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零三章怪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妈的!差点把这家伙给忘了!

    听到这声音后,我瞬间回过神来,心中暗骂一声。然后擦了擦眼泪。快速的走了出去。

    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我要活下去,我还要带着琪琪姐平安离开这里……

    夕阳洒落一片余晖,江面上金光闪闪。

    当我从巨石后面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个邋遢的怪人朝我走了过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死死的紧握着鱼肠剑,看着他问道。

    怪人听到我的问话之后。脚步一顿。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随即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没有名字,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知道我的人。都叫我鬼王。”

    “鬼王?既然你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那你为什么要杀我?”

    我皱了皱眉,有些奇怪的问道。

    “交易。有人想要你的命,而他手里又恰好有我需要的东西。所以。我们打成了一致。”鬼王满脸狰狞的说道。

    “想要我命的人很多,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我冷笑一声。反手将鱼肠剑握在手上,死死的盯着鬼王说道。

    “就凭你?”鬼王一脸轻蔑的看着我。嘴角勾勒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就凭我。”

    我笑着说道。

    说完,我脚尖一点。手臂突然向前,然后用鱼肠剑朝着鬼王刺了过去。

    “自不量力!”

    鬼王冷哼一声。手腕一抖,他手中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顿时抖出了几朵剑花。然后一剑朝我斩了过来。

    “聪明的人用实力说话,只有愚蠢的人才会用嘴说话。”

    我勾了勾嘴角,身影一闪,瞬间躲开了鬼王手中的铁剑,紧接着人在空中,强行扭身,直接绕到了他的身后。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

    我知道正面交锋,鱼肠剑拼不过他手中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所以,我只能使用游身战术,紧贴着他进行攻击。

    鬼王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用余光看了我一眼,突然反手将铁剑握在手中,然后变斩为扫,大气磅礴的一剑朝我横扫了过来。

    妈的!这家伙果然厉害!

    我暗骂一声,再次快速的向后退去,不过,我也没有让他好过,后退的瞬间,我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子,朝着他的面门洒了过去。

    生死相搏,拼的不是谁的功夫高,而是谁更狠,谁更不择手段,只要能够干掉对方,卑鄙一点也无所谓。

    名声什么的,都是留给死人的。

    “无耻的家伙!”

    鬼王见状,大骂一声,赶紧抬起自己宽大的袖子,挡住了面门。

    机会来了!

    我双眼微眯,抓住机会,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直接握紧鱼肠剑,然后刺向了鬼王的胸口。

    谁知,就在我的匕首离他的胸口不到一寸距离的时候,他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拂袖子,用铁剑准确无误的挡住了我的鱼肠剑。

    “锵!”

    一道清脆的金铁交戈之声响起。

    向来无坚不摧的鱼肠剑,竟然没能斩断鬼王手中那柄锈迹斑斑,看起来不堪一击的铁剑。

    看来,这家伙比我想象中的更加不简单啊!

    我瞪大了眼睛,心中震惊到了极点。

    “砰!”

    鬼王反手一拍,直接一剑将我拍飞,然后大笑道:“快哉快哉!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了!愚蠢的土拨鼠,我一定会用我手中这把湛卢剑划破你的脖子,然后看着你的血一点一点流光!”

    卧槽!刚才不还是小老鼠么?什么时候又变成土拨鼠了?

    我翻了一个白眼,后退几步,勉强稳住身形,也对他笑着说道:“嗯,看来咱俩的想法是一致的,那就别废话了,我的女人还在等着我带她回家!”

    鬼王没有说话,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变得阴森可怖起来。一头乱蓬蓬的长发披散在脸上,再加上他那满脸的络腮胡子,让他整个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

    “轰隆!”

    一声巨响,天空中闪过一道银色的闪电,像是快要将苍穹给撕裂一般。

    紧接着,滂沱大雨突然落了下来,并且雨势越来越急,刚才还豆大的雨滴,骤然变成了狂风暴雨。

    初冬的第一场雨,到底是来了。

    凌冽的狂风呼啸,江边的野草被吹的左右摇摆不定,就像是要被连根拔起一般,江面上更是掀起了一阵一阵的波澜,浑浊的江水像是被突然煮沸了似得。

    “锵!”

    鬼王突然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手中的那把铁剑,然后猛的一拉,铁剑上的铁锈,竟然一点一点被他刮了下来。

    寒光一闪,就见到刚才还锈迹斑斑的铁剑,骤然变成了一柄锋利无比的精钢长剑。

    “老伙计,好久没见血了,我想你一定很寂寞吧?没关系,今天咱们就一起杀个痛快吧!桀桀桀……”

    鬼王轻轻的抚-摸着那把长剑,就像是在抚-摸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一样。

    说完,他突然转过头,满脸阴森的看着我,然后右手持剑,踏着雨水,飞快的朝我冲了过来。

    唰!

    到我面前的一瞬间,他双手握着剑柄,猛地一剑朝着我脑袋劈了下来。

    剑法以灵巧为主,但这家伙却横劈直砍,看似没有招数,却招招致命,极为古怪。

    湛卢剑也是古代十大名剑之一,相传是战国著名铸剑师欧冶子所造,无坚不摧,锋利无比。最后一个使用这把剑的人是大宋名将岳飞,岳飞在风波亭遇害以后,这把剑就失传了。

    没想到,时至今日,这把剑竟然落到了这个家伙的手上。

    难道说,他竟然是名将岳飞的传人?

    还没来得及多想,鬼王手中的剑已经到了我的面前,我赶紧挥起鱼肠剑格挡。

    “咔嚓!”一声,巨大的力道之下,我的身体顿时被撞的倒退了好几步,才终于将那反震力给卸下,但是虎口生疼,已经快要握不稳手中的鱼肠剑了。

    “桀桀桀!”

    鬼王声音怪异的狂笑几声,没有停留,依旧双手持剑,一剑接着一剑朝我砍了过来。

    招式大开大阖,连续不断,似乎想要凭借强大的力量和无坚不摧的湛卢将我生生压死。

    我咬紧牙关,拼命抵挡。

    “痛快!真是痛快啊!!愚蠢的米老鼠,来来来,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接下我多少剑!”

    鬼王狂笑着,甩了甩已经被大雨湿透的头发,突然加大了力道,一剑朝我斩来。

    那一剑,看似平淡无奇,却仿佛蕴含了天地的道义在里面一般,让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蚂蚁,无论怎样挣扎,也躲不开那浩荡的天谴。

    “人要灭我,我便杀了这人!天要亡我,我便逆了这天!”

    我大吼一声,双眼微眯,双手握紧剑柄,将丹田内的所有内力都汇聚在鱼肠剑上,紧接着猛然一剑挥出,“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