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神特么扫地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神特么扫地僧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5-03 21:50:51|字数:2053

    从花教的教众之中,走出来一个年近古稀,手里拿着一把扫帚的老头,身上穿的也是破破烂烂,打了很多的补丁,长眉垂落在干瘦的脸颊两旁,步履缓慢,朝着擂台上走来,这就是花教要派出来的高手。

    卧-槽,这老头居然是货真价实的通灵境后期高手,他居然能够将体内的真力控制,别人很难看出这是一位修为精深的绝世高手。

    我忽然想起金大侠的小说里,乔帮主在少林寺遇到的扫地僧,没想到百花寺也有这样不出世的高人,怪不得桑多活佛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

    台下众人的修为,不足以看出扫地僧的修为。

    可是仓颉活佛和多措活佛不是吃素的,他们自然是瞧出了其中的门道,目光随即落在花教弟子之中,想要看看还有没有高手。

    从来没有听说过花教有这样高手,今天两个人算是开了眼界。

    扫地僧手里的扫帚不断在地上扫动着,将被冷风从树上吹落的雪扫去,他的脚步很慢,像是老乌龟一样。

    旺措大师也看了其中的端倪,全身心进行戒备,两人之间修为的差距,需要自己在招式上进行弥补。

    真不知道,桑多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本来我想要利用桑多控制四大宗派,现在看来事情没有按照我的想法,我被桑多给利用了,看来从第一次的见面,都是有所预谋的。

    扫地僧到了擂台中央,先是朝着旺措大师拱手,手中的扫帚拖到了身后。

    这是一把稀松平常的扫帚,就和集市上卖的,完全没有什么两样。

    台上,多措活佛的宽袖之下,双拳紧紧握着,他现在也有些看不透桑多了。

    忽然,桑多活佛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擂台中央,像是躬身朝着扫地僧行了一礼,随后对着台下的观众说道:“这位是我花教专门负责打扫藏经阁的苦陀大师。”

    很明显,这是想要告诉众人,我花教一个扫地僧都可以对战黄教的高手。

    台下顿时又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齐声叫道:“苦陀大师,必胜,必胜!”

    桑多做事果然是步步为营,要将黄教和多措活佛逼到绝境。

    “苦陀大师,有请了。”旺措大师冷声说道,一脸不悦,自己一代黄教高僧,居然被人如此侮辱。

    扫地僧微微一笑,似乎没有听到对方的话,朝着桑多活佛看了一眼。

    顷刻之后,旺措大师手里的长剑就向着扫地僧斩落,秋风扫落叶般干净利落。

    “斩魔剑,这是斩魔剑!”台下有人高呼起来。

    斩魔剑乃是黄教的镇教之宝,今天都被拿了出来,足以看出黄教拿下比武的决心。

    扫地僧依旧很慢,眼看斩魔剑就要落在头上,他才不慌不忙,将手中的扫帚举了起来,向上一挡。

    哐当一声!斩魔剑居然没有斩断扫帚,旺措大师倒是被扫地僧强大无比的真力,向后震得退了好几步,感觉到胸口气血翻涌。

    众人也是一脸震惊,这可是无人不知的斩魔剑,居然连一把普通扫帚都斩不断,很多人顿时醒悟过来,这扫地僧才是真正的高手。

    随后,旺措大师手中斩魔剑,剑影团团,剑气阵阵,再次朝着扫地僧杀过来。

    这一战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落败,他要用黄教的斩魔剑法,将扫地僧打败。

    斩魔剑法是黄教剑法中最有名的剑法,向来以剑招变化多端,巧中取胜而著称,旺措大师内力修为不如扫地僧,可是斩魔剑配上厉害无比的斩魔剑法,让黄教众人看到了一丝胜利的希望。

    扫地僧的动作依旧很慢,慢的几乎要静止,可是任凭斩魔剑纵横交错,却始终不能近了扫地僧的身子,他用强大的真力,在周身建立了一道防御墙。

    铛铛铛铛!斩魔剑像是砍在了石头上面一样。

    这边,旺措大师一连使出了一百多招,已经累得有些气喘吁吁。

    他看到一时之间难以攻破扫地僧的防线,便决定先撤回来,等下再寻找机会。

    可是,就在旺措大师收剑的瞬间,扫地僧却像是一阵风而来,手里的扫帚落下。

    原来这老家伙刚才是故意示弱,他的身法快如鬼魅。

    慌乱之中,旺措大师手中的扎魔剑向上一挡,双脚朝着空中踢过去。

    又是哐当一声,他手中的斩魔剑被震落在地,一口鲜血喷溅而出,扫地僧手中的扫帚并没有停下来。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www.zhuishubang.com/

    顿时,擂台之上血雨纷飞,旺措大师命丧扫帚之下。

    众人都是一声惊叹,没想到扫地僧出手居然如此狠辣,要了旺措大师的性命。

    多措活佛再也坐不住了,起身朝着旺措大师走去,看到他脑浆奔流的样子,双拳紧握,恨不得一拳将扫地僧送上西天。

    可是双方比试,难免会有伤亡,他当然不能出手了。

    “苦陀大师的武功,果然是登峰造极,佩服至极。”多措活佛压下心头的怒火,笑着看向扫地僧,足见城府之深。

    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就是不管什么时候都笑着的人,因为你永远都猜不透他的心思,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和你翻脸,会给你致命一刀。

    扫地僧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朝着桑多活佛走去,眉眼之间带着一股冷峻的漠然。

    桑多活佛从座位上站起来,不知道对扫地僧说了什么,他转身离开了。

    黄教的弟子上台将旺措大师的尸首抬了下去,黄教一出战,便损失了一名绝顶高手,形势大为不利,现在主动权掌握在了花教手中,第二战,他们必须胜出。

    “杨哥,你说下一场谁会赢?”卓越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刚才看到旺措大师被打的脑浆崩流,吓得卓越将脑袋塞进了我的怀里,半点都不像是医学院的学生。

    就在我打算回答她的问题时,一个黄教的弟子走了上来,我感觉到一股阴冷之气扑面而来。这家伙的修为比前面的两位更加高深,黄教居然也有这等深藏不露的高手,桑多和多措,一个老阴逼,一个小阴货,看来都是留了一手的。

    只是,这个人感觉居然有几分熟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