋,就算是石碑,也阻挡不了一指禅功的威力。

    就在风婆死去的瞬间,乔珍立即朝着后面倒去,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这毒妇的蛊术厉害至极,可以控制人的思想和精神,将中了蛊术之人掌控在自己手中,更厉害的是傀儡和本尊已经合二为一,只要本尊死了,傀儡也会因为失去精神力,而心力交瘁而死。

    我将手朝着乔珍的鼻子伸过去,还好她中了蛊术不深,而且时间也不久,尚有一息尚存。

    我一把将乔珍从地上抱起来,放在床-上,运足真力,将她体内的蛊毒逼出来。

    咳咳咳咳!

    十分钟之后,乔珍嘴里吐出了一条黑色的蜈蚣,已经被我的内力在她的体内杀死,随后黑色的血,沿着唇角缓缓流下来。

    没有多久,乔珍便醒转过来,看到地上的惨状,吓得一声尖叫。

    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风婆眉心之间的血洞,已经停止了流血,可是她的双眼暴睁,死不瞑目,看起来很是渗人。

    乔珍迅速躲进我的怀里,一脸懵逼问道:“白杨,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到你的房里了,我记得自己明明上床睡觉了。”

    她对刚才发生的一无所知,我也不打算告诉她真-相。

    上官家已经动手了,后面我要更加小心戒备,寸步不离乔珍的身边了。

    “没事的,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乖乖睡吧!”

    我笑着说道,顺手点了她的昏睡穴,将她放在了床-上,然后打开了窗户,将风婆的尸体朝着外面丢出去。

    要是明天让乘务员看到这一幕,少不了又是麻烦。

    随后,我又将墙上的血迹弄干净,便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房间四周很安静,看来三大高手并没有跟着风婆一起前来。

    列车在黑夜之中,如同一条巨龙朝着远方冲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