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十七章惊人发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姓白的?!”

    听到我的话之后,中年男人顿时愣了一下,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怎么了。有问题?”

    我笑了笑。对他问道。

    “没问题!”

    中年男人脸色马上恢复了正常。挥了挥手,示意旁边那个小弟离开。

    那家伙顿时如蒙大赦,逃似得离开了。

    这时候。中年男人才看着我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我不记得见过你。”

    我点了点头,说道:“现在不就见过了么?我今天不请自来。是有些事情想找关老大你打听一下。不知道你认识白坦之这个人么?”

    “认识,当然认识。武城白家的二爷,谁不认识?你打听他做什么?”

    关可飞笑呵呵的说道。

    “没什么,就是听说白二爷经常到关老大你的赌场里来赌钱。所以想来问问你。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我笑着说道。

    关可飞听后,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异色,随即有些警惕的看着我说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我们黑龙赌场开门做生意,从来不管赌客是谁。他是什么身份,如果你想打听客人的隐私的话。请恕我无可奉告!”

    “不不不,我对他的隐私不感兴趣。我只是想知道,他最近都做了些什么?”

    我摆了摆手。死死的盯着他的说道。

    “呵呵,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白二爷的随从。不应该来问我,而且,白二爷已经有很久都没来我们赌场赌过钱了!”关可飞呵呵一笑,淡淡的说道。

    “你在撒谎。”

    我冷笑着说道。

    “笑话,我关可飞堂堂黑虎帮老大,有必要对你这么一个小角色撒谎?”

    关可飞冷哼一声,神色有些不悦的看着我说道。

    “既然你没有撒谎,那你怎么知道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来了?偌大一个赌场,每天的人流量没有几百也有上千吧?我不相信,你会每天都守在这里,关注着他!所以,你一定在撒谎,告诉我,你们到底在隐瞒着什么!”

    我冷冷的看着他说道。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说没来就是没来,你他妈爱信不信!”

    关可飞脸上闪过一丝慌乱,顿时不耐烦的说道。

    “看来你还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笑了笑,说道:“本来想问完就走的,但现在,我突然改变了主意,我觉得,从你的身上,一定能得到些有趣的东西。”

    说着,我缓缓的朝他走去。

    这家伙似乎没有料到我会突然出现,刚才的一番回答破绽百出,让我感觉他的身上似乎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我有一种感觉,白老太爷的死,一定跟这个家伙脱不了干系,即便不是他干的,他肯定也是主谋之一。

    这世界上的坏人很多,要想做好人,就必须要比坏人更加的强大,这样才能不被别人耍的团团转。

    否则的话,即便你知道别人就是在耍你,你也无可奈何。

    “你,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这是在我的地盘上,你要是敢动我,我一定让你活着走不出这里!”

    关可飞见状,顿时吓的后退了两步,有些畏惧的看着我说道。

    “刚才有一个叫小武,一个叫胖虎的家伙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不过,现在他们都已经得到了深刻的教训。”

    我勾了勾嘴角,微笑着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有无数种办法让你说真话,但我还是想让你自己告诉我答案,这样我能省些功夫,你也少吃点苦头。毕竟你是一方枭雄,要是你不小心死了或者残废了,那你身边这位妩媚诱人的美少妇岂不便宜了别人?”

    “草泥马的!来人……”

    关可飞正准备叫人,我瞬间双手成爪,飞快的上前,将他逼回了屋内,然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让他没办法发出喊声。

    此刻,关可飞身旁的那个美少妇已经完全吓懵逼了,连喊叫都忘记了。

    “人的身体一共有206块骨头,从现在开始,你每说一句废话,我就捏断你一截骨头,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我冷笑着说道。

    “我去你马勒戈壁……”

    咔嚓!

    关可飞的话还没说完,我瞬间出手,一爪捏断了他的手臂,同时另外一只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让他无法发出惨叫声。

    “唔……”

    关可飞浑身抽搐着,满脸痛苦的神色,看样子难受到了极点。

    一旁那个美少妇见到这一幕,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尖叫,我一个眼神瞪过去,她立马就用手死死的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看来,这也是个妙人,要是所有人都有她的觉悟,或许这一次我的任务就能轻松点了。

    “这就受不了了么?才刚刚开始呢。”

    没有在意那个美少妇,我转过头,笑着对关可飞继续说道:“现在我要松开你的嘴巴,你可以选择继续骂我,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下一次你断的是哪块骨头。好了,告诉我,你和白坦之到底在密谋着什么?”

    说完,我手上稍微松开了一点,等着他告诉我想要的答案。

    骨头被捏断,关可飞痛苦到了极点,但是在我冰冷的目光下,却丝毫不敢发出声音,脸上也终于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白二爷的确经常到我们赌场来赌钱,但是我和他从来也没有密谋过什么啊!”

    因为呼吸不畅,关可飞脸憋得通红,声音嘶哑的回答道。

    “看样子,你得到的教训还不够。”

    我笑了笑,再次抬起手,朝着他的肩胛骨抓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