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各方云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各方云集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4-07 00:37:18|字数:2019

    一个小喇嘛从外面走进来,神色慌张说道:“大师,出事了,出事了”

    “贡多,不要着急,慢慢说,发生什么事了?”摩多大师不慌不忙不说,尽显一派宗师的风范。

    小喇嘛说道:“大师,方太太死了!”

    摩多大师大师朝着我看了一眼,说道:“杨施主,我要失陪一下。”

    “没事,我正好跟着大师一起去看一下,到底什么情况。”我起身说道。

    “也好,杨施主请。”

    摩多大师让出一条路,小喇嘛在前面带路。

    没走几步,我们便停在了一间禅房前面,门口站着的两个喇嘛看到我和摩多大师,立即上前说道:“师父,方太太死了,房间里忽然多了好多黑蜈蚣!”

    卧-槽,这里居然也出现了黑蜈蚣,难道本教的手已经伸到了百花寺。

    摩多大师一句话都没有说,上前将房门推开,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全身上下都已经变成了黑色,地上难以计数的黑蜈蚣,居然朝着我和摩多大师两个人爬过来。

    “杨施主,小心,这些黑蜈蚣毒性很大!”

    摩多大师上前一步,挡在了我的身前,从怀里拿出一个红色的瓷瓶,然后从里面倒出一些白色的粉末,顿时地上发出滋滋滋的声音,粉末落在黑蜈蚣的身上,它们全部化成了黑色的脓水,房间里充斥着一股难闻的腥臭。

    很快,红色的地面上,便出现了一片黑色,像是墨汁倒在了地上。

    看得出来,这个方太太的身份很不一般,摩多大师的脸色很不好看。

    等到房间里的腥臭散去之后,我们重新进了房间,那个女人早就气绝身亡,不用说也是中了黑蜈蚣的毒。

    我刚到百花寺,本教的黑蜈蚣就到了这里,多错的反应也是够快的。

    可是他并不知道神女是我救走的,这次的行动很明显是针对百花寺和摩多大师的,看来他们已经迫不及待要出手了。

    “大师,这个方太太是不是警察局方局长的老婆?”我低声说道。

    摩多大师点头说道:“杨施主所言不差,床-上的正是方局长的太太,她身体不适,来百花寺里静养,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情。”

    随后,摩多大师大师朝着门口的两个喇嘛说道:“你们去通知方局长前来。”

    两个喇嘛立即领命而去,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摩多大师两个人。

    “大师,看来你想要置身事外,恐怕已经不可能了。”

    摩多大师双掌合十说道:“真是罪孽,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多措也是欺人太甚,居然敢在百花寺行凶。”

    我听出摩多大师语气之中的愠怒,要是这样还不动怒,那就不是镇定,而是软弱了,从我对他的了解看来,摩多大师绝不是这样的人,他的心里似乎已经有了主意。

    就在此时,窗外有一双眼睛看着里面,嘴角露出一丝狡诈无比的笑意

    梅里雪山,雪山寺的雪牢里。

    一个双眉白如雪的老和尚,盘膝而坐,双眼紧闭。

    在他的对面,铁头陀目光冰冷无比看着他,冷笑说道:“一木,你还真是个硬骨头,只要你告诉我易筋经的下落,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你这些年不是一直都想要重建少林寺吗?我也可以帮你重建少林,让你顺理成章成为少林方丈,怎么样?我的耐心可以有限的。”

    坐在地上的一木和尚,却如同一块冰雕般,纹丝不动,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老秃驴,你不要不识抬举,就算没有你,老子照样也能找到易筋经。”

    这已经是铁头陀第十次来到雪牢了,他的耐心正在被一点点消磨殆尽。

    “你既然自己可以找到,又何必来烦我。”一木和尚缓缓睁开眼睛,神色宁静。

    当年火工头陀从少林寺想要偷走易筋经,但是行迹败漏之后,只得到了易筋经的残本,所以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真正的少林易筋经。

    少林七十二绝技虽然厉害,但是没有易筋经的内力,使出来的威力便会大打折扣,铁头陀钻研了半生的易筋经残本,所以更加清楚全本易筋经的威力。

    “老衲不过是看在系出同门的份上,所以想要给你一条活路,你不要不知好歹。”铁头陀厉声说道,眼中杀气袭人。

    一木和尚微微一笑,说道:“我堂堂少林寺可没有你们这种邪门歪道的同门,天下少林只有一个,你也配称为少林弟子,简直是笑话。”

    少林寺千年的声誉,绝不容任何人玷-污。

    “是吗?那你的少林寺哪里去了,现在天下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少林寺的存在吧!你还是乖乖交待易筋经的下落,废话少说。”铁头陀走到一木和尚身前,躬下-身子说道,一只手落在了一木和尚的肩膀上。

    一木和尚冷然笑道:“老衲死不足惜,可是易筋经岂能落到你们的手里,我劝你还是回去吧,别白费心思了。”

    咯咯咯!

    铁头陀落在一木和尚的那只手,将他的胳膊捏的咯咯作响。

    “你说还是不说?”他再次冷声问道,声音比冰块还要寒冷几分。

    一木和尚什么话都没有说,口中默默诵经,完全没有将铁头陀的话放在心上。

    “你找死!”铁头陀一咬牙,便传来擦咔之声,一木和尚的手臂,已经被震断了,软-绵绵垂落在胸前。

    一木和尚好像已经失去了知觉,眉头居然都没有皱一下。

    “将这个老秃驴给我饿上三天三夜,我看他能够嘴硬到什么时候?”铁头陀气急败坏说道,恶狠狠等着一木和尚,转身朝着雪牢外面走去。

    他刚从雪牢里出来,就看到一个青年和尚,脚下生风朝着这边走过来。

    “师父,京城来人了!”青年和尚说道。

    铁头陀脸色一变,立即说道:“快带我前去!”

    两个人便匆匆忙忙朝着远处而去,很快就到了一个山洞前面。

    铁头陀快步走进去,看到里面站着一个剑眉朗目的青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