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三十七章中毒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是黄雄的人?”

    我瞬间转过头,冷冷的看着桃谷画里香问道。

    “黄雄?哼!那个蠢材还不配让我给他效力!连主人交给他的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该死!”

    桃谷画里香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此刻。她已经彻底撕下了伪装的面具。变成了一个冷血的杀手。

    主人?这好像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个称呼了,上一次是冷雨。

    真的很好奇,手底下养着这么多美女杀手的西南王。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没有多想,我看着桃谷画里香。淡淡一笑。说道:“不得不承认,你真的伪装的很好。我刚才虽然发现一丝端倪,但还是没有猜出你真正的身份。不过,你认为这样就能留下我么?”

    “呵呵。杨宇。别高兴的太早了,你先试着运一下内劲,就知道了!”

    桃谷画里香冷笑着说道。

    “嗯?”

    我皱了皱眉。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立马照她说的做了。但是没想到,无论我怎么用力。也没办法使出一丝一毫的内劲。

    不好!那杯美人醉有问题!

    我瞬间转过头,看着吧台上空酒杯。心中大惊,暗骂自己实在太大意了。

    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那口气没了。我的实力将会大打折扣!

    在这个危机万分的时刻,这个打击,无疑是致命的!

    ”怎么样,感觉出来了吧?你现在已经无法使用内劲了,我看你还怎么跟我斗!”

    桃谷画里香仰着小脑袋,有些得意的说道。

    “你也喝了那杯酒,为什么没有事情?”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问道。

    “因为那毒药是专门为你炼制的,可以让你在短时间内失去所有内劲,但对我却没用,主人神机妙算,早就猜出来你身上有功夫,所以提前想好了对付你的办法!恶心的家伙,这一次,你死定了!我一定要杀了你,以解主人的心头之恨!”

    桃谷画里香咬着小银牙说道。

    说着,她雪白的手腕一翻,竟然从大腿根部的位置掏出了一把银色的袖珍手枪,对准了我。

    “啊!!有枪!!”

    “杀人了!快跑啊!”

    酒吧里,也不知是谁先吼了一声,人群顿时四散奔逃,疯狂的朝着酒吧外面涌去。

    我心中也有些震惊,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径直回到位置上坐下,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她说道:“说实话,我很好奇,你们口中的那个主人为什么能让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女孩儿为他卖命,难不成,他是吴颜祖么?”

    既然对方已经算计好了一切,那肯定不会给我留下退路,所以,与其拼命一搏,倒不如安静等待机会。

    “主人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像你这种恶心的家伙,是永远不会明白的!”

    桃谷画里香看了我一眼,不屑的说道。

    “是么?我不信,他真像你说的那么好,为什么却连自己的女人都留不住?”我撇了撇嘴道。

    “那是因为主人的身体……我为什么要给你说这些?”

    桃谷画里香话说到一半,突然闭嘴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用枪指着我的头说道。

    “好吧好吧,那我们跳过这一话题!”

    我摆了摆手,笑着对她说道:“你还没告诉我,西南王为什么能让你们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呢!像你们这样的大美女,无论放在哪里,都会受到无数男人的追捧吧?就这样在他的手下当个默默无名的奴婢,你们真的甘心么?”

    “你懂什么!没有主人,就没有我们。我十岁的时候,跟父母来到了华夏,结果跟父母走丢了,又被人贩子拐卖,如果不是他把我们从人贩子的手中救回来养大,我们也活不到现在!”桃谷画里香瞪了我一眼,一脸感慨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你们主人,也就是西南王应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了?”

    我点了点头,问道。

    “那是当然,主人对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好。不过,有时候主人发起火来,也很吓人,我们都很害怕他发怒。”桃谷画里香说道。

    说话时候,我留意到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畏惧的神色,看的出来,她似乎真的很害怕自己的主人发火。

    “发怒?他为什么会发怒?是因为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么?”

    我装作不经意的说道。

    “不是,每次他一从那个地方出来,就会发很大的火。”

    桃谷画里香摇了摇头说道。

    “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

    我心中一动,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那个地方就是……”

    桃谷画里香正准备开口,却突然反应了过来,死死的盯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恶心的家伙,你想套我的话!”

    我心中有些遗憾,连忙说道:“没有没有,你误会了,不过是随口跟你闲聊两句而已!”

    虽然表面上没表现出任何异样,但是我心里却暗自将桃谷画里香刚才的话放在了心上。

    “呸!谁要和你这个混蛋闲聊!”

    桃谷画里香闻言,狠狠的啐了我一口,冷冷说道:“杨宇,我看过你的资料,知道你是一个狡猾如狐的家伙,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如果不想死的太早的话,最好给我老实点,主人可没吩咐过,让我带活着的你回去,还是死了的你回去。”

    我摸了摸鼻子,顿时有些尴尬。

    随后,我和她都没有再说话,气氛顿时陷入了沉默。

    这时候,酒吧里面的顾客都已经跑光了,就只剩下了吧台那个小调酒师,一脸战战兢兢的看着桃谷画里香,生怕她突然照着他脑袋上来一枪似得。

    “放心吧,她是冲我来的,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我见状,笑着对他安慰道。

    “嗯……嗯好……”

    小调酒师声音颤抖的回道,但青涩的脸上还是抑制不住的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胆小的华夏人!”

    桃谷画里香看到这一幕,有些轻蔑的看着我和那个小调酒师说道。

    “是人都会害怕,与国籍无关。”

    我说道。

    桃谷画里香皱了皱小琼鼻,对我的回答不置可否。

    沉默片刻,我看着她说道:“桃谷画里香小姐,我想再喝一杯’美人醉‘,算是满足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愿望,不知道,可以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