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章 巫师与教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一早,女侍卫妮可面无表情地将维克多送上马车。

    在马车上,维克多想起妮可那似怨似嗔的眼神,竟然有种心虚的感觉。

    维克多摇了摇头,将奇怪的想法从脑海中驱散。

    现在,最要紧的是,赶在温布尔顿家族反应过来之前,启程前往新领地。

    毕竟,维克多令整个家族耗费数十万金索尔在人马丘陵的布局都打了水漂。

    而王子党接下来的反击,维克多也一定招架不住。

    但只要维克多到了新领地,家族就是想追究也不容易了。

    首先,索菲娅侯爵即便派遣使者宣召维克多回王都问罪,但只要维克多躲在领地中避而不见,他们就奈何不了维克多。

    其次,威廉姆斯一派的势力早已将人马丘陵视作自己的囊中之物,不可能坐视王子党派遣军队或者强大的骑士进入人马丘陵的腹地来向维克多兴师问罪。

    所以,维克多决定,尽快招募护卫和领民,购买物资和装备,最多三天,就必须出发。

    进入黒堡后,维克多径直走向自己居住的房间,还没坐稳,就听到敲门声响起。

    “男爵大人,培罗主教将在中午前在黒堡广场举行净化仪式,教会按惯例邀请黒堡镇里所有的贵族观摩仪式。请您务必到场。”开门后,一位黒堡侍者毕恭毕敬地向维克多鞠躬道。

    维克多心头一动,向侍者问道;“抓到一个巫师吗?什么时候的事情?”

    所谓净化仪式是光辉教会的说法,其实就是光辉教会将具有巫师血脉的人在广场上用圣火将其身体与灵魂活活炼成灰烬。每次净化仪式,光辉教会都要求当地贵族和平民观摩,以彰显教会的公正与权威。

    在维克多的记忆中,光辉教会已有9000多年的历史,比人类历史上所有的帝国都要古老。可以说,光辉教会是才人类世界中最强大的势力。

    而巫师是天生就具有超凡力量的人,他们未觉醒前和普通人一样,可一旦觉醒就具备了各种各样的能力,比如元素控制,身体变异,活化死物,操纵亡灵等等。巫师的能力五花八门,有大有小,有的巫师能斗转星移,翻江倒海,有的能传播瘟疫,屠城灭族,有的只能玩些小把戏,比如点亮一个石头。但无论是那一种能力的巫师,都是教会的死敌。

    按光辉教会的说法,9000年前人类世界由掌握超凡力量的巫师所统治,他们或占一城,或治一国,自称神选者,对普通民众实行残酷的统治,还不时用治下的民众进行残忍的血祭以向魔鬼换取力量。

    民众的哀嚎与祈祷,唤醒了沉睡中的光辉之主,祂看穿了神选者的真面目,派遣了座下十二位光辉大天使,降下神谕在民众中挑选圣徒组建了光辉教会,教会带领民众历经百年血战,最终推翻了神选者的统治,并宣称神选者为巫师,魔鬼的代言人,邪恶者。

    几千年来,一个又一个人类王国从兴盛到衰亡,唯有光辉教会始终屹立不倒,他们为民众治疗疾病,调解战争,抚养孤儿,惩戒残暴的领主以保护领民,这使得光辉教会在普通民众中具有极大的影响力。但光辉教会始终对消灭巫师不余余力,甚至付出牺牲亦在所不惜。

    而巫师也不甘心束手待毙,几千年来他们陆续组建了很多组织对抗教会,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万神殿。

    直到1500年前,教会与万神殿两位大巫师布莱尔姐弟决战,教会牺牲了七位大主教,一位教宗,一位教皇,战死的神职人员有2300多名,最后降临了六位光辉大天使才将布莱尔姐弟净化掉。自此一战,巫师组织全面转入地下再也不能和教会正面抗衡。

    光辉教会虽然消灭了万神殿,但自身实力大损,对人类世界的控制力开始变弱。人类贵族趁机崛起,开始在人类世界中发出更多的声音。教会中的强硬派不甘心权利被削弱,教会与贵族的矛盾日益尖锐。

    300年前教会内部发生了一场剧变,人类贵族趁机发难出兵教廷所在地,艾尔教国的王都光明城。最终,以教廷妥协而告终,教廷与人类贵族代表签署了著名的光明新约。

    自此,光辉教会宣布,治权归于贵族,神权归于教会。艾尔教国正式改名艾尔王国,并入兰特帝国。

    教廷失去了对教会和世俗世界的统治权,代代世袭的教皇成为虚衔,教会的日常工作由教宗和各地主教执掌,修道院由隐修会长老团执掌,宗教裁判所由正副裁判长执掌。

    尽管光辉教会的权利受到前所未有的制约,但教会对巫师的打击却从没有中断过。这次在黒堡附近抓获了一名巫师,教会按光明新约,派遣了一位神职者前来主持仪式,并要求黒堡领主签署死刑命令以示光辉教会对领主世俗权利的尊重。最终教会将在贵族的见证下实施净化仪式,以证明教会并未滥用神权。

    “大人,就在十天前,有人在黒堡镇羔羊旅馆的地下室里发现了三具尸体,经过治安官的辨别,认为是一起邪恶的招魔仪式。治安官禀报了驻堡神父伊万牧师后,牧师老爷举行了鉴魔祈祷。发现小镇的花匠威尔是一位邪恶的巫师。牧师老爷这才请培罗主教前来主持净化仪式。”侍从向维克多解答道。

    维克多瞳孔一缩,十天前正是他穿越而来的时候。

    他联想起记忆中那个击碎小男爵灵魂魔神,这里面会有什么关联吗?

    “你刚刚说培罗主教亲自来主持仪式?”维克多定了定神,接着问道。

    “是的,阁下。”

    培罗主教是冈比斯王国西部奥德里奇行省的主教,地位崇高,一般说来普通的净化仪式并不需要他亲自主持。

    除非这次抓到的巫师非同一般!

    不过人马丘陵虽然面积很大,但光辉教会在这片新拓土地上的影响力还很微弱,仅有几名神父在有限的几个地方传教。而这一次抓到一名巫师,教会派遣一名主教来主持仪式,以增强教会对新领地的影响力,也是合情合理的。

    “那个被抓的巫师,是刚刚才来黒堡镇的吗?”维克多接着又问道,他很想搞清楚,这次被抓巫师是不是和小男爵的死有关。

    “阁下,花匠威尔在黒堡镇居住了3年了,他是从东部行省撤下来的领民。只是谁也不知道他竟然是一名潜伏的巫师。”

    遣走了那名传讯的侍者后,维克多陷入了沉思。

    从时间上看,在此居住了三年的巫师威尔应该不是谋杀小男爵的凶手,而培罗主教的驾临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既然想不出什么结果,维克多就放下心思,决定亲自去看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