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二章男儿有泪不轻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一十二章男儿有泪不轻弹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7-06-28 22:49:19|字数:2116

    看到唐韵那严肃认真的样子,我心中不禁划过一阵暖流,因为,她是为我才发火的啊。

    这样想着,我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

    痛也快乐。

    唐韵见我听完她的话之后竟然笑了,眨巴了两下眼睛,有些奇怪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觉得她刚才的话有点可笑?

    我赶紧摇了摇头,说不是,只是觉得她刚才发火的样子特别可爱。

    唐韵闻言,顿时破涕为笑,不过随即又板着小脸说,她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她一定会为我保证,等她以后当官了,第一件事就是把红姐他们这些给一网打尽!

    我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其实不管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很感动,因为她让我知道,这个世界除了冷漠和无情,还是有人关心我,在乎我的。

    随后,唐韵说要带我去医院,我说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但是没想到,在地上挣扎了半天,却根本无法站起来,身上的伤有点严重,再加上右腿被打断了,所以此刻根本连站都没法站起来。

    唐韵看的又是一阵心疼,急忙上前扶着我,说还是她陪我一起去医院吧。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在唐韵的搀扶下,我们来到了外面的街道上,打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就来到了市中心的骨科医院。

    路上的时候,那出租车司机一直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估计是看我的样子,觉得我不像是什么好人吧。

    到医院后,我直接被推进了急诊病房,两分钟后,唐韵带着一个骨科医院的老专家来了。

    那老专家看到我的伤势之后都愣住了,但还是挺专业的,立马开始给我处理伤口。

    接骨打石膏的时候,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让我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再次晕倒过去,但最后,我还是咬牙坚持住了。

    唐韵就站在病床旁边,看到我痛苦的样子,小手拉着我,心疼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那老专家也是叹了一口气,问我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受这么多伤?

    我闭上眼睛,一句话也不想说,那老专家也没有多问。

    两个小时后,老专家给我处理好了身上的伤口,然后开了一张单子,让我们去交费,说我的腿是粉碎性骨折,就算接上了,以后恐怕也会留下一定的残疾。

    钱的事情倒是不用担心,从夜总会出来,我的身上还有八十多万,医药费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老专家的话,却是让我和唐韵都愣住了。

    “医,医生,你说的残疾是说我以后都不能走路了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老专家问道。

    说实话,那一刻我真的比谁都要紧张害怕,但是我必须要冷静,因为现在,除了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没人可以照顾我了。

    唐韵听到我的话,也是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老专家。

    老专家摆了摆手,说那倒不至于,只不过,以后行走的话,可能会有一些不便,而且,也不能站立过久了。

    说完,老专家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了我和唐韵两人。

    唐韵看着我,或许是因为刚才老专家的一番话,此刻眼泪又不自觉的下来了。

    我笑了笑,抬手擦干了她脸上的眼泪,让她别哭,我没事的,又不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这一刻,其实最想哭的人是我啊,我还有那么多仇没报,还有那么多的抱负没实现……老天爷,你未免也太狠心了吧?难道就这样让我当一辈子残废?江涛,我他妈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心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但没有表现出来。

    唐韵也没察觉到,她哭了一会,便擦了擦眼泪,问我饿了么?想吃点什么?

    我这才想起,从中午到现在,我还滴水未进呢,身上到处都在疼,让我几乎都快忘记饥饿是一种什么滋味了。

    我想了想,告诉唐韵,我想吃蛋炒饭了。

    她就真的出去给我买了一碗蛋炒饭,因为手不方便,是她亲手喂我吃的。

    吃完饭后,她还拿出自己的手绢给我擦脸,帮我把身上处理赶紧了。

    怕我营养不足,向医院的护士打听了之后,又去给我买了一件纯牛奶,说是可以帮助伤口恢复的。

    看着她为我忙前忙后的样子,我心中满是感动,也心疼,但是现在的我,却没办法帮到她什么,我只能乖乖的配合医生的治疗,不让她为我担心。

    输完液,又喝了一盒牛奶,我有点想上厕所,看着她,红着脸半天也没好意思开口。

    如果是班主任的话,我倒是没什么心理压力,毕竟之前我和她差点发生关系,已经突破了那一层心理障碍了,但是唐韵不一样,我和她之间,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而且她还是个女孩,我不好意思让她帮我。

    不过没想到,唐韵却发现了我的异样,然后主动问我怎么了?我这才吞吞吐吐的告诉她,我有点尿急了。

    唐韵闻言,小脸顿时就红了,但最后,还是把我扶起来去卫生间了。

    我掏出大鸟,她别过脸去,不看我,小脸红的快要滴血一般。

    忙里忙完的处理完,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唐韵扶着我回到病床上躺下,说时间也不早了,她该回去了,然后让我早点休息,她明天再来看我。

    我点了点头,说好。

    在她临走之前,我犹豫了一下,然后从身上拿出了那本我拼死从夜总会带出来的账本,问她,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唐韵转身,看着我,有些疑惑的说什么忙?

    我将账本交给了她,说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让她务必帮我转交给蓉城警局的副局长宁雨檬。

    她接过账本,看了看,问我那是什么东西?

    我让她什么也别问,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

    不是我不愿意告诉她,只是这个秘密账本涉及到太多东西了,让她知道,说不定会给她也带来麻烦。

    唐韵听后,嗯了一声,随即再次叮嘱了我一番,让我好好休息,有事给她打电话,才转身离开了病房。

    唐韵走后,我一个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有些无聊,闭上眼睛,本来打算睡会,谁知,就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人给推开了,然后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响起……

    还没见到人,我就先闻到了一道熟悉的体香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