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二章一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黑暗之中,那个人稳如泰山坐在里面,我没有敢轻举妄动。

    这房间里看起来很平常。可是我有种危机四伏的感觉。

    站在门口。等了半天。那个人始终没有动,如同一座雕塑般坐在那里,目光一直朝着我这边看过来。

    妈的。老子总不能在这里等到天亮。

    里面坐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秦南山,这家伙绝不可能出来送死。

    看来今天我只能闯一下龙潭虎穴了。

    四周一片宁静。就是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够听得清楚。

    我将全身真力都灌注在双手之上。小心翼翼朝着房间里走去。

    倏忽,一道黑影从我眼前闪过。快如闪电奔雷。

    我感觉到脸上有一丝丝的火辣,面部已经被抓伤。

    这房间中不止秦南山和死人妖,至少还有一个高手。那个抓伤我面部的人最少也是宗师境中期的修为。

    我立即向后退去。耳朵微微竖起,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那个人并没有动,房间里又恢复了死亡般的寂静。

    房间里有一个宗师境中期的高手。看来我要小心应付,这个人练得和死人妖一样的功法。极其阴险歹毒。

    突然,又有一道人影出现在我的背后。一双脚已经踢在了我的背上,我的退路已经被阻断。

    这一脚正是死人妖踢的。

    我凝神静气。眼观四方,随时准备迎接敌人下一次的进攻。

    “你就是陈山请来的杀手。有两下子呀!”

    黑暗之中,那个人开口说话了。声音低沉如山。

    陈山就是陈师长的名字,看来这个人就是秦南山,没有错了。

    这孙子很明显是设好圈套,等着我前来自投罗网。

    不过我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回到武城,将琪琪姐和纪薇薇她们从龙亿手中救出来,才是我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不是又如何,是有如何?反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秦南山笑道:“你知道你是陈山派来的第多少个杀手吗?”

    我猜测陈师长之前肯定还请过很多杀手前来刺杀秦南山,可是当他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我还是略微有些惊讶。

    “你将是第一百个死在这个房间里的杀手。”秦南山说道。

    我看不到秦南山的表情,可是却能感觉到他此刻一定笑的很开心,也很得意。

    麻痹的,老子不管前面有多少个杀手,我将是最后一个。

    “前面死了九十九个废物,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秦南山冷声说道:“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人好勇气呀!”

    老子才不是初生牛犊,老子就是那只老虎。

    我如同大鹏展翅,朝着秦南山,想要将那个宗师境中期的高手逼出来,这家伙神出鬼没,不干掉他,在这里我是占不到什么便宜的。

    果不其然,就在我冲向秦南山的瞬间,一个影子落在我的身前,双手横扫向我的胸口,杀气凛然。

    正是那个宗师境高手所发出的。

    我双-腿如同秋风扫落叶般踢向了那个黑影,黑影像是落叶般向后飘去。

    就在同时,死人妖再次朝着我的后面偷袭而来。

    死人妖的双手已经被废,可是脚上的功夫也不弱,双脚落下,踢得我胸口气血翻腾。

    妈的。不能在这样瞻前顾后了。

    心意已定,我转身双爪如同钢钎般插-入了死人妖的双-腿。

    咔嚓一声,死人妖的双-腿被我折断,发出一声凄惨无比的叫声,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鬼。

    随后,安静的房间里发出一声闷-哼。

    随着又一声咔嚓响起,死人妖被我拧断了脖子。

    可是就在我拧断死人妖脖子的瞬间,后背感觉到有热乎乎的东西流出,鲜血如同雨花洒落在地上。

    扑通一声,我半跪在地上,面朝着秦南山。

    “少年,你并不是那些杀手中最厉害的,却是最有勇气的一个,只要你答应替我回去杀了陈山,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如何?”秦南山引诱我。

    “废话少说,有什么手段全都使出来,小爷我要是说一个怕字,就不是个男人!”

    我抬起头朝着秦南山看去。

    虽然不知道陈师长和秦南山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是这家伙现在让我觉得很讨厌。

    很久没有讨厌这么一个人了。

    刹那间,我双爪如同风雷般呼啸而出,朝着秦南山攻去。

    背上的疼痛现在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

    就在此时,那个宗师境中期的高手出动了。

    黑暗之中,这孙子手中握着两把明光闪闪的短刀,朝着我的双臂斩落。

    要不是我闪躲的快,这一刀下去,我便要成为残废了。

    “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亏你还是宗师境中期的高手。”

    我不屑一顾说道,想要用激将法比对方出来。

    可是对方完全不吃这一套,整个人瞬间淹没在黑暗之中。

    这孙子刀法犀利,黑暗之中,让人防不胜防,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秦南山。

    我们之间不过两三米的距离,可是那个神出鬼没的宗师境中期的高手,像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少年,有件事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在你之前,已经有十几个顶尖杀手,被鬼刀砍断四肢,最后流干血而死的。”

    秦南山语气之中,充满了得意。

    这家伙手中的短刀确实厉害,要是不想办法废了他的双手,那些杀手的结局很有可能也是我的结果。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是谁的血要流干了。”

    秦南山冷笑两声,也不再说话,房间里安静如同坟墓般,他就像一座冰冷的墓碑,矗立在那儿。

    嗖!

    又是一道刀光乍现,劈落在我的头顶。

    我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痛苦不堪呻-吟。

    刀光划过我的胸口,刀气尚未散尽。

    哐当一声!

    我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便闻到一股浓重的福尔马林的气味,很是刺鼻难闻。

    黑暗中,响起一个喋喋怪笑的声音,和那个死人妖一样难听,简直比枝头的乌鸦叫的还难听。

    又是一道闪动,我想要闪躲,可是胸口的伤口剧痛无比,身形慢了半分。

    死亡之神,即将降临。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