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接连失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接连失踪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5-17 21:39:52|字数:2028

    书店里一片狼藉,地上横七竖八倒着十几具影卫的尸体,乔珍已经不见了。

    莫羽辰眉头紧锁,一筹莫展,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忽然,他看到地上其中一具尸体似乎动了一下,便立即命令赵山和陈武,将那具尸体翻了过来,所幸这个影卫只是受了重伤,没有断气。

    莫羽辰迅速给他输了真气,影卫缓缓睁开眼睛,脸上的血迹未干。

    “发生了什么事情?乔小姐呢?”莫羽辰连声问道,将乔珍丢了,他不知道后面怎么向我交待,心中自责不已。

    那个影卫气息微弱说道:“老大,你们离开之后,两个黑衣人便冲进了书店,见到人就杀,他们的武功十分厉害,兄弟们不是对手,全都被杀了。”

    莫羽辰再次焦急万分问道:“那乔小姐呢?她去了哪里?”

    “乔小姐被那两个人抓走了。”影卫低声说道。

    莫羽辰冷声问道:“那两个人有没有留下什么话?”他想对方不可能无缘无故将乔珍抓走,想要从对方留下来的话里,找到一些线索。

    不过很快他就失望了,那个影卫摇头说道:“没有,他们杀了兄弟们之后,便将乔小姐打晕,然后将她带走了。”

    莫羽辰在地上来回走了好几圈,现在我被关在警察局,乔珍又不知道被谁抓走了,情况越来越复杂了,他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

    “赵山,你立即带着他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养伤,陈武去召集另外的影卫,我们稍后汇合。”莫羽辰命令道,他清楚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随后,赵山扶着重伤的影卫和陈武离开了。

    莫羽辰看着眼前这一切,随后拿出了手机,想要给林菲菲打电话,请求他们的支援,现在京城的局势,自己一个人应付不来。

    就在此时,他听到门外有人走进来了,便立即躲在了一个柜子后面。

    等到来人走进了,他才看清楚,来人是宁雨檬。

    原来我和宁雨檬约好在酒店见面,她在酒店等了我半天,见我没有回来,便前来书店找我,她知道这里是影卫在京城的总部。

    “宁警官,你怎么来了?”莫羽辰从柜子后面走了出去。

    宁雨檬看到地上的死人,便知道这里情况不妙,随后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去酒店找杨宇,没有找到她,所以便来这里找他。”

    “宁警官,你不知道吗?杨哥被警察抓走了。”莫羽辰说道。

    宁雨檬身子一颤,看着他连声问道:“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宇怎么会被警察抓走了,他不是刚到京城吗?”

    她像是连珠炮似的,问了一大堆的问题。

    “他们诬陷主人杀了一个叫做杜欢的女人,所以便将他带走了。”莫羽辰垂头丧气说道,看到死去的影卫,心情更加沉重。

    宁雨檬立即说道:“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警察局看他。”

    话音未落,人已经朝着楼下而去,身形如影

    六月的夜晚,本来应该是闷热的,却不知为何今晚忽然变得有些阴冷。

    严韶宁和神秘女人相对而坐,客厅里并没有开灯。

    黑暗之中,只看到女人手中的烟火灭明,不觉之间,她已经抽了好几根。

    听到我被诬陷杀人,被警察抓走了,她的心里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担忧。

    “颜姐,这小子被警察抓走了,需不需要我在警局做了他,给你报仇。”严韶宁语气之中透着几分冷意和杀气,这是个好机会,就算我死在了警局,也没有人怀疑到是他们做的。

    神秘女人想了一下,摇头说道:“不着急,我还没有玩够,等等再说吧!”

    “你是舍不得他死吧!”严韶宁一针见血说道,眼底透着更冷的杀机。

    神秘女人像是猫被踩到了尾巴似的,起身说道:“我舍不得那小子死,你是在逗我吗?我只是不想他这么痛快死掉,你见过猫捉老鼠吗?我还没有玩够,他当然不能死了,再说我们手中有他的三个女人,难道还害怕他能翻天不成?”

    乔珍正是被严韶宁抓走的,在莫羽辰离开之后,他便命令手下杀进了影卫总部。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颜姐说的也是,你要是想和那个小子玩,我陪你一起玩,知道玩到你没有兴趣,我们再动手也不迟。”严韶宁温声说道,将心里的杀气藏了起来。

    神秘女人走过去,坐在了严韶宁的腿上,轻轻抚-摸着他的脸说道:“这才是姐姐的好弟弟,好戏还在后面,我们慢慢看就是了。”她又在严韶宁的脸上,轻轻送上了一记香吻。

    严韶宁身体某个部位起了变化,他伸手想要将神秘女人揽入怀中,进行下一步的行动,神秘女人却站了起来,用手挡住了严韶宁吻过来的唇。

    “你要着急呀!现在还不是时候,只要杨宇死了,姐姐后半生都是你的人,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神秘女人娇笑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又点了一支烟。

    空气里,都是淡淡的薄荷清香,煞是好闻。

    每次严韶宁想要进一步行动的时候,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也有自己的欲-望和需求,可是听到神秘女人这几句话,他就告诉自己再等等也是值得的。余生还长,有的是时间缠-绵悱恻,巫山云雨。

    “那小子在警察局怎么样?”神秘女人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优雅的烟圈。

    严韶宁说道:“还好!苏忠想要将他屈打成招,结果被这小子给阴了,一只手都给废掉了。”严家的眼线遍布京城,像警察局这种地方,当然不会错过的。

    “这小子不简单,他这是自讨苦吃。”神秘女人有些幸灾乐祸说道。

    严韶宁笑道:“颜姐,我怎么越听越觉得你对那小子很担心呀!”他的语气里不觉之间,已经多了几分醋意。

    “哈哈,你吃醋了吗?”神秘女人笑道:“不过你吃醋的样子,真的好可爱。我有些困了,就先去睡了。”

    严韶宁什么话都没有,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