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树倒猢狲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算是明白金花为什么对铁头陀的冰玄功寒气无所畏惧了,她吸走了女罗刹的内力,这女罗刹一身真力阴毒无比。和冰玄功的实属一路。

    砰地一声。铁头陀的心在金花的手里炸成了碎片。她的内力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反正我是看不透的。

    金花目光冷冷朝着我和白琪琪看过来,嘴角最后露出一丝淡漠的笑意。

    桑多和多措都被金花这一手给震惊了。黄教弟子和花教弟子也瞬间停手了,朝着金花看了一眼。又将目光集中在我和白琪琪的身上。

    另一边。龙公子也是伤痕累累,他的千手如来掌虽然厉害。可是比起大宗师的精深修为,还是有些差距的。

    “柳姑娘不是你和铁大师在回羊城的路上,遇到她晕倒在地。救回来的吗?怎么会和这小子认识?”多措活佛一头雾水。看着龙公子。

    龙公子一脸沮丧说道:“活佛,她来西藏想要找的人就是这小子,我也是上次知道的。”他从在白琪琪的房间里。看到那幅画上的人,就知道白琪琪是为了找我。才来西藏的,但是为什么两个人会走散。他并不清楚,也不想知道。他只想借着黄教的手杀了我。灭掉影卫,然后带着白琪琪回到京城。

    “我看你是搞错了吧!她不姓柳。而是武城四大家族之一白家的家主白琪琪。”我看着白琪琪说道,这世上的事情。果然都是人在做,天在看。

    黄教和花教费尽心思找来的神女,居然都是我的人,听起来像个笑话,可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和无情。

    “你姓白,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而是要谎称姓柳?”多措活佛追问道。

    白琪琪深情无限看着我,过了片刻说道:“他姓杨,我当然姓柳了,杨柳,杨柳不分开。”

    我轻轻亲了一下白琪琪的额头说道:“恩,杨柳,杨柳永不分开。”

    这波狗粮撒下去,我看到春花秋月她们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那先要恭喜了,就此别过,后会有期。”桑多拱手说道,便要转身离开。

    我笑着说道:“先不要着急走,我们之间好像还有账没有算清楚吧!”

    玲姐的仇,我今夜一定要报了,要不然没有面目去见安然。

    桑多活佛回头看着我说道:“你真的而要为了一个女人,和我们花教为敌吗?”

    他轻轻一挥手,剩下的花教弟子立即挡在了他的身前,桑多知道此事难以善了,也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一个女人,你说的倒是很轻巧,杀我影卫者,必死。”我冷声说道,脸上的杀气如同雪花飞扬。

    顷刻之间,那些负责护卫的士兵,全都端着枪,对准了花教弟子。

    “不想死的,全都给我滚,这是我和桑多之间的事情,我数三下!”停顿了一下,我微微笑道:“一.......”

    一字刚说完,那些红教弟子便作鸟兽散了,只剩下桑多活佛和扫地僧了。

    “有种的和我单打独斗,要是输了,就算是死我也认了。”桑多活佛冷声说道。

    我不屑一顾说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的要求,玲姐一个弱质女流,你都能够下毒手,况且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想占你的便宜。”

    我朝着春花秋月看了一眼,两个女人立即心领神会走了上去。

    桑多经过几番苦战,功力已经不如前面那么雄厚了,也好看看血狼的训练成果。

    就在同时,扫地僧从桑多身后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那把破扫帚,冷冷看着春花秋月,看样子想要替桑多出战。

    “我们不欺负老人家!”春花看着扫地僧说道。

    秋月跟着说道:“就是,我们姐妹从来不欺负女人的。”

    倏忽,扫地僧手中的扫帚已经朝着两个人落下来,脸上的杀气腾腾,眼中更是透出令人胆寒的杀机。

    “你个老头怎么不讲道理,居然还搞偷袭。”春花向后退去,冷声说道。

    秋月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手里的软鞭朝着扫地僧的身上抽去,像是一条黑蛇在空中腾飞,十分凶狠。

    春花手中也是一条软鞭,不过是白色的,也是一招毒蛇吐信,向着扫地僧的下盘扫去,速度极快,力道也不弱。

    就从这两招可以看出,血狼的训练还是卓有成效的,而且两个女人也是下了一番苦功,已经不是一般高手可以对付的。

    双鞭出动,扫地僧手中的扫帚也是忽上忽下,将两条软鞭挡住。

    半空之中,雪花飞舞,两条软鞭也是左冲右突,像是毒蛇般朝着扫地僧而去。

    “杨哥,我替你收拾这个麻烦。”大宗师上前说道。

    我点头说道:“那就交给你了,要不是这王八蛋挑拨离间,你今天也不会如此的。”

    大宗师朝着桑多走去,双掌之间,已经运足真力,快速出手。

    桑多迅速向后退去,双拳也是齐出,向着大宗师落下。

    两个人都是一代宗师,实力本来相差无几,可是桑多已经苦战两场,现在自然不是大宗师的对手。

    砰!双掌相接的瞬间,桑多便被震得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

    桑多咳嗽了两声,起身便朝着大宗师再次杀过来,大宗师掌中真力凝聚,猛然轰出,没想到桑多只是虚晃一招,转身就要逃走。

    我追上而上,一掌落在了桑多的脑袋上,擦咔一声,被我的掌力震碎颅骨,脖子一软,朝着地上倒去。

    想要从我的手里逃走,简直是白日做梦。

    这边,春花秋月和扫地僧还是斗得难解难分,扫地僧的真力比她们高强,两个女人很是聪明,并没有和他硬碰硬,借着灵动飘逸的软鞭,逼得扫地僧倒是险象环生。

    “大师,桑多已经死了,你也没有必要为这种无耻之徒,继续战斗下去吧!”我微微笑道,上前挡在了春花秋月的身前,双掌逼开了扫地僧。

    刚所有人都离开桑多了,只有扫地僧没有离开,也算是一条汉子。

    扫地僧落在地上,朝着我看了一眼,忽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