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人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人心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4-24 00:08:29|字数:2090

    那张脸是多措活佛手下的介桑大师,也是他的师弟。

    丹达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没有想到多措活佛居然对自己真的起了杀心,这老东西肯定是担心不能控制红教,想要重新扶植傀儡,这才对自己狠下毒手的。

    “老子忠心耿耿,那个老东西既然执意要杀我,那就不要怪我将黄教的丑事抖出来,我不能好好活着,那个老家伙的日子也不要想过的安稳,更不要想着连任大祭司。”丹达脸上露出一丝狠厉之色,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介桑大师冷笑道:“你小子倒是大言不惭,你以为自己可以活的过今晚吗?”

    话音未落,长刀再次落下,丹达手中没有武器,只能左右闪躲,狼狈不堪,身上多处已经挂彩了,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这小子就要被砍成肉泥了。

    丹达故技重施,又是一道黄色烟雾升起,他趁势朝着前面跑去。

    现在自己已经走投无路,如今在羊城和西藏能够抗衡的,只有花教的桑多大师了。

    心意已决,丹达便朝着百花山而去,介桑大师在后面紧紧追随,可是两个人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追到了百花山的山脚下,介桑大师纵身而上,一刀斩断了丹达的一条胳膊,然后丹达倒在了地上。

    一声惨嚎之后,就要被介桑大师一刀结果了性命。

    就在此时,几颗佛珠风驰电掣而来,打偏了介桑大师的长刀。

    介桑大师朝着来人看了一眼,立即转身狂奔而去,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桑多大师。

    他正好从山下做法事回来,看到有人行凶,毫不犹豫出手,救了丹达一条狗命。

    “大师救我,救我,救我”丹达断臂之处,血流如注,痛的脸色发白。

    桑多大师弯下腰,双指点在了丹达受伤的地方,血被止住了,他又从怀里拿出来一个灰色的瓶子,将两颗黑色的药丸交给丹达。

    “快服下!”桑多大师说道,脸上神色平静,朝着介桑大师消失的方向看去,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丹达立即感恩戴德说道:“多谢大师的救命之恩”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你不是央厝活佛座下的大弟子吗?怎么会有人追杀你。”桑多大师说道。

    丹达叹息一声说道:“大师有所不知,自从我师父被杀之后,多措活佛就三番五次派人前来红教,想要我全力支持自己争夺大祭司之位,可是他的品行和修为,都不能和大师相提并论,我想要支持大师,所以一直都没有答应,这不多措活佛恼羞成怒,便派出了黄教的高手,追杀我。”

    这家伙说的有模有样,丝毫没有提起自己投靠多措那个老东西的事情,反而把自己夸成坚守正义的人,顺便拍了一下桑多大师的马屁,同时表示出自己要支持花教的意图,一语双关,也算是个人才了。

    桑多大师若有所悟说道:“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了,多措活佛一向行善施德,这种事情恐怕是有人栽赃陷害。”

    丹达没有想到桑多大师居然会替多措活佛说话,立即说道:“大师不要被他的表象给迷惑了,等大师收留我之后,我就将他背地里干的那些坏事,全都一五一十告诉你,到时候大师就看清楚他的本来面目了。”

    “你不用着急,既然如此就跟着我上山养伤好了,到时候再说吧!”桑多大师慈眉善目说道。

    丹达点头说道:“我听大师的安排,以后红教上下都以大师马首是瞻的。”

    他已经下定决心改换门庭,虽然花教没有黄教的势力在羊城那般根深蒂固,可是桑多大师作为后起之秀,带领花教已经完成了逆袭,雪灵节上,当选为大祭司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白教的势力太弱,而且仓颉活佛向来对当大祭司不感冒,能够和多措活佛一较长短的,也只有桑杰大师了。

    “有请了。”桑杰大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上山去了

    白马寺,我和卓越已经回去了。

    在仓颉活佛的禅房里,他看着我手里的金刀说道:“你小子不错呀!居然找到了失传多年的金刀,看来对付黄教,你有多了几分胜算。”

    我笑着说道:“哪里有什么胜算,还需要活佛的鼎力相助。”

    仓颉活佛摇头说道:“对于大祭司之位的争夺,我白教只想避而远之,谁喜欢谁去争夺好了,真的搞不懂,大祭司之位有那么总要吗?像我这样闲云野鹤不好吗?非要争个你死我活的。”

    “我知道活佛不想参与这场争斗,可是事到如今,就算不为白教日后发展着想,你也要替西藏的人民着想,要是被多措那个老家伙连任了,广大人民群众,又要受苦了,这也不是你想要看到的吧!”我淡然说道。

    雪灵节马上就要开始了,黄教和花教都已经在备战了,可是白教一点动静都没有,仓颉这老头好像真的很不关心这些事情。

    “你小子花言巧语,不就是想要我帮你对付黄教吗?”仓颉活佛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你还是多盯着桑多,他才是最可怕的。”

    不知道仓颉活佛到底和花教还有桑多大师有什么误会,他似乎一直对桑多大师都心存戒备,从已经派人盯着花教和桑多了,根据传回来的情报,桑多并没有什么过分的行为,每天就是开坛讲经,或者下山给穷人做法事,分文不收。

    这虽然有些作秀的嫌疑,但是雪灵节就要到了,桑多大师想要赢的舆论的支持,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他的目标就是大祭司的。

    “多谢活佛提醒,我后面会多加小心的。”我笑着说道:“不知道大师对梅里雪山有多少了解?”

    距离雪灵节还有六天的时间,我打算去雪山寺,将一木和尚救出来。

    虽然他现在相对安全,可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他在雪山寺被多困一天,就多一份危险的。

    仓颉活佛笑道:“你小子是想要去救你师父了吧!梅里雪山是个很神奇的地方,不过她的脾气可不是很好,你小子要多加小心的。”

    砰砰砰!有人在外面敲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