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八十六章练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八百八十六章练功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2-05 22:47:12|字数:2066

    我一脸坏笑朝着窗户上那个破洞看去,一只眼睛正在目不转睛盯着里面看。

    看吧!也好学学技术,后面能更好服务我。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师太筋疲力尽抬起头来,摇摇头说道:“不行,不行,不行了”

    师太揣着粗气,一双眸子亮晶晶的,手里紧紧握着我的大宝贝,眼神有几分迷离。

    “小白,我想要”师太缓缓开口说道。

    我明知故问说道:“想要,你想要什么,你要说清楚,要不然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我还记得张逸晨曾经告诉我,要想让一个女人真正的臣服你,就要将她的所有羞耻心全部卸下,这样她才能全心全意为你服务。

    师太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想要什么,你知道的”

    这老尼姑居然还撒起娇来,我非要让你说出口。

    “你不说,我就起床了,我下午还要去练功呢!”

    我作势便要提起裤子,朝着床下走去。

    “我想要你的大宝贝”

    “想要我的大宝贝做什么,它能做的事情可多了。”

    老尼姑羞涩的像个少女,估计还没有被人这么挑-逗过吧!龙虎道人一看就是个粗人,哪里懂得这些情趣。

    师太扭扭捏捏半天还没有说出来,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到底要干吗?”

    “干!”

    我一口老血喷出来了,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我总不能半途而退,只顾着自己爽快了,不管师太的感受。

    夜总会的那些手法,都没有怎么用,师太就已经咿咿呀呀叫了起来,下面简直比滂沱暴雨后的地面,还要泥泞一片。

    素衣落地,光洁如玉的身子,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上次做的太匆忙,没有仔细欣赏师太的身子,这次一看,保养得却是很不错,居然没有一点松弛的迹象。

    那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窗户,看来月清灵这小尼姑也要上瘾了,正好让她学习一些新的姿势,等到开-苞的时候,也会容易许多。

    别说我是一个十八岁的大男孩,可是在应付女人这方面,我的经验恐怕要比那个全国有名的浪荡公子王斯童还要多出这份,这孙子拘束每个月都要换一个嫩模。

    “师太,施主有礼了。”

    一个童子拜佛的姿势,我单刀直入,师太一声娇-哼。

    可能是估计到距离月清灵房间不远,而且现在又是午后,容易被发现,所以叫的很克制。

    妈的,老子可没有忘那天晚上她和龙虎道人偷情的时候,简直叫的地动山摇。

    想要忍着对吧!不想叫出声对吧!

    我将大宝贝抽-出来,然后一个直射而入,就像皮球应声入门。

    啊!

    本钱丰厚就是这么吊,这一下肯定戳到肚子了,师太痛的大叫起来,脸上神色淫-荡不已。

    我一边朝着窗户的破洞看去,那只眼睛还没有离开。

    于是更加卖力干师太,情之所至,师太也逐渐忘了月清灵,叫的简直能把三十里外的人都能惊动。

    多亏这三生庵平常没有什么香客,要不然就不知道怎么说了。

    一个多小时后,我将所有的精华都送给了师太。

    师太红光满面,像是春天绽放的花-蕾,鲜艳无比。

    “小白,我先出去了,要是被灵儿发现就不好了。”

    师太心中还是碍于师徒的面子,却不知道自己的好徒弟正在窗外看的津津有味,说不定这会儿下面也是一片泥泞。

    “你现在想起来恐怕是晚了,刚才叫的那么大声,龙虎观都能听到,灵儿又不是聋子!”

    师太没有理会我,便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我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正要出去找月清灵一起去山洞里,练习另外两门功夫。

    却看到师太从外面跌跌撞撞冲进来,神色慌张至极。

    难不成月清灵失踪了,她看到我和她师父两个人云山雾雨,受不了这种刺激,想要一个人静静。

    可是刚才明明看到她在窗外偷看,怎么会不见人了。

    “小白,灵儿不知道哪里去了,我看到她的房间里乱糟糟的,像是有人闯进去过。”

    卧-槽,月清灵难道被人绑架了。

    也不知道哪个瞎了狗眼,居然敢绑架老子的女人。

    这要是在武城,老子挖地三尺也要将那个人找出来,碎尸万段。

    可是在这荒郊野外,想要找到绑架月清灵的绑匪,我却不知道从何入手。

    忽然,我脑中灵机一动,朝着窗外看了一眼。

    “小白,怎么办?我们快去找灵儿吧!”

    我猛然朝着师太走过去,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将她的素衣重新撕开,脑袋埋在了两片温柔之间。

    “你疯了吗?灵儿都被人绑架了,你还有心思干这种事情!”一向温和的师太,突然暴怒起来。

    “你乖乖听我的,我们一定能够找到灵儿的。”

    我紧紧抱着师太,不断亲吻着,挑-逗着师太,最后将她放在了门口的桌子上,便要提-枪而战。

    呜呜呜!

    师太发出哽咽的声音,一张俏-脸梨花带雨,煞是可怜。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招有没有用,不过现在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医了,没有什么时间留给我了。

    要是月清灵被人绑架了,那么刚才在房间外偷看的人一定是其中一个绑匪,他的同伙都撤了,这家伙却在房间外偷-窥,说明这是个变-态偷-窥狂,尤其是喜欢偷看男女之事。

    要是我们现在出去追,这家伙也会趁机逃掉,最后的线索也就断了。

    可是我和师太如此一来,这家伙偷-窥欲-望那么强,要是没有离开,肯定会再来偷看的,到时候我的机会就来了。

    别让老子知道谁绑架了月清灵,要不然老子一定让他断子绝孙,这辈子都做不了男人。

    现在我只能赌那个男人没有走,而是藏在某处,听到房间里的声音,又来偷-窥了。

    可是,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万一这孙子跑掉了,那就功亏一篑了。

    老子运气一向不错,而且这家伙是个变-态偷-窥狂。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竖起耳朵听着门外的声音,用眼睛的余光朝着窗户的破洞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