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七十九章知人知面不知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是说恭叔有问题么?”

    琪琪姐想了想,看着我问道。

    “嗯,琪琪姐你想过没有。在这样的时候。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或者说。他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他是来收买那个王太医的话,那么我想,我们今天怕是要无功而返了。因为既然他敢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他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能够买通那个王太医!”

    我死死的盯着药铺的后门。凝声说道。

    “的确有这种可能。不过,也有可能他们并没有谈妥。所以他才会急匆匆的离开。王太医跟我爷爷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一直在我们家当私人医生,我相信他应该没那么容易被收买的。”琪琪姐沉声说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之前那个张妈不也是这样么?走吧。既然来了,总要去看看才行。”

    我笑了笑,然后抬脚朝着药铺的后门走去。

    琪琪姐顿了一下。也跟了上来。

    到门口后,琪琪姐敲了敲门。有两个药铺的学徒走了出来。

    琪琪姐报上了自己的身份,那两个学徒对视了一眼。嘀咕了一句,怎么又是白家的人?

    不过。两人还是恭敬的将琪琪姐恭敬的请进了药铺里面。

    在药铺里面,我们终于见到了白家的那个私人医生。王太医。

    王太医大概五十来岁的年纪,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衫。留着山羊胡,须发皆白,但因为保养得当,脸上的皮肤十分光滑,整个人也很有精神,看起来有几分鹤发童颜的味道。

    “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白老临走之前,还一直跟我念叨着你,说现在白家四面环敌,不知道他走了以后,你该怎么办呢!”

    王太医看到琪琪姐后,叹息着说道。

    琪琪姐闻言,娇躯一颤,但很快便坚强的笑着说道:“王老,爷爷生前多亏有你照顾他,好几次都是你把他老人家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虽然他已经走了,但是您对我们白家的大恩大德,我们白家的子孙一定不会忘记的!”

    “唉!说这些干嘛,我和你爷爷也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但这一走,其实我心里也很难受!过了今天,我就打算封针了,从此不再出诊,当个闲云野鹤的散人罢了!”王太医声音萧瑟的说道,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垂暮之气。

    “什么?王老您要封针了?”

    琪琪姐听后,有些惊讶的说道。

    “没错,人活一世,知音难求,当初我还是个医馆小学徒的时候,多亏白老对我诸多提携,白老走后,我也没有心思再替别人治病了,不如就此归隐了!”王太医点头道。

    说完,他看了我一眼,对琪琪姐问道:“对了,这位小友是?”

    “哦!王老,差点忘了给你介绍了,他是我的朋友,姓杨,叫杨宇!”

    琪琪姐先是一愣,随即连忙指着我介绍道。

    “王太医你好,久仰大名了!”

    我笑了笑,赶紧主动上前招呼道。

    “嗯!年轻人精气神十足,双目炯炯有神,看来应该是位练家子吧?”

    王太医点了点头,看着我说道。

    “学过一些功夫,不过都是些花架子,不值一提!”

    我笑着说道。

    要是老和尚一木知道我这样说他们少林的上乘武功,估计怕是会气的吐血三升吧?

    “呵呵,年纪轻轻,一身修为,却又不骄不躁,杨小友将来必定大有前途啊!”

    王太医呵呵一笑,更加欣赏的看着我说道。

    “王老谬赞了!”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王太医也没多说,一拍脑袋,指着厅堂里面,然后对我和琪琪姐说道:“看我这记性,跟你们聊了半天,都忘记请你们进去坐了,大小姐,杨小友,都进来坐吧!”

    我和琪琪姐点了点头,也没有客气,直接便跟着王太医走进了厅堂。

    分宾主落座后,王太医吩咐药铺的学徒上了两杯茶,然后一边喝茶,一边跟我们闲聊着。

    等到时机差不多了之后,我才开口问道:“王老,我想问问,白老太医到底得的是什么病,为什么会走的如此突然?”

    有些问题,琪琪姐不太方便开口,所以只能由我这个局外人来代劳了。

    “都是些老毛病了,我按照以前的方子给他开的,本以为病情很快就能稳定下来,没想到,情况却越来越严重了,我以为是自己下药太重了,于是又给他减轻了药量,可是白老的状况却更加不容乐观了。我很奇怪,白老的这些老毛病,都是潜藏好多年的,之前用药也能控制下来,就算是突然爆发,也,也不至于走的那么仓促啊……”

    说到最后,王太医的脸上闪过一丝难过的神色。

    看得出来,对于白老的突然去世,他也十分自责。

    听完王太医的话之后,我和琪琪姐对视了一眼,随即,我看着王太医,继续问道:“这么说来,王老您对于白老太爷的死也有怀疑?”

    王太医闻言,顿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说道:“不好说,病情这种事情,瞬息万变,我也不敢保证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治好一个人,白老的死,有可能是身体里面潜藏的顽疾突然爆发,到了一个无法控制的地步,也说不一定。”

    我点了点头,有些失望。

    这时,琪琪姐忽然开口问道:“对了王老,刚才管家恭叔来过是么?”

    “恭叔?没有啊,他没来过!”

    王太医听了一愣,果断的摇头道。

    “没有来过?”

    琪琪姐皱了皱眉,然后看了我一眼,同时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讶和疑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