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挡我者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来人,给我将她抓起来,然后给我剥光了。赏给兄弟们!”张超坐在椅子上。冷冷看着春花说道。

    四个黑衣人听到张超将这个绝色美人赏给他们。一个个眼睛冒着星光,两个黑衣人朝着春花冲过来。

    春花手中没有什么武器,随手抓起床-上的两个枕头。朝着他们丢过去。

    就在两个人闪躲的瞬间,春花从床-上跳下来。已经到了窗户的位置。

    两个黑衣人立即冲过来。手中多了两把短刀,散发着令人胆寒的光芒。手起刀落,向着春花劈落而下。

    这两个黑衣人都是通灵境的修为,一个春花都不是对手。可是他们想要抓活口。所以出招并没有下死手。

    刀光斩落,春花向后一闪,窗户顺便便被劈成了两半。

    一个黑衣人身形如风而来。倏忽之间,已经到了春花的身前。她双掌齐出,想要挡住黑衣人的进攻。黑衣人手中短刀向后一丢,也是双掌齐上。

    四掌相接。只听见咔擦两声,春花的两只胳膊便被震断了、

    黑衣人趁势一脚踢在了春花的双-腿上。她两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你不是我们的对手。今夜就好好伺候大-爷们吧!”黑衣人朝着春花走去,脸上带着淫-邪的笑意,他虽然玩过不少的女人,但是春花这样的大美人还是少见。

    张超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看向春花说道:“你是不是姓杨那小子派来的?”

    春花抬头看着他,一脸不屈说道:“就你这样的无耻之徒,还没有资格知道我主人的名字。”

    说话之间,口中几分飞针风驰电掣朝着张超飞射而去。

    这里四个黑衣人的武功都要高出春花不少,但是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一招,想要冲上去保护张超,已经为时已晚。

    飞针速度之快,疾若闪电。

    惊变之下,张超一把将旁边一个黑衣人抓过来,挡住了急射而来的飞针。

    那个黑衣人立即倒在地上,脸色瞬间变黑,这飞针有剧毒,只要中毒,便会立即毒发身亡的。

    “你给我杀了她!千刀万剐!”张超暴怒说道,自己就要冲过来。

    两个黑衣人虽然舍不得这样的美人香消玉殒,但是张超的命令也不敢违抗,举刀便朝着春花的身上落下。

    春花双眼紧闭,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她的嘴角带着一抹温柔的笑意,能够为我执行任务而死,也是不错的结局。

    哐当两声,两个黑衣人手中的短刀被震落在地,两个人脸色大变,想要向后退去,将老子的女人打成这样,还想全身而退。

    鱼肠剑紧随其后,向着两个人的腹部划过去。

    两个黑衣人的轻功也不弱,腹部的衣服被划开了一道口子,但是并没有中致命的伤,他们退到了张超的身前,目光阴沉看着我和秋月。

    秋月弯腰将春花扶起来,带着哭腔说道;“你没事吧!没事吧!”

    两个人相依为命多年,姐妹情深,不是三言两语可以道清的。

    春花很坚强说道:“我没事。”她随后朝着我说道:“对不起,主人,我没有将这个畜生干掉,有负主人的托付。”

    我摆手示意她不要继续说下去,今天晚上无论如何,张超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房间。

    “姓杨的,果然是你。”张超有些震惊说道,方才他虽然猜到了春花的身份,但是并没有想到我会亲自前来金阳城。

    张超冷笑说道:“你可是杀人嫌疑犯,居然敢越狱到金阳城行凶,老子今天要将你抓-住送到京城,交给龙司令处理。”

    “是吗?我见过不少脸皮厚的人,但是像你这样的人,我倒还是真是第一次见到,贼喊捉贼,是谁杀了杜欢,难道还要我说吗?”我一脸平静说道,语气不急不躁。

    张超微微一怔,随后笑着说道:“就算是我杀了杜欢,嫁祸给你,你又能奈我何,你不要忘了,这里可是金阳城,是老子的地盘,你还想掀起什么风浪?”

    既然我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张超也不打算隐瞒了。

    “你难道没有听过血债血偿两个字吗?”我冷笑说道:“秋月,你照顾好春花,这三个废物,还有一个畜生交给我就好。”

    我缓步向前走去,手中鱼肠剑拖在地上,必须速战速决。

    刹那间,我已经到了三个黑衣人的身前,鱼肠剑向前刺去,朝着三个人里面武功较弱的人攻去,两个黑衣人手中的短刀也在瞬间落下。

    又是哐当几声,两把短刀从我的身后落下,却被我强大真力形成的罡气给挡住了,看来这易筋经的内力和巨蟒宝血结合之后,果然不同凡响。

    我虽然没有练过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硬气功,可是这股罡气却比金钟罩铁布衫厉害多了,刀枪不入,而且还会进行反噬。

    两个黑衣人感觉到手腕一阵酸麻,手里的短刀都要握不住了。

    就在同时,那个武功稍弱一些的黑衣人,已经被我一剑结果了性命,脖子上有一道薄如蝉翼的伤口,却足够致命。

    张超向后退去,两个黑衣人向前而来,挡在了张超的身前。

    倏忽之间,两个黑衣人再次冲过来,两个人知道我罡气的厉害,便在我的周围缠斗,寻找进攻的机会。

    这两个家伙脚下的步法灵活飘逸,忽左忽右,而且彼此之间配合的天衣无缝,我一时之间也不能将两个人拿下来。

    三个人又缠斗了几十个回合,两个黑衣人全都挂彩了,但都不是致命伤。

    张超看到情况不妙,便要向外冲去,秋月立即向上挡住了他的去路。

    “敢挡老子的路,找死!”张超一声怒喝,手中短刀朝着秋月劈落而下,刀气凛然,威力极强。

    秋月向后退去,手中的软鞭已经毫不留情招呼上去了,短刀落在软鞭之上,并没有将软鞭斩断,反而被软鞭卷住,秋月向后一用力,几乎要将张超手中的短刀拽落,张超手腕一拧,硬生生将短刀的刀柄牢牢握住了。

    顿时,两个人形成了对峙之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