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章 复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几只健壮的短尾鹿在河边悠闲地喝着水,当它们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动静时,这些机警的动物迅速地朝远处跑去。

    其中一只大胆的短尾鹿,在跑出一段距离后,驻足下来并回头看了看,它看到一个身材窈窕的人类向它们刚刚喝水的地方走了过去。

    晃了晃脑袋,这只好奇的短尾鹿又朝自己的同伴追了过去。

    莉莉娅的射术在战熊佣兵中是最好的,不过今天她可不是来猎杀短尾鹿的。

    “在这里。”

    莉莉娅找到了钉在河滩上的一根木桩,顺着木桩上系着的绳子,她从河水里提起了一个椭圆形的笼子,笼子沉重的份量,让莉莉娅喜笑颜开。

    这是一个用地棘枝条编制的笼子,笼子肚大口小,内部还有倒须口,没错,这是个虾笼。

    “真不知道,大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奇怪的捕虾方法,不过真的很管用啊!”提着满满的虾笼,莉莉娅轻轻地嘟哝着,上翘的嘴角暴露了少女此时的心情。

    “嘿!莉莉娅你自言自语说什么呢?是不是又在想维克多大人了?”

    一个揶揄的声音从莉莉娅的身后传来,莉莉娅顿时大羞,跺着脚转身娇嗔道:“琳达姐姐!你说什么呢!”

    一个身穿皮甲腰胯长剑的女子,正拖着一个同样的虾笼向莉莉娅走来,她是战熊佣兵团的女佣兵琳达。

    琳达今年28岁,风餐露宿的佣兵生活让她看来像30多岁,虽然皮肤有些粗糙,但前凸后翘的健美身材和端正的五官让她有种成熟女性的魅力。

    相比她普通的战斗技巧,琳达更擅长裁缝、烹饪和急救,她是战熊佣兵团的后勤人员,有时候她也负责佣兵团的情报收集。

    琳达还是纳尔森的伴侣,所以莉莉娅和她特别的亲近,少女怀春的心思自然瞒不了她。

    “你的虾笼装满了吗?”见到莉莉娅有些羞恼,琳达适时地转移了话题。

    “嗯,你看全是半尺长的青虾。”少女得意地向琳达扬了扬沉甸甸的虾笼。

    “我这个也满了。”琳达感叹地说道:“维克多大人和我见过的其他贵族都不一样,他设计的这种虾笼,真是非常好用,而且他教我的那些烹饪方法也是我从来没听说过的。你知道吗?如果将来我们不干佣兵了,就凭我们从大人那里学来的烹饪手艺就可以开间酒吧或旅馆,保证能挣很多很多钱!”

    说到这里,女佣兵眼睛里亮晶晶的,好像有无数的金索尔在闪耀。

    “什么不干佣兵了?琳达姐,我们现在是大人的家族护卫!是护卫!好吗?”莉莉娅有些不高兴的嘟起了嘴。

    “好吧,好吧,我们现在是家族护卫。”琳达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大人说今天要教我做铁板青虾,我想那一定是很美味的。”

    “那是当然的。”

    就在两人说说笑笑的朝营地走去时,旁边不远的树丛中传来一声女人痛苦的呻吟声。

    琳达和莉莉娅对视一眼后,两人默契的放下手中的虾笼,拔出武器一前一后的向树丛摸了过去。

    靠近树丛后,听见了女人被堵住嘴后发出的呜咽声以及几个男人的嬉笑声,两人顿时明白了树丛中发生了什么。

    “什么人?滚出来!”琳达用手中的长剑斩断了一根树枝,向树丛中喝道,莉莉娅也将手中的猎弓指向树丛里发出声音的位置。

    树丛里顿时传来一阵慌乱的声响,过了一会,一个贼头鼠目的男人从树丛里探出了头。

    “原来是琳达大姐和莉莉娅啊。大家伙都出来吧。”这个猥琐的男人向琳达谄媚地笑着。

    又过了一阵,树丛中又陆陆续续地钻出几个身穿皮甲地男人,他们都是纳尔森在领民中招募的民兵。

    “你们在做什么?!”琳达厉声向这几个人喝问到,手中的长剑没有丝毫的放松,这让几个民兵有些退宿。

    “没,没干什么。大家伙就是花钱找点乐子。”那个猥琐的男人朝琳达赔笑着,嘴里稀疏的黄牙让琳达觉得特别恶心。

    这样的回答让几个有些紧张的民兵放松了下来,原本已经寂静的树丛中又响起了一阵喘息与皮肉撞击的声音。

    琳达的脸上闪过一道青气,手中的长剑摆出了进攻的姿势,而莉莉娅也将猎弓拉满。

    “把里面的人也给我叫出来!”琳达冰冷的声音让这几个男人一阵发寒。

    又过了一会,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楸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从树丛里走了出来。

    他叫罗根,是民兵的一个小队长,手下管着三个民兵,好事被打断,让这个粗鲁的家伙非常地不高兴。将手中的女人向琳达面前的地上一推,不屑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

    “我们花钱找点乐子也不行吗?贱货,告诉琳达大姐是怎么回事!”罗根恶狠狠地朝地上的女人呵斥道。

    “是啊。我们花了很多钱。”

    “她就是个出来卖的!”

    罗根的强硬态度,让他的手下变的有恃无恐起来。

    “我,我收了他们的钱。”地上的女人拉了拉身上衣服,试图遮住满是青紫的身体,低声地嗫嚅着。

    莉莉娅心中叹息一声,松开了拉满的猎弓。

    她知道这个女人是一个农夫的老婆,还有两个孩子,只是这种事情,她管不了。

    “我们可以走了吗?琳达大姐!”罗根戏谑地说道。

    看着在地上不断颤抖又默默流泪的女人,琳达眼睛有些发红,这让她想起了她的姐姐。

    在琳达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先后病死,是她的姐姐靠裁缝手艺养活了她。

    无依无靠的姐妹俩,遭到了镇上流氓的觊觎,终于有一天几个流氓闯进了她们的家,在一番威胁和殴打之后,她的姐姐被了。

    从此以后姐妹两的噩梦开始了,这些流氓隔三差五地就要来凌辱她的姐姐,每次施暴后这些流氓就嬉笑着丢下一两枚铜索尔,扬长而去。

    有看不过眼的邻居向治安官举报,可这些人渣却声称她姐姐是个流莺,他们只是玩玩。在向治安官呈上一笔孝敬后,事情自然不了了之。

    为了抚养还幼小的琳达,她的姐姐只得默默忍受。

    直到有一天,有人在臭水沟里发现了她姐姐布满伤痕的尸体。

    作为一个低贱的自由民,官老爷自然不为她们伸张正义。

    那时已经懂事的琳达连夜逃离了家,在好心邻居的帮助下,她被一个马戏团收留了,几经辗转后她加入了战熊佣兵团,在那里她学会了如何用剑保护自己和他人。

    琳达想过复仇,可等她回去后,她发现那个小镇已经被撒桑人夷为平地。

    可她没有忘记她姐姐那屈辱而恐惧的眼神,就如同这个女人。

    她也没有忘记她姐姐遍布伤痕的身体,就如同这个女人。

    她更没有忘记那些流氓丑陋的嘴脸,就如同罗根!

    “去死吧!”

    长剑飞扬,就如同她无数次想的那样。

    树林里的鸟群被这突如其来的复仇惊到了空中,高声鸣叫着向远方飞去。

    琳达就站在那里,任由长剑上的鲜血向下滴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