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惊人发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惊人发现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4-14 00:40:48|字数:2030

    “不瞒你说,你这次前来西藏的目的,我也是一清二楚的,你是想要将少林寺最后的方丈一木和尚救走,我没有说错吧!”仓颉活佛轻轻呷了一口茶水,朝着我微微笑道,仿佛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没想到这个老喇嘛居然知道我来西藏的目的,这倒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我不敢隐瞒活佛,此次前来正是为了营救一木大师。”我很是镇定说道,想要看看仓颉活佛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仓颉活佛笑道:“算你小子老实,不瞒你小子,这白教本来就是从内地传来的,你应该听说过牡丹城的白马寺吧!”

    牡丹城的白马寺闻名天下,我自然是听说过的,号称天下第一寺,也是中原地区的第一座寺庙,始建于东汉时期的,后来东汉末年,毁于战火,现在的白马寺,都是后人在旧址上进行重建的,依然是内地香火最旺的寺庙之一,白教难道和白马寺有关系。

    仓颉活佛又是微微一笑说道:“当年乱军杀入牡丹城,白马寺化成一片火海,大多数的僧人为了保护寺庙,最后葬身火海,白教的祖师爷就是白马寺的一位得道高僧,从牡丹城骑马向西,最后到了这座山上,听到佛陀在讲经,便在此处设立法坛,修建寺庙,建立了白教。”

    我虽然没有去过白马寺,但是在历史课本中见过白马寺的照片,白教寺庙门口的建筑和白马寺十分相似,看来仓颉活佛并没有说谎。

    “活佛,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救一木大师的?”我追问道。

    “这个你以后自然会知道的,这次回到羊城,我替你师父带来一封信,你看过就知道了。”他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

    我接过书信看了一遍,心里顿时明白了。

    “多谢活佛,我知道怎么做了。”书信之中,一木和尚已经将所有事情都写清楚了,看来他也已经知道我到了羊城。

    “其实白教和少林寺也是颇有渊源的,当年达摩祖师曾经途径白马寺,和白教的祖师爷一见如故,成为知己好友。”仓颉活佛笑道。

    这老喇嘛心里似乎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少林寺居然和白教有这样渊源。

    我忽然明白一件事情,一木大师在西藏这么久。安然无恙,仓颉活佛暗中一定出了不少力。

    我们两个人又聊了很久,直到用过晚膳,我便起身告别。

    仓颉大师将我送出白马寺的时候,意味深长看着我说道:“年轻人,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凡事不要志勇眼睛去看,用心去看,你才能看到背后的真-相。”

    “多谢大师的指点,我知道了。”我点头说道,脑海里闪过一个场景。

    随后,我便下了白马山,向着万花酒店而来。

    为了掩人耳目,我刚到那里,便找了两个站街女,搂着她们向楼上走去。

    到了金花的房间门口,每个人赏了两千块,便进了房间。

    金花正躺在床-上,穿着一件绣花的睡袍,手里夹着一根烟,吞云吐雾,看到我进来了,她从床-上坐起来,将手里的烟掐灭了。

    “你总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她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嘿嘿一笑说道:“你放心,我没有那么容易出事,再说有你这么一个大美人等着我,我也舍不得死呀!”

    金花娇笑着砸了我两拳,抬起头看着我说道:“现在还不是时间,黑山那个老东西还没有回来。”她已经暗中派人跟踪了黑山。

    “这件事情就辛苦你了,等到将我两个朋友救出来,我一定好好报答你。”我坐在床沿上,笑着说道。

    “你打算怎么重谢我呀!”金花一双碧波荡漾的眼睛,盯着我说道。

    “看来你是打算今晚让我抱着你去找黑山那个老东西了。”我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绣花睡袍下面的肌-肤,光滑如丝。

    金花立即将我的手推开说道:“你答应我,我帮你救出你的朋友,你要带我离开欢喜宗。”

    “你就这想要离开欢喜宗吗?可我并不打算带你离开。”我笑道。

    金花眉头紧锁,一脸不悦说道:“怎么?你想过河拆桥不成,要是让黑山知道是我告诉那两个女人的下落,我就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黑山对付女人的手段,有多么狠辣,她可是见识过的,那些酷刑,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受刑。

    “你不用这么紧张,你帮我找到了朋友,现在又是我的女人了,我当然不会将你留给黑山的,不但不会,我还要送你一个礼物。”我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说道。

    金花听我这么一说,先是一愣,随后满脸疑云说道:“我什么礼物都不要,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里就好,你就是上天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可以传授黑山老头的双修大-法,保证你可以功力大增,成为绝顶高手。”

    修炼双修大-法,成为绝顶高手,听起来很是诱-惑人。

    不过这些对我来没有任何的吸引力,我现在已经是绝顶高手了,完全不用借住双修大-法提高功力,再说双修大-法这种邪门歪道的功法,也不适合我。

    “我想问你一件事,这几年来西藏旅游的很多年轻姑娘无故消失,是不是和欢喜宗有关系?”我一改嬉皮笑脸的样子,很是严肃问道。

    金花说道:“这都是黑山背后搞的鬼,他将那些年轻貌美的姑娘抓来之后,发泄兽-欲之后,便卖到了东南亚地区,作为性-奴。”

    卧-槽,没想到居然牵出了人口贩卖的事情,这帮家伙在西藏作恶多端多年,也该是有人出手教训他们的时候了,黑山这个禽兽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把你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出来。”我继续问道。

    金花身为黑山最为宠爱的女人之一,知道不少欢喜宗的内幕,她都知道的很清楚。

    她便将这些年欢喜宗的恶行,一五一十告诉了我。

    不知不觉,我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已经到时间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