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塞北三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塞北三狼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5-24 12:09:14|字数:2036

    这边,我手中鱼肠剑一道剑光如同虹光飘落在两个黑衣人的身上,其中一个黑衣人被我的剑气拦腰斩成了两段,刚才那一剑之中,我用了十成的真力。

    另一个黑衣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手中的短刀被斩成了两截,胸口也是一道很深的伤口,倒在了地上,还想站起来的时候,我快步向前,一剑刺穿了他的喉咙。

    随后,鱼肠剑向着张超斩出,气势汹汹。

    就在此时,从外面冲进来三个人,也都是一身黑衣,每个人手里拿着的兵器都不同,其中一个拿着一把熟铜棍,另一个则是一杆钩镰枪,剩下的手里拿着两个铜钵,可能是因为染血太多,发出深沉的暗红色。

    熟铜棍向前一挡,便将鱼肠剑挡住了,那个钩镰枪的黑衣人已经朝着秋月的腹部刺过来,我挥剑一挡,护着秋月向后退去。

    “你先带着春花走,这里交给我就好。”我回头看着两个人命令道。

    这三个家伙才是真正的高手,三个人都是圣天境的修为,十分辣手。

    春花秋月也看出来这三个人不好惹,纷纷摇头说道:“主人,今天就算死在这里,我们也不会离开的,我们要和你同生共死。”

    “你们难道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吗?立即离开这里,我可不想狗血溅在你们的身上。”我冷声说道,就算她们留在这里也没有用。

    张超得意洋洋说道:“姓杨的,你们今天谁都走不了,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处。”他朝着那个拿着钩镰枪的中年看去,随后说道:“黑狼,给我-干掉他!”

    “你们是塞北三狼!”我沉声说道,我曾经听一木和尚提起过这个三个人,此三人是东北地区有名的高手,一木和尚曾经和他们交过手,至于胜负如何,他并没有说起过,只是嘱咐我-日后遇到塞北三狼,必须小心应对才是。

    第一时间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黑狼冷笑道:“当年让一木和尚捡了一条命,你小子可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已经看出我的武功出自少林寺,内力修为是易筋经的真力。

    “原来我师父说的就是你们三个废物呀!”我朝着三个人看过去,冷声说道。

    手里拿着熟铜棍,脸如白雪的中年快步走出来,此人正是塞北三狼之中的白狼。

    白狼看着我冷声说道:“大哥,这小子交给我就好了,不过是通灵境的修为而已,也敢在我们兄弟面前造次!”

    说话之间,手中熟铜棍卷起一阵疾风,便朝着我冲过来。

    少林寺的武功向来以棍法著称,天下武功出少林,天下的棍法也不外乎这个道理。

    白狼的棍法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可是厉害之处在于此人的内功修为,端的霸道无比,比我前面见过的人都厉害。

    我运足了十成真力,就算是巨石也能被我震成碎块,但是落在白狼的身上,却没有任何作用,发出一声闷响。

    “小子,内力比一木和尚还要厉害很多呀!”白狼冷笑说道,手中熟铜棍秋风扫落叶般横扫而来,力道惊人。

    我向后退去,熟铜棍在桌子上,桌子瞬间碎成了几块,地上出现了一个坑。

    鱼肠剑一招日出东山,掌中真力催动,一道红光在尖端闪动,刺得人眼睛睁不开,我趁机朝着白狼杀过去。

    熟铜棍在地上狠狠一砸,整座房子像是地震一般晃动起来,随后横空而起,鱼肠剑和熟铜棍相交,这熟铜棍也是非凡之物所铸造的,棍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倏忽,两个人向后退去,落在地上,退了好几步,这才稳住了身形。

    今晚想要干掉张超看来不可能了,一个白狼对付起来都如此吃力,要是三个人联手,我恐怕撑不过三个回合。

    “怎么?害怕了吗?我还以为一木和尚的徒弟会不同常人,没有想到也是个胆小鬼。”手里拿着两个铜钵,脸色像是尚未熟透的青杏中年冷笑说道,他似乎已经看出了我打算逃走的想法。

    我冷哼一声说道:“大不了一死而已,有什么好怕的,你们三个可以一起上,小爷我要是说个怕字,就不是个男人。”

    这三个人的实力远远超出我的预估,张超手下有这样的高手,怪不得他为非作歹这么多年,还能安然无恙活着。

    看样子我今天是没有退路了,狭路相逢勇者胜,也只能拼一把了。

    “就凭你也值得我们兄弟三人联手,简直是笑话。”黑狼一脸嘲讽说道,手里的钩镰枪放在一边。

    “受死吧!小子!”白狼又冲过来了,这次手中熟铜棍凌空落下,力若千钧,要是受了这一棍,不死也要成重伤。

    我迅速向后退去,并没有正面硬刚,塞北三狼的修为虽然比我强,可是易筋经内力有他们无法比拟的优势,就是真力永远不会枯竭,源源不绝。

    第一时间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白狼手中熟铜棍一招落空,向前又是一扫,我凌空而起,站在了熟铜棍的另一头,一招泰山压顶,将白狼拖住,中指微微一屈,便要用一指禅的功夫,送给白狼一个大礼。

    “不好,一指禅功!”黑狼暴喝一声,手中钩镰枪在白狼的前面落下,挡住了我内力催动的气剑,要是没有黑狼出手,这一招最少也能将白狼的兵器夺下。

    “刚才不是说好,单打独斗吗?现在怎么出手了。”我从白狼的熟铜棍上跳下来,谈笑自若说道,一副完全不将塞北三狼放在眼里的样子。

    白狼朝着黑狼看了一眼,冷声说道:“大哥,这小子交给我就好,今晚我一定要将他打成肉饼,然后烤熟了吃掉。”

    话音刚落,白狼便一副凶声恶煞的样子冲过来,熟铜棍力大无穷落下,就在我想要避其锋芒的时候,白狼居然将熟铜棍丢掉,双拳像是石头般跟着砸落下来。

    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胸口结结实实挨了两拳,顿时气血翻腾,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半跪在地上。

    白狼却没有给我喘气的半分机会,双拳再次落下来。

    我微微一笑,左手握着鱼肠剑,另一只手藏在身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