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有故事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有故事的女人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4-13 22:18:49|字数:2078

    “你的那两个朋友是被黑山那个老色-狼抓来的,他想要将她们变成自己的性-奴。”金花翻身坐起来,靠在我的身上说道。

    我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说道“你快带我去找她们,要是晚了,恐怕会铸成大错的。”

    这里是欢喜宗的地盘,黑山的名号我也是听说过的。这家伙是欢喜宗的宗主,喜好女色,身边养了无数的性-奴,这万花酒店说的不客气,就是他的后宫。

    想必是黑山看到乔珍和江一雪是两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所以动了色心,命人将她们抓到了这里。

    在羊城之前也曾出现过一些游客失踪的事情,所有失踪的游客都是年轻貌美的女人,警方和军方派出人手四处搜查,都没有找到线索。

    如今看来,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欢喜宗的人在背后搞的鬼。

    “你不要这么心急,听我说就是了,你那两个朋友现在是安全的。”金花嘴里吐出一个烟圈,说道。

    听到她这样说,我悬着的心才稍微落了一些。

    “黑山那个老东西有个规矩,在玩新的女人之前,一定要命人将她们洗的干干净净,然后在抹上熏香,等到晚上十二点才享受的。”金花说道。

    她是黑山身边的红人,这些话肯定是可信的。

    “你就安心在这里呆着,要是现在冲出去,打草惊蛇,我可不能保证你的那两个朋友会平安无事的。”金花轻轻摸着我的脸。

    我点点头,朝着窗外看了一眼,想着接下来的行动。

    现在不仅是找乔珍她们的下落,白琪琪很有可能也到了西藏,她这个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十分柔弱,内心却是坚定如山的,我答应带她来西藏,放了她的鸽子,她一定会来找我的。

    “我还有要事去办,今天晚上再来找你。”我亲了一下金花的额头,便要起身穿衣服,明天就要回去参加高考了,今天必须安排好所有的事情。

    金花脸色一冷说道:“你们男人都一样,提起裤子,都不认人了。”

    “我今晚回来一定好好补偿你,好不好?”我笑着在她的胸上轻轻拧了一下,又轻轻摸着她的额头说道:“还痛吗?”

    忽然,眼前的女人流出了眼泪,倒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从小到大,就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你知道吗?”金花将我紧紧抱住。

    我没有想到一个混迹风雪场所的女人,居然会这么脆弱,可是稍微一想,也是能够明白的,一个人常年受到的都是残酷的对待,忽然被人温柔对待,心里感动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放心,我今晚一定会准时回来的,等下要是天亮了,我离开很容易被人发现的。”我弯下腰,在她受伤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

    金花抓着我的手说道:“我在这里等你,从今夜起,我就是你的女人了,以后谁也不能碰我一下。”

    听到这句话,我想起春花秋月,也不知道她们的武功现在练得怎么样了。

    随后,我便出了房间,神色匆匆离开了万花酒店。

    我刚回到圣都酒店,到了房间,就看到红玫瑰从外面走进来。

    “玫瑰,剧组的人你不用找了,我已经找到了。”我说道。

    红玫瑰一脸惊讶,羊城所有的影卫都找人了,还没有线索,居然就被我找到了。

    “是,杨哥,我知道了。”红玫瑰点头说道,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笑意。

    “我现在需要你派人找一下琪琪姐的下落?”现在已经知道乔珍他们的下落,当务之急,便是集中精力寻找白琪琪的下落了。

    早知道我就带着她来西藏了,我的肠子都悔青了。

    “什么?白小姐也到了羊城?”红玫瑰问道。

    我微微一笑说道:“现在不是很确定,你先让兄弟们找人就是了,一旦有线索,立即来告诉我。”

    就在红玫瑰刚出去之后,我看到桑多大师从外面走进来。

    “大师怎么来了?”我起身说道。

    桑多大师双掌合十,颔首说道:“我这次来特意感谢你的,要是没有你的帮忙,我们花教恐怕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从五毒山回来之后,我忙着打听乔珍她们的下落,也没有功夫了解百花寺的情况。现在的花教已经是信众超过十万人的大宗派了,目前还有更多的人想要加入花教,以花教现在的声势,足以和黄教分庭抗礼了。

    桑多大师从手里的报纸递给我,上面全部都是关于花教收徒的报道,铺天盖地,其他的新闻都被挤到了一边去了。

    “那我要恭喜大师,希望大师能够成为大祭司,然后造福西藏的人民。”我笑着说道,估计多措那个老家伙这会儿已经气死了。

    桑多大师说道:“这都是你的功劳,要是花教经过此事之后,能够重现往日的风光,我一定会带领一众弟子,广种善因。”

    “大师客气了,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还有事情要出去一下。”我想起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一木和尚。

    桑多大师说道:“我这次前来,一面是为了感谢你的,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听说仓颉活佛回来了。”

    这仓颉活佛乃是白教的活佛,此人不像另外三大宗派的活佛,喜欢云游四方,自称山野之人,在羊城乃至西藏的影响也很大。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仓颉活佛并不执着于发展白教的实力,所以这些年白教的势力一直在减弱,排在黄教和红教之后,也就比花教好一些。

    桑杰大师忽然说起仓颉活佛,也知道所为何事,以花教现在的影响力和势力,一个白教根本构不成威胁的。

    “大师,我听说这仓颉活佛的脾气很是古怪。”我笑着问道。

    桑多大师点头说道:“正是,仓颉活佛的脾气最为古怪,行-事更像是小孩子一样,我们之前和白教有些不愉快,所以我想让你替我去见一趟他,因为白教一向和黄教走的很近,万一”

    原来桑多大师是担心白教和黄教联手,这样花教就会势单力薄。

    不过我和仓颉活佛素未谋面,桑多大师为什么要请我出面,我心里倒是百思不得其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