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七章螳螂捕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百四十七章螳螂捕蝉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7-10-09 21:25:53|字数:1925

    “阿冷!”

    我大叫道,脑袋一片空白。

    砰!

    又是一声枪响,子弹擦着冷雨的身体穿了过去。

    冷雨的身形只是停顿了不到一秒钟,便直接进入了化工厂里面。

    没事?太好了!

    我松了一口气,飞快的跟上。

    ………

    而此时,武城郊外的某处。

    一辆白色的宝马X6在一座小四合院门口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和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从车上跳了下来。

    下车后,迷彩服男人走上前,敲了敲门,三短两长。

    “哐当!”

    一声轻响,大门打开,一个八字胡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一眼两个来人,随即笑着说道:“进来吧,三爷已经恭候多时了!”

    说着,八字胡男人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好的!”

    免-费-首-发→【追】【书】【帮】

    网-址:【w】【w】【w】.zhuishubang.【c】【o】【m】

    迷彩服男人没有说话,西装革履男应了一声,然后带着迷彩服男人大步朝四合院里面走去。

    四合院看着不大,但却别有洞天,穿过大厅后,两人径直来到了后面的院中院,最后,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门口停下。

    这一次,西装革履男亲自上前,敲了敲门,恭敬的说道:“三爷,我们回来了!”

    “进来吧!”

    很快,房间里面传来了一声沙哑低沉的应喝声。

    西装男没有犹豫,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门后,先是一个会客厅,在会客厅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女人的双眸紧闭,看样子,似乎已经昏睡了过去。

    看到女人后西装男的脸上先是闪过一抹怒色,随即很快就掩饰了过去。

    而迷彩服男人则是面无表情,似乎并不认识这个女人。

    穿过大厅,便是一间书房,书房的门开着,一个穿着黑色马褂,相貌狠厉的中年男人正坐在书桌后面,手里拿着一本春秋,专心致志的读着。

    “三爷!”

    西装男恭敬的打了一个招呼道。

    “嗯,辛苦了!随便坐吧!”

    中年男人放下书,指了指对面的两把椅子说道。

    “好的!”

    西装男应了一声,走到一把椅子前坐下。

    迷彩服男人点了点头,也走到另外一张椅子前坐下。

    “三爷,我们失败了……”

    西装男犹豫了一下,最后有些灰心丧气的说道。

    中年男人闻言,眼中不易察觉的闪过一抹怒色,随即点了一支烟,笑眯眯的问道:“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你告诉我,你是边防部队出身的,你的手底下有好几个过命的兄弟,要弄死杨宇,易如反掌,所以我才要枪给枪,要人给人,要资料给资料!结果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你们却告诉我,任务失败了,拿我黄三当礼拜天过?”

    说到最后,中年男人的语气顿时冷了几分。

    “不,不是,三爷您误会了,我绝对不敢!要不是您找上我,我明凯这辈子也不可能有报仇的机会啊!”

    西装男摆了摆手,赶紧站起身解释道:“这次是个小小的失误,我还是有些低估杨宇这家伙的实力了,我的那些兄弟,都栽在了他的手里,要不是有个兄弟留下来拼死掩护我们,我想我们也很难活着回来!不过,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三爷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下一次,我一定不会再失败了!”

    “下一次?”

    中年男人不屑一笑,随即说道:“你知道你们这一次闹出了多大的动静么?不但绑架了人质,连枪这种管制武器都拿出来了,警察很快就会赶到那个废弃化工厂,你还是先祈祷一下警方不会查到你们的头上吧!”

    “不会!三爷你放心吧,我那些兄弟是绝对不会出卖我的,杨宇就算他知道这事是我干的,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只要三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够成功的!”明凯信誓旦旦的说道。

    “不用了,这段时间你们先找一个地方躲躲,让我来陪他过两招,我倒要看看,这个杨宇,到底有几斤几两!”

    中年男人不容置疑的说道。

    明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当明凯和迷彩服男人离开后,中年男人才从书房里面走了出来,然后径直走到会客厅的沙发前坐下。

    http://www.zhuishubang.com/

    等了好一会时间,文雯才终于悠悠的醒了过来,然后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看到面前的场景后,顿时露出了惊慌的神色,“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里?!”

    “文小姐是吧?别激动,我是黄明礼,道上的人叫我一声三爷!抱歉没经过你的同意就这么冒昧的把你请来了,不过你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帮个小忙!”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我记得下班后,我就坐车回家了,在经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我一下,我正准备回头,就有人用手帕捂住了我的嘴巴,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文雯回忆了一下,随即愤怒的瞪着中年男人说道:“是你!那些人是你派来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呵呵,我刚才已经说了,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小忙!”

    中年男人笑了笑,然后拿起茶几上的茶壶,给文雯倒了一杯茶,缓缓说道:“我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他叫黄子涛,这小子从小就不学好,读大学后成天跟着一群狐朋狗友鬼混,怎么骂也不求上进!前几天,我听说他跟别人打架,两条腿让别人给打断了,连肋骨也断了几根,不管怎么说,再不成器他都是我的儿子,看到他这样子,我实在痛心疾首啊!”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文雯冷冷的问道。

    “的确没什么关系……”

    中年男人摇摇头,从茶几上端起一杯茶,浅浅的岬了一口,继续道:“不知道杨宇这个名字,文小姐你熟悉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