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五十六章那年十八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七百五十六章那年十八岁

    作者:浪里小白龙|发布时间:2018-02-18 09:43:54|字数:2077

    再这样下去,老子非要痛死不可。

    老中医看到我不说话,便转身拿起针管,想要给我注射麻醉剂,却被我闪开了。

    我朝着老中医摇摇头,示意他继续好了。

    老中医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将麻醉剂放下,重新拿起手术刀,开始刮骨疗毒。

    这一刀下去,老子痛的腿都要抽筋了,要不是坐着,此刻已经躺在地上了。

    这种刻骨铭心的疼痛,简直要了老子的半条命。

    医馆外面,鸦雀无声。

    林菲菲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停来回走动,眼中不断有泪水落下,双唇紧咬,几乎就要咬出血来了。

    她不时朝着医馆里面看去,有几次都想推开门冲进去,可是又害怕打扰老中医的治疗,全都忍住了。

    林远图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静静看着林菲菲。

    他没有想到我居然拒绝了打麻药,就让老中医给我动手术。

    我和老中医的对话,他在外面听到一清二楚。

    就在此时,林雪儿从远处跑过来,一脸紧张就要朝着医馆里面冲进去,却被林远图拦住了。

    “爷爷,我要进去看杨宇,你别拦着我!”

    林雪儿像是一只绝望的小鹿喊叫着,语气之中全都是焦急如焚,恨不得立即看到我。

    这一切,我在医馆里也都听到很是清楚。

    老中医朝着我看了一眼,随后笑着露出一口大黄牙,他总算是明白我说自己出事了,林雪儿也会找他拼命的原因。

    “雪儿,余伯正在给杨宇刮骨疗毒,你现在不能进去。”林远图说道。

    林雪儿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说道:“爷爷,杨宇不会有什么事吧!他一定不能有事。”

    “你放心,有余伯在,杨宇不会有事的。”

    林远图心里也是不明白,自己两个孙女怎么都对我如此关心,好像没有我就活不下去一样。

    林菲菲抱着林雪儿说道:“小宇在里面,我们听爷爷的,在外面等着就好了。”

    林雪儿乖巧点点头,姐妹两个人便安静下来了。

    老中医的手术刀一刀刀落下,我听到骨头被刮动的响声,咯吱咯吱,有点像是踩在雪地上的声音。

    一分钟简直就像一个世纪难熬。

    老中医估计到我痛的不行了,便停下手来,有些震惊看着我。

    十八岁的少年,居然能在不打麻醉药的情况,一直坚持到现在,这是他从医多年都没有见过的。

    我看到老中医眼中惊讶的神色,心里不禁有些嘚瑟。

    同时,气沉丹田,周身血脉如同江河般流动起来,胸口不断升起一阵阵温暖的感觉。

    身上已经没有那么痛了,有一股温暖如春的气流,不断在全身来回涌动,左肩似乎有些直觉了。

    忽然,老中医说道:“杨少爷,你再坚持一下,马上就要结束了。”

    老中医重新拿起手术刀,在我的左肩上刮骨疗毒。

    尼玛,痛死老子了,我感觉到肩膀上的骨头都要被削平了,简直比万箭穿心还要痛上几百倍。

    都是林超逸这孙子害的,要不是看在林菲菲和林雪儿姐妹的份上,老子伤好以后,一定要让林超逸也感受一下。

    这疼痛,这刺激,简直不是人所能忍受的。

    大约过了十分钟,老中医手中的手术刀缓缓放下,朝着我点点头,示意我活动一下左肩膀。

    卧槽,老子的左肩又能活动自如了,这老中医果然有两下子。

    那会儿我感觉到左肩像是一块石头,没有半点知觉。

    噗!

    我将要在嘴里的毛巾吐出来,都已经被我咬成了碎片。

    “卧槽,痛死我了!”我吐出毛巾之后,这边是第一句话。

    老中医并没有感到意外,朝着我竖起大拇指说道:“杨少爷,你可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没有之一。”

    我侧过头朝着肩膀上看去,骨头已经被削去一大块,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坑。

    不过肩头上的乌黑已经散去了,老中医开始给我包扎,先是上了药,肩头感觉到酥酥麻麻的,随后一阵清凉,感觉好了很多。

    “没事了,我就出去了。”

    我看着桌子上的手术刀,还有些胆怵。

    地上有黑色的粉末,正是从我左肩上刮去的。

    老中医点点头说道:“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还没有等我走出去,林菲菲和林雪儿便冲进来了。

    两个人看到我没事,喜极而泣,纷纷朝我走过来。

    林远图跟在身后,朝着我微微一笑,很是佩服的样子。

    “杨宇,你可吓死我了!”林雪儿脸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小脸都哭成小花猫了。

    这边,林菲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大眼睛都哭肿了,我在医馆里从刮骨疗毒开始,便一直听到她的哭声。

    “你没事,真好!”

    我笑嘻嘻说道:“你不是还要给我生几窝猴子吗?我要是死了,你和谁去生猴子呀!”

    林菲菲挥起粉拳,朝着我的胸口砸过来。

    “你这伤还没有好,就欺负我!”

    我假装痛的叫了一声,林菲菲立即收起粉拳,十分紧张说道:“对不起呀!我不是故意的,你很痛吗?”

    这点痛和刮骨疗毒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有了这次经历,老子以后什么伤痛都不怕了,还有什么伤能比刮骨疗毒还疼。

    老中医看着林远图说道:“杨少爷正是少年英雄,没有打麻药,就做完了全称的手术,简直太出乎意料了。”

    林远图轻轻拍老中医的肩膀说道:“辛苦你了,这小子可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

    随后,将目光落在我和林菲菲还有林雪儿三个人的身上,眼中没有半点不满意,反而充满了欣慰。

    救命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我朝着老中医走过去,说道:“今天多谢余伯,要是没有您老人家,我就要嗝屁了。”

    林菲菲和林雪儿一左一右,两个人全都盯着我的脸,像是在欣赏一件爱不释手的衣服。

    “余伯,你刚才是不是割了九九八十一刀!”

    刚才的时候,我为了分散注意力来减缓疼痛,便在心里暗中竖起老中西的落刀数,要是没有记错,正好是八十一刀。

    顿时,在场众人的目光全都朝着我落下来,如同看着天神般,眼中敬畏之情,溢于言表。

    就连林远图也是一副老迷弟的样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