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七十九章人之常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原本还有些矜持的师太,很快便反客为主。

    我索性躺在床上,任由着师太自己动。自己好好享受了。

    没一会儿。师太已经狂泻两次。下面泥泞不堪。

    很快师太便气喘吁吁,倒在了我的身上,媚眼如春看着我。口中吐出一丝香气,很是深情。

    看来这龙虎道长果然不行呀。搞了一晚上还有大半天。居然还不如老子这会儿功夫让师太满足,也怪不得师太骂他是个废物。

    “贱人。还要吗?”我翻身重新占据了主动权。

    师太水一样的眸子,倒映出生龙活虎的我,脸上带着一丝坏笑。

    这女人果然是欲求不满。立即说道:“要。当然要了。”

    她哪里还有半点出家人的矜持,简直比潘金莲还要浪。

    “那我来了呀!”

    长枪直捣黄龙,师太发出一声舒服的叫声。

    也不知道又来回多少次。师太上气不接下气说道:“好了,好了。够了,够了......”

    哥御女无数。对付她完全不用什么功夫,就能让她哭爹喊娘。求我放过她。

    我从师太身上下来,可是下面的小兄弟还是坚硬如初。像是金箍棒般矗立在空气中。

    “你倒是爽了,可是你看我的小兄弟!”

    师太是过来人。知道我的意思,便很乖巧趴在我的双腿之间,开始干正事。

    又过了好久,我的小兄弟还是站着岗,师太喘着气抬起头来,楚楚可怜说道:“你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做的,还没有软下去,我嘴里已经快要磨出老茧了。”

    我知道所言非虚,经过这么多次,我想要小兄弟坚持多久,便能让它一直坚硬如铁。

    “好吧!这次就放过你,你用手帮我解决吧!”

    师太如获大赦,立即用手开始帮我运动。

    半个小之后,我感觉到自己快要一泻千里,一把将师太的脑袋压了下去。

    男人的精华对于女人来说,可是最好的护肤品。

    我淫邪地朝着师太看了一眼,只见师太脸上到处都是白色的液体,简直比最好的乳液还要珍贵。

    “以后不许你让灵儿大半夜在佛堂里思过,知道吗?”

    我狠狠拍着师太的翘臀,在一片撞击声里,听到师太说,以后这三生庵就由你做主好了。

    算这个女人识相,后面可以安心在这里养伤了。

    “灵儿应该快来了,我们还是起来吧!”

    我推开像橡皮糖一样粘着我的师太,起身穿衣服。

    我可不想让月清灵看到我和师太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虽然没经人事,但是这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

    男女之事,人之常情。

    师太紧紧抓着我的胳膊说道:“小白,我以后就是你的女人了,你可要好好对我呀!”

    我没好气说道:“知道了,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和那个死道士来往,自然有你好看的。”

    我的女人,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以后都只能属于老子。

    从禅房里出来以后,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便立即匆匆忙忙朝着厨房而来。

    师太也穿好衣服,跟着我朝着厨房而去。

    进到厨房的瞬间,我便傻眼了,月清灵不见了,那个胖道士也不知所踪。

    都怪我太大意,居然将月清灵留给那个衣冠禽兽,要是月清灵有什么不测,我这辈子都不会好过的。

    师太看到月清灵不见了,脸上也是一片焦急之色。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担心自己这个徒弟,两个人的师徒情分还是很深的。

    “灵儿去哪里了?难道被龙虎那个.......”

    师太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脸上显得又气又急。

    我虽然心急如焚,可是很快便平静下来,说道:“刚才有个叫黄山的道士来找那个老东西!”

    “都怪我引狼入室,那个黄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在龙虎观诱奸了好几个良家妇女......”

    师太蹲在地上,居然哭了起来。

    我看黄山一直色-眯眯盯着月清灵,他要是将月清灵骗走,一定是将她骗到某个隐蔽之处,然后行不轨之事。

    “你知道这三生庵附近有什么地方比较偏僻吗?”

    胖道士和月清灵一定不会走的太远,我必须尽快找到月清灵,要是再晚,后果不堪设想。

    师太想了一下,说道:“三生庵前面有一条隐蔽的小路通往山上的石洞里,一般人绝对不会发现的。可是黄山曾经跟着那个废物来过,他是知道的。”

    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尼姑也好不到哪里。

    有了我这个新欢,骂起老情人也是毫不留情。

    黄山很有可能带着月清灵去了那里,这家伙一副猴急的样子,肯定想要尽快生米煮成熟饭的。

    老子女人的主意都敢打,虽然我和月清灵还没有男女之事,可是在我心里,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我和师太出了三生庵,便沿着那条小路向前跑去。

    两个人大概走了十几分钟,师太指着前面的一座山说道:“那里有个山洞,我们快过去看看。”

    不用说,这个山洞肯定是她和龙虎道人曾经偷欢的地方,要不然这么隐秘的地方,她也不会知道这么清楚。

    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黄山那小子要是敢碰月清灵一下,老子就把他的咸猪手给剁了。

    刚才出来的时候,我将厨房的菜刀别在了裤腰带上。

    “不要,黄山师兄,你不能这样......”

    妈的,这孙子果然将月清灵骗到了这里,我怒气冲冲拔出腰间的菜刀,就朝着山洞里冲进来。

    黄山那畜生将月清灵压在身下,一双咸猪手撕扯着月清灵的素衣,月清灵身上的素衣几乎要被撕成布片了。

    月清灵泪流满面,不断挣扎,不断朝着胖道士求饶。

    “灵儿师妹,你就从了师兄我,等下你就知道师兄不是在害你,而是带你上天堂。”

    这厚颜无耻的东西,已经将自己的裤子脱了腿弯,那个丑陋的东西,像一只软绵绵的毛毛虫露在外面。

    “黄山师兄,不要呀!不要呀!”

    月清灵身材瘦弱,哪里能够反抗力大如牛的黄山。

    我将手中的菜刀,狠狠朝着黄山的背上扔过去。

    啊!

    石洞之中,传来一声杀猪般的惨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