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章我有证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这件事情,原本我可以换一个很简单的方式来处理。

    只要我将国安的身份亮出来,所有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可是我却并没有这样做。因为时候还不到。在敌人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就暴露自己的底牌,这是一件十分不明智的事情。

    而且。在所有的故事中,没有秘密的人。往往也是死的最快的。所以,我必须要靠自己来妥善的解决这一切。

    听到我的话之后。那两个年轻警员的脸上,再次出现了动摇的神色。

    他们不过是一群小角色,在这场大人物之间的博弈中。无论得罪了哪一方。他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些家伙并不蠢,所以他们知道该如何选择,如果这时候。那个副局长还清醒着也就罢了,至少还有一个替他们抗事的人。但是现在那个副局长已经昏迷了,开枪杀人这个责任。他们谁都担不起。

    两个年轻警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情况了。

    “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这家伙是在吓唬你们呢!白家现在就是一头掉了牙的老虎。根本不足为惧!市局的防爆队也马上就要赶到了,立功就在现在。赶紧开枪杀了他,待会局长醒了我亲自给你们请功!”那个老警察见状,连忙喊道。

    谁知,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一道人影冲了进来,“马队长,不好了,白先生和那个律师找过来了,他们要求立刻见到白小姐!”

    听到这话之后,众人顿时更慌了。

    白家虽然不平从前,但在他们这些普通人的心中,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更何况,他们做的事情,本身就是违法的,别人不懂,白家的律师肯定是一清二楚的。

    计划很完善,可没想到发生了太多的意外,队长伤了,副局长也晕了,局长也是不见了踪影,现在分局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所以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栽赃嫁祸的事情肯定是不可能了,能自保就不错了。

    来人的话音刚落,这时,审讯室的门直接推开,一脸怒气的白平之和律师张伟走了进来。

    看到审讯室的情景后,两人都是忍不住愣了一下。

    此刻,两个警察正拿着枪对着我,而琪琪姐则被我护在身后,地上还有两个受伤昏迷的警察,不得不说,这场景,的确有些像是枪战片里面的经典场面。

    这特么是个什么情况?

    白平之和张伟同时在心里想到。

    不等他们发问,那个老警察便连忙凑了上去,然后看着白平之说道:“白先生,你来的正好,原本,我们想请您女儿和这位先生配合我们了解一下案情,没想到发生了一些意外,这位先生将我们副局长和一位同事都给打伤了。这种行为简直是目无王法,情节恶劣到了极点,所以不好意思,我们必须要将您女儿和这位先生逮捕!”

    听到老警察的话之后,白平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这位警官,你不会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事情……怎么到了这个地步了?”

    “现场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难不成,白先生你以为是我们自己将副局长和同事打成这样,然后栽赃嫁祸给您女儿和那位先生的?”

    老警察指着躺在地上的秃顶男,然后冷笑着对白平之他们说道。

    白平之听后,顿时沉默了,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放在了身旁的律师张伟身上。

    处理这些事情,律师比他们更加专业。

    张伟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然后上前对那个老警察说道:“警官你好,我是光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伟,麻烦你先让你的手下把枪收起来吧,万一走火了,对大家都不好。现场的情况我们都看见了,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把伤者送到医院去,至于其他的,我们待会再说,你觉得呢?”

    老警察闻言,想了想,随即点头道:“嗯,张律师言之有理。”

    说完,他才对那两个年轻警员挥了挥手,两人顿时把枪收了起来。

    随后,两人抬着秃顶男和一开始审讯我们的那个男人走了出去。

    当老警察等人都离开后,张伟才赶紧上前,看着琪琪姐说道:“白小姐,我希望你能立刻将你们进入警局以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们,千万不能有什么遗漏。”

    琪琪姐听了,点点头,将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听完琪琪姐的话之后,白平之和张伟的脸上都露出凝重的神色,显然,他们两人都感觉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这件事情我们并不占理,虽然对方刑讯逼供,试图将罪名安在白小姐你的头上,但是我们并没有证据,而且,袭警也是一个不小的罪名,要是没有一个合理解释,我想白小姐你恐怕暂时不能离开警局了。”

    “这可怎么办,张律师,你可一定要替我们家琪琪想想办法啊!”

    白平之一脸焦急的说道。

    现在的情况,他可以说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平时一个不太重视的小律师,此刻却已经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白先生,你先别着急,我已经在想办法了。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就是这位白小姐的朋友及时阻止了他们的刑讯逼供,否则白小姐一旦承认自己杀害了被害人王世贤,事情就更加棘手了。袭警虽然罪名不小,但只要我们能找到他们栽赃嫁祸的证据,未必就不能反咬他们一口,但唯一麻烦的就是,我们手里并没有证据……”

    张伟推了推金丝眼镜,满脸为难的说道。

    “我有证据。”

    我笑了笑,从身上拿出了手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