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七十二章抵押车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唉!你这傻孩子,你这又是何苦呢!”中年美妇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

    白琪琪闻言。擦了擦眼泪。随即笑着说道:“没事。妈,你不用管我,我突然有些饿了。好想吃你做的打卤面!”

    “好好!你等着,妈这就去给你做!”

    看到白琪琪笑了。白母的情绪也好了许多。起身高兴的说道。

    “嗯!谢谢妈妈!”

    白琪琪点了点头,忽然说道:“对了妈。你顺便帮我把张妈也叫过来吧,我有些事想问问她!”

    白母听后,脚步一顿。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儿想问什么。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

    等到白母走后,白琪琪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眼泪再一次无声的落了下来。

    她知道。自己唯一的依靠已经不在了,所以。她必须要坚强,不能在别人的面前露出一丝软弱的模样……

    白母离开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张妈便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这时候。白琪琪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恢复了之前那副冰冷镇静的样子。

    “小姐。夫人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妈进屋后。看着白琪琪问道。

    “也没什么事,就是有些心里话,想对张妈你说说!”

    白琪琪笑了笑,然后让张妈坐下,才对她说道:“张妈,你来我们家,也有十多年了吧?这段时间,爷爷一直在生病,辛苦你照顾他了!”

    “嗨,小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当年要不是白家,我早就被那些拐卖妇女的人贩子给卖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白家对我有恩,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应该的!只可惜老太爷……唉!”

    张妈满脸悲容的说道。

    看的出来,她是发自内心的悲伤,并不是假装出来的。

    白老太爷在世的时候,对他们这些佣人一直很照顾,从来没把他们当做佣人看待,所以对于老太爷的去世,白家的很多跟随他多年的佣人都十分难过。

    “张妈,你先别难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第一个发现我爷爷去世的人,对么?”

    白琪琪安慰了张妈一句,然后目光温和的看着她问道。

    “没错,老太爷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每天晚上我都要去他的房间看上好几次,担心他会出现什么意外,没想到,昨天夜里凌晨,我去老太爷房间的时候,就发现他人已经不行了,当时我就赶紧叫醒了其他人,然后去把王太医叫了过来,可是老太爷还是走了……”

    张妈说着,不停的抹着眼泪,一副伤心的样子。

    听完张妈的话之后,白琪琪皱了皱眉,随即再次盯着她问道:“张妈,你实话告诉我,爷爷的死,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古怪之处?”

    “古怪?什么古怪?王太医不是也说了,老太爷是病逝的么?小姐,你为什么这么问?”张妈闻言,抬起头,有些疑惑的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没别的意思,张妈你别对其他人说!”

    白琪琪摆了摆手,随即将手放在张妈的肩膀上,说道:“张妈,爷爷生前对你们这些佣人怎么样,你们心里清楚,现在,他不明不白的走了,总得有人给个解释,你说,对吧?”

    张妈低下头,不说话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

    当我开着车,一路来到白家庄园的时候,天已经黑尽了。

    但整个白家依旧灯火通明,一片缟素。

    这时候,庄园的外面,已经停了不少车了,都是跟白家有旧,听说白老太爷去世,前来吊唁的人。

    我把车停好后,给琪琪姐打了一个电话,发现依旧无法接通后,便直接朝着庄园里面走去。

    谁知,刚走到庄园门口,就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杨宇,你怎么来了!”

    白龙正在送一个前来吊唁的亲戚离开的时候,没想到,竟然会和我迎面碰上,顿时脸色有些不善的说道。

    “哈哈!白少!好久不见,我是特地来给你送解药的啊,怎么,这么快就把我这个老朋友给忘了?”

    我大笑一声,张开双臂朝着白龙走了过去。

    “杨宇,你少跟我来这套!我已经知道了,你给我吃的不过是普通的泻药而已,根本不是什么毒药!”

    白龙躲开了我的拥抱,眼神恶毒的看着我说道。

    我收回双手,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白龙,他是?”

    这时,白龙旁边的那位亲戚也停下脚步,指着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哦,舅舅,他是我姐在蓉城收的干弟弟,听说两人好像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呢!”

    白龙听到那亲戚的问话之后,生怕我开口把他之前的那些勾当说出来,连忙抢先一步说道。

    现在白老太爷一走,白家群龙无首,也终于让他看到了一丝上位的希望,他深知自己父亲是个志大才疏的人,只要二房能坐上白家家主的位置,最后掌控大权的人,还是他,所以,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展现出一些足够的德行和才能来。

    听到白龙的介绍后,那亲戚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厌恶的神色,“不像话,实在是不像话!堂堂的白家大小姐,竟然和这样的阿猫阿狗鬼混!难怪老太爷临走也不愿意把权力交到大房的手中,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嘛!”

    “呵呵,舅舅说的对啊!我当时也私下给我姐说过这话,让她不要和这小子来往了,可是她不听啊!唉!你看,这不,人都找上门来了?真是有辱家门啊!”

    白龙冷笑一声,一脸无奈的说道。

    “不能进!绝对不能放他进去!我们白家可是大门大户,要是随随便便来些阿猫阿狗都能进去,那像什么话?再说,万一有些人手脚不干净,趁着白家办丧事,顺手拿走一些值钱的东西,上哪儿找去?”那亲戚一脸尖酸刻薄的说道。

    “嗯!舅舅说的是!看来今天更不能让他进去了!”

    白龙点点头,笑着说道。

    他今天是主家,有些话,他没法说,也不能说。但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效果也是一样的。

    我笑了笑,然后抬起手,拿出兰博基尼的车钥匙晃了晃,说道:“要不,我用这个做抵押,就进去看一眼,只看一眼,见到我想见的人,立马转身离开,怎么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