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寒冰真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寒冰真气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4-29 22:04:42|字数:2114

    长剑如虹,眨眼之间,就落在了我的肩膀之上。

    我手中鱼肠剑向上一挡,将昙龙手中的剑挡了回去。

    紧接着,昙虎手中长剑凌空斩落,一股剑气在天地之间激荡翻飞,我身子一转,双脚朝着地上一蹬,身形如影,鱼肠剑迎面而上。

    哐当一声,两个人各自向后退了两步。

    “你小子如此年纪,居然有这么雄浑的真力。”昙虎冷声说道,心里也很是震惊,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居然会有如此得天独厚的内力,叹为观止。

    我冷笑说道:“这不过是九牛一毛,后面还有更厉害的让你见识。”

    鱼肠剑空中一连斩出几个剑花,又是一招一苇渡海,飞快无比向着昙虎刺过去。

    剑就要刺进昙虎的胸口的时候,昙龙的短剑也到了我的背部,逼得我剑势回转,挡开了致命一击。

    可是昙龙趁着这个机会,手中长剑轻轻抖动一下,一股寒气朝着我而来,我感觉到背部发冷,浑身血液似乎要被冻住了。

    长剑向前一送,短剑斜里刺出,我想要闪躲已经晚了。

    鱼肠剑下落,挡开了昙虎的长剑,短剑瞬间便插-入了我的肋骨,我忍住体内传来的剧痛,一掌拍向昙龙,却被他弃剑逃走了。

    随后,我落在地上,将短剑拔-出,丢在地上,伤口却是血流不止。

    昙龙和昙虎两个人一脸得意,站在吴参谋长的身后看着我。

    “小子,我说你今日有命来冰狱,没有命出去,你现在应该相信了吧!”昙龙冷笑道:“你中了我的寒冰剑,体内真力将会被冻结,我看你小子还有什么本事。”

    吴参谋长更是一副小人得志的脸,看着我笑道:“妈的,要不是你小子,我现在还是堂堂一军参谋长,今天老子就要你受尽折磨而死。”

    果不其然,我中剑的地方,有一股寒流强行朝着体内冲去,这股寒流阴冷异常,所到之处,我体内的真力便会停滞,血液也不能畅快流通,半个身子都快要麻掉了,难道今天真的要栽在这里不成。

    一木和尚脸上倒是显得很是平静,不知道是因为对我化解寒冰剑的寒气很有把握,还是无奈之举。

    “昙虎,过去将那小子的双臂给我斩断。”吴参谋长说道。

    昙龙摇头说道:“吴参谋长不要着急,斩断双臂有什么好看的,你就等着看他如何变成一个冰人,活生生被冻死吧!”

    我双-腿盘坐,不断运送体内的真力将寒气逼出来,可是速度很是缓慢。

    “你小子就等死吧!”几个人大笑说道。

    那股寒气越来越强,我的面部被冻的发白,没有多久,就变成发青,整个人简直就要被动死了。

    我抬起头朝着四个人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抹淡然的笑意

    羊城,遮云寺。

    铁头陀和龙公子在多措活佛的禅房里,三个人正在说事情。

    “活佛,那小子已经被困在梅里雪山了,我想山上的雪狼会好好招呼他们的,要是他到了雪里寺,这辈子就别想下山了。”铁头陀得意洋洋笑道,梅里雪山的小镇上,也有不少人是西域少林的眼线。

    我上山的消息,已经被传到了铁头陀他们的耳朵里。

    “这样最好,我们就可以腾出手来,好好对付花教和红教了。”多措活佛笑着说道,眼中却透着一股杀人的气息。

    龙公子和铁头陀先是一怔,红教自从央厝活佛死了以后,丹达便已经投靠了黄教,而且多措活佛答应他继承红教活佛的位子,怎么现在居然要对付红教。

    “活佛,我们不是一向和红教交好,怎么现在要对付他们?”铁头陀不解问道。

    多措活佛发出一声叹息,随后说道:“铁大师。龙公子有所不知,昨天夜里丹达带着红教的高手,袭击了我们在羊城外面的暗哨,只有一个人活着逃回来了。”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当多措活佛听到袭击黄教据暗哨的人是丹达的时候,也是一脸震惊,本来以为是有人挑拨离间,没有想到,他派去红教的使者,也被丹达给杀了。

    现在红教之中,有很多花教的高手,两教的联盟之势已经昭然若揭了。

    铁头陀一掌拍在桌子上说道:“我就知道丹达不是什么好东西,早知道当时一掌结果了他,也可以免去现在的麻烦。”

    龙公子没有说话,眉头微皱,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

    “龙公子,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多措活佛问道。

    龙公子先是淡然一笑,随后说道:“活佛,我们都中了桑多的挑拨离间之计,我虽然不知道他具体用了什么办法,让丹达投靠了自己,可是昨夜的事情,一定是花教高手所为,不信你可以将被杀的黄教高手带回来,一查就知道了。”

    “龙公子所言极是,我一直也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丹达这小子有把柄在我的手里,不可能轻易就去投靠桑多,除非他”多措活佛没有将后面的话说下去。

    龙公子接着说道:“除非他让丹达相信你会杀了他,这小子为了保命,所以投靠了花教,不知道活佛是不是这样想的。”

    多措活佛微微一笑,点头表示认可龙公子的推测。

    本来一个花教就让他很头痛,现在羊城信奉花教的人,不计其数。现在红教又临阵倒戈,更是雪上加霜。

    “龙公子可有什么办法,将花教和红教的联盟破坏吗?”多措活佛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心思机敏,城府极深,最重要的是有强大的军方背景,此次连任大祭司,肯定需要他的大力支持。

    “我看活佛还是静观其变为妙,红教没有了央厝活佛,已经不成气候,倒不如争取一下白教的支持。”龙公子笑道。

    多措活佛立即笑道:“龙公子高见,我这去见一下仓颉活佛。”

    “活佛,白教不是和杨宇是一伙的吗?仓颉那个老东西肯定不会答应的。”铁头陀劝阻道,上次为了抓到乔珍她们,还和白教的人动了手。

    龙公子笑道:“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如果白教不愿意投靠我们,只能说明给他们的利益,还不足以让仓颉活佛动心。”

    他此次前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