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三章人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居然还能动!”

    房间里的灯亮起来了,我看到一张惨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像是西方的吸引鬼一样。两颗牙如同野猪的獠牙。从嘴巴里向外伸出。

    我一个鲤鱼打挺,躲过了那个野猪男的致命一刀。

    反手一掌,打在了野猪男的胸口。硬生生将他的胸骨全部震碎。易筋经加上聚力丹的威力,凶猛无匹。

    野猪男一口老血喷出。拄着短刀。半跪在地上。

    “你很惊讶是吗!要怪就怪你的刀太慢!”

    坐在对面的是一个大胖子,一张肉-乎-乎的脸。让我想起了那个被我废掉的秦少爷。

    看来两个人之间必然有联系。

    “老爷,就是这个小子将少爷打成重伤的。”

    忽然,从秦南山背后走出来一个人。脸上带着十分凶狠的表情。刀一般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这个人一直站在秦南山的身后,我居然都没有发现。

    这小小的房间,不知道还藏着多少玄机。看来老子要多长几个心眼了。

    “什么,就是你将风儿打成重伤的!”秦南山有些不相信说道。一脸横肉因为震惊而微微颤动。

    我一脸傲娇说道:“是有如何?谁让那小子不识好歹,居然想要动我的未婚妻。”

    想到陈雯那个朝天椒。我有些忍不住想要笑。

    走的时候,我命令手下影卫将她绑成了粽子。丢在房间里。

    这疯丫头居然要跟着我前来杀秦南山,多亏没有带这个拖油瓶。要不然现在地上恐怕躺着我们两个人的尸体。

    “怪不得你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陈山居然将女儿许配给你了。我还是小瞧了陈山呀!”秦南山意味深长看着我。

    我没好气说道:“不许配给我,难道要嫁给你那个猪头儿子。”

    话音刚落,秦南山身后的中年人,便朝着我冲过来。

    双拳出动,如同猛虎下山,势不可挡。

    我闪身避过,双爪抓向了中年人的双臂。

    双爪落下,中年人的手臂上多了两道深可见骨的血槽,鲜血沿着血槽流出,瞬间便染红了地面。

    “你小子找死!”

    中年人一声暴怒,手脚齐出,上下齐攻。

    这中年人的修为比起野猪男的差了一些,我嘿嘿一笑,便迎面而上,双爪如同铁钩落下,无影腿已经招呼在了他的腿上。

    中年人吃痛,朝着后面退去。

    妈的,现在房间中只剩下我和秦南山两个人了。

    看谁还能阻止老子取了他的狗命!

    中年人被我踢到在地,再次冲过来,同时野猪男手中短刀挥动如雨,向着我的头顶落下来。

    每一刀都是必杀之招,凶狠无比。

    我手腕一翻,顺势将中年人抓过来,朝着野猪男丢过去。

    野猪男胸骨被我尽数震碎,虽然凭着宗师境中期的修为,还可以和我缠斗,但是反应力已经大不如前。

    手中短刀想要收回,却是来不及。

    短刀穿过了中年人的胸口,血雾弥漫。

    我顺势一脚,踢在了中年人的后背上,这一脚力大势沉,将中年人踢得飞了起来,连同野猪男一起掉在了旁边的玻璃缸上。

    哗啦啦!

    玻璃缸里面的水流出来,都是刺鼻的福尔马林味道。

    房间的两侧都摆满了玻璃缸,却被红色的布罩了起来。

    卧-槽,这些玻璃缸该不会是!

    我不敢想下去,胸口一阵翻江倒海,似乎要将所有的食物全都吐出来。

    我没有想错,这玻璃缸里正是那些杀手的人头。

    顷刻之间,一颗颗圆-滚滚的人头从玻璃缸里滚出来。

    这家伙真是变-态,那些杀手刺杀失败之后,便被砍下头颅,泡在了福尔马林水里。

    老子现在像是进了医学化验室,真是晦气。

    中年人已经断气了,野猪男从地上站起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一脸绝望看向了秦南山。

    “一群废物!”秦南山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朝着我这边走过来,眼中带着凌厉的杀气。

    卧-槽,这孙子才是房间里最厉害的人。

    就在秦南山起来的瞬间,一面镜子出现在我的眼前。

    麻痹的,这还是那个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我吗?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野猪男的短刀划成碎布片,胸口两道伤口虽然已经凝固,可也是狼狈至极。

    脸上被抓出了两道血痕,看着就让人心痛。

    秦南山如同一座巨山般移动过来,可是速度却是不慢,虽然没有野猪男那么快,却比普通的胖子快上许多。

    我看到秦南山十指上全都带着绿莹莹的宝石戒指,也是不一般的土豪。

    “听说你是国安的?”

    我忽然对秦南山的身份有了兴趣,也想知道陈师长想要他狗命的原因。

    一个军界大佬,断然不会随意想一个狠下杀手。

    而且,这秦南山绝不是什么善类!

    秦南山冷笑说道:“这个陈山是不会告诉你的,不过我告诉你我的身份也没有关系,反正你都是进了鬼门关的人。”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谁给你这么大的自信。

    “你说的没有错,我是国安的,而且是......”

    没有等来秦南山的答案,却等来了如同巨石的铁拳。

    这孙子居然突施杀手!

    不好,怪不得这孙子如此坦然,居然是宗师境后期的高手。

    拳头出动如雷,轰然落下。

    我双手抬起,硬是将秦南山的铁拳接了下来。

    秦南山一声怒喝,双脚便朝着我的下盘招呼过来,也是出动极快。

    双脚相撞,各自退了半步。

    可是我立足未稳,秦南山双拳再次落下。

    我感觉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像是潮水般涌来,压的我有些喘不过气。

    哼!

    秦南山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双掌排山倒海般压下来。

    我举掌相抗,却被压的半跪在地上,双臂随时都要脱臼。

    就在这时,一只巨足朝着我的胸口踢来,来势汹汹。

    麻痹的,难道老子今天真的要折在这里不成!

    我头上青筋暴起,双掌猛然向后撤去,想要躲过秦南山这风雷滚滚的一脚。

    砰!

    房间里里响起一声惨呼。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