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伤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来你是真的活腻了!”多措怒声说道,双掌之间真力澎湃如潮,向着金花的落下。被金花挡了回去。

    她的体内拥有女罗刹的变-态真力。多措想要轻易杀死她。没有那么容易。

    “只要你杀了多措,保证她们都没有事,我就跟你离开。远走天涯,你说到什么地方。我都答应你。”我拼尽力气朝着金花喊道。

    现在只有她能够挡住多措的进攻。要不然白琪琪她们都会惨遭毒手的。

    死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可怕的,像我们这种刀口舔血的人。生死两边走,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们一个个惨死。

    金花和多措交手数十个回合,仗着欢喜宗和女罗刹的真力。打了一个旗鼓相当。

    可是多措的真力。似乎越战越强,金花迟早会撑不住的。

    忽然,一个白色瓷瓶落在我的身边。正是金花丢下来的。

    卓越眼尖手快,立即从地上将白色瓷瓶捡起来。打开之后,从里面倒出来两枚黑色的药丸。给我喂了下去。

    顿时,我感觉到胸口有一丝温暖散开。体内停止不动的真力,又像是河水般流动起来。全身很快便有了力气。

    我盘膝而坐,双掌相对。运功让体内的真力,像是大江大河般,流动起来。

    半空中,金花又和多措斗了几十个回合,已经显得有些吃力了。

    只见她的金属手套落在多措的背上,抓出了几道血痕。

    多措又是一声暴喝,掌中的真力狂暴无比,一掌拍向金花的头顶。

    她的反应也是灵敏至极,一个转身,躲过了落下来的铁掌,掌力落在地上,立即又是一个很深的坑,这家伙的真力变-态到难以形容,而且和易筋经一样,仿佛无穷无尽,霸道至极。

    倏忽,金花追身而上,双掌再次向着多措的双肩落下,这次她掌心的真力,比前面几次更大强大,想要和多措拼个你死我活。

    可是这老家伙狡猾至极,并没有硬接金花的双掌,闪身躲过之后,转身就是一掌拍在了金花的背上。

    顿时,她像是断了翅膀的鸟,从空中落下来。

    转眼之间,金花又从地上站起来,双眼也变得赤红如雪,再次朝着多措而去。

    “我不想杀你,不过,你既然这么想死,我成全你好了。”多措声若惊雷说道,也朝着金花冲杀过去。

    这次,金花每一招都是拼命的杀招,就算自己死在多措的手里,也要让他身受重伤,没有办法对我形成威胁。

    多措的实力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我忽然明白老神女临死之前的话,只有找到金刀,才能对付多措的。

    看来老神女已经看透多措深藏不露的修为,所以才会这样说,这金刀想必是克制多措真力的宝器。

    多措看到金花用的都是同归于尽的招式,也不敢轻易靠近,女罗刹的内力修为全都被金花所吸,她的真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两个人又是缠斗了半天,金花的动作稍有迟缓,她刚才受了多措霸道无比的两掌,五脏已经受伤,现在不过是凭借一口气维持而已,而且这种同归于尽的招式,最是耗费真力。

    倏忽,金花双掌再次出动,她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必须在真力耗尽之前,

    将多措打成重伤,这样我才能有一点胜算。

    多措冷冷一笑,双掌迎面而上,想要将金花震毙。可是金花中途双掌下落,将胸前大开,自己的双掌向着多措的腹部落下。

    多措想要双掌回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双掌凶猛无匹打在金花胸口的同时,自己的腹部也被金花的金属手套抓出了几条长口子,肠子几乎就要被扯出来了。

    擦咔两声,金花的双臂被多措的真力齐齐斩断,整个人像是断线的风筝落下来。

    多措也落在地上,将金花的金属手套拿下来,坐在地上运功疗伤。

    我一步上前,将金花接在了怀里,她的双臂鲜血喷溅,我点了两处穴-道,才将血止住了,白琪琪和卓越吓得面色苍白。

    “你怎么这么傻,没有必要和他拼命的。”我紧紧抱着金花,不管她曾经对我做了什么,现在用命还我,就已经够了。

    金花有气无力笑道:“他要杀你,我不能让你死,我从来没有想要杀了你,我只想带你离开羊城,让你永远陪在我的身边,远离这些女人,只有我们两个人,我知道你嫌弃我的.......”

    她的眼泪缓缓落出来:“我知道,你嫌弃我出身不干净,可是自从遇见你以后,我的心里只有你,再也没有别的人,可是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三番二次拒绝.......”

    “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嫌弃过你的出身,我只会因为你的经历更加心疼你,这几次真的是我有事情,我没有嫌弃你,从来都没有.......”我紧紧抱着金花,心里却是悔恨万分,要是我多给她一点时间,也许今天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都是我的错,我没有顾及你的感受,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轻轻吻着金花被鲜血染红的脸,心都要碎了。

    “原来是这样,我努力练习武功,不惜让人将女罗刹的抢回来,吸走她的真力,就是为了能够带走你,可是我知道就算自己带走你的人,你的心还留在她们身上,我知道你是骗我的,你不会跟我走......走的......”金花的身子越来越冰凉。

    她的眼睛忽然透着一抹光明,紧紧抱着我说道:“我知道你是骗我的,可是我不后悔,这辈子做你一次的女人,已经足够......足够了......”

    回光返照之后,她的双眼缓缓闭上了,鼻子之间已经没有气息了。

    我紧紧-咬着嘴唇,却哭不出声来,只是紧紧吻着她的脸,多么希望她能够睁开眼睛,再叫我一声杨哥,哪怕一句话都不说也好,静静看着我也好的。

    可是这都是过去了,金花每次见到我都想要把自己给我,是因为她内心的自卑,她一直对自己的出身耿耿于怀,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向我表达自己的爱,想要将我留在自己的身边。

    白雪纷飞,六月的羊城,变成了一座伤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