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章 缘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种植物被我们称为紫蔗,它们是森林人马种植的作物,汁水甜美可口,可惜残渣太多,我们人类完全没法食用这种作物,除非我们能像半人马那样,有一口坚固的牙齿和三个胃。”埃德文将嘴里咀嚼后剩下的残渣吐到地上。

    维克多看看手里被砍下来的紫蔗,品味着嘴巴里甘甜的味道,心中一阵激动,这种作物分明就是这个世界的甘蔗啊!

    当然,它和地球上的甘蔗还是有些不同的,紫蔗的表面上没有一个个的结,而相比甜腻的甘蔗,紫蔗味道略显清淡,还有一股独特的清香味,但它的渣子比甘蔗多的多,在嘴里咀嚼的时候甚至会刺痛舌头。

    “为什么我在人马丘陵别的地方没见过这种作物?比如,黒堡和埃斯克里男爵的领地上,都看不到。”维克多丢掉手中的紫蔗,这种作物的残渣又多又糙,他已经不想再尝试了。

    “当然是被砍掉了。森林人马在丘陵肥沃的土地上种满了这种东西,不把它们铲干净,农夫没法种下庄稼。事实上,经过这几年的开发,人马丘陵的原貌早就被破坏殆尽,只有在你这块领地上,还能看到人马丘陵原有的风貌。”埃德文笑嘻嘻地说道。

    前几年因为别的研究,老学者没有参与人马丘陵的探索,现在再想看看森林人马遗留下来的文明痕迹,就只能到维克多的领地上了。

    这同时也说明了,西尔维娅给维克多置换的领地分明就是一块未开发的荒地!只是,当时他没有更多的选择。想到这里维克多有些郁闷。

    不过看到这里成片的紫蔗林,他又忍不住兴奋起来。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蔗糖,人们一般用的都是野生的蜂蜜,可惜蜂蜜稀少而珍贵,即便是人类贵族阶层的需求都无法满足。如果,维克多能利用紫蔗研制出蔗糖,将让他获取非常巨大的财富。

    “紫蔗味道甜美,虽然残渣太多。但如果仅仅用来榨汁的话,应该还是不错的饮料吧?”

    “确实有人利用紫蔗榨汁,可惜贵族普遍认为森林人马是半人马的一种,也是一种低贱的兽人,而兽人的食物只有平民才会食用。所以,在各地领主的命令下,紫蔗已经被砍伐殆尽了。”老学者不以为然的耸耸肩。

    这既是个好消息也是个怀消息,一方面,还没有人认识到紫蔗的价值,另一方面,要想人类贵族阶层接受用紫蔗制作出来的蔗糖,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前方的人群中传来一阵喧闹声,维克多和埃德文走上前去,看到人们正围着一张巨网,而网里面捕获了一只巨大的怪鸟。

    怪鸟的体型巨大,堪比一匹成年马。它有着巨大而尖锐的喙,身上墨绿色的羽毛闪闪发光,强劲锋利的脚爪正拼命地在地上划着,试图把身上的巨网撕开。可惜这张网即坚韧又不好受力。所以,它现在只能躺在地上,徒劳的发出“昂,昂”的叫声。

    看到自家领主和埃德文大师走了过来,围观的人们纷纷让开了一条道。

    “这是什么?”维克多看着这个好像迅猛龙与公鸡混合而成的怪鸟,好奇地问道。

    “大人,我们也不知道,几个领民想抓捕几条地蜥来改善一下伙食,在紫蔗林里发现了这个家伙,然后我就带人把它给捉住了。”旁边的一位战熊佣兵,向维克多解释道。

    “这是迅鸟,人马丘陵独有的一种大型陆行鸟。这种鸟强健有力,善于奔跑,它们的速度甚至比战马还快。它们以紫蔗叶和其他的一些植物为食,有时候也会捕食地蜥和蛙类。迅鸟力气很大,能轻松地踢断一个人的肋骨,而尖锐的鸟喙也可以轻易地啄穿皮甲。你们应该庆幸在抓捕它的时候,没有人受伤。”

    埃德文惊喜地看着在巨网里挣扎的怪鸟,继续说道:“迅鸟的食量巨大,在没有足够食物的情况下,它们开始吃农夫种下的作物,而且它们的肉质鲜嫩可口,人马丘陵的许多领主都下令猎杀这些鸟类。现在,人马丘陵别的地方已经看不到这种巨鸟了。真是幸运!我还以为我这辈子也尝不到这种美味了。没想到,刚到你的领地,就抓到了一只鲜活的。”

    听到老学者的最后一句话,维克多忍不住打了个趔趄。

    果然,吃货的世界里没有环保的概念。

    与此同时,王都温布尔顿侯爵府里,亚伯勋爵正隔着一道轻纱制成的帷幕,向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士汇报他在黒堡的所见所闻。

    “大人,我认为我们应该立即向元老院陈情,请求暂缓对维克多阁下的弹劾,同时应该派遣骑士前往黒堡稳住那边的局势。”亚伯毕恭毕敬地向轻纱后面的人影说道。

    “太迟了,亚伯,就在你回来的前一天,元老院已经拿到了维克多亲笔签署的领地置换文书。约克家族用一片位于丘陵南部的土地和维克多的领地做了交换。”如同清泉一般悦耳的声音从轻纱后传来。

    “怎么会这样?!我临行前特地吩咐维克多不要轻举妄动,他怎么能签署这样的文书?”这突发的状况,让亚伯大惊失色。

    “这并不奇怪,既然她已经决定对我们动手,就不会留下任何破绽。就算维克多不签置换协议,在元老院的争辩中我们也毫无胜算。你可能还不知道,就在三天前威廉姆斯大公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查尔斯子爵同元老院副议长葛瑞华德侯爵的孙女定了婚,现在我们在元老院的席位上完全落入下风,所以无论维克多签不签协议,都改变不了约克家族重新整合领地事实。”

    “没想到约克伯爵的手段如此老辣。”听完女子的解释后,亚伯有些失魂落魄,他自诩是个精明善谋的人,可没想到,他的谋略在大贵族的手段面前却无足轻重。

    “哼!约克那头肥猪不值一提,我说的是他的妻子西尔维娅。”一位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掀开了轻纱帷幕,从里面款款地走了出来。

    这名女子看上去大约27、8岁的样子,成熟而知性,但若仔细一瞧,就觉得这分明是一位不到20岁的清纯少女。她身穿一件白色的束腰长裙,长裙风格朴素简约,但设计的极为合身,将女子修长的身材,曼妙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婉约中透着一丝性感。她的皮肤雪白,五官精致,举止优雅而端庄,一头紫色的艳丽长发和宛如紫水晶一般动人的眼眸,又让她平添了一份神秘与妖娆。

    青涩与成熟,婉约与性感,端庄与妖艳都在这女子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并让她具有了一种奇异的魅力。她正是维克多名义上的妻子,索菲娅温布尔顿女侯爵。

    似乎为女主人明艳的容光所摄,亚伯勋爵连忙向女侯爵低下了头。

    “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当初不派遣骑士跟随维克多去人马丘陵?”索菲娅似乎看穿了这个得力助手心中的困惑与不满。

    确实,如果当初索菲娅给维克多派遣两名骑士同行,就足以保障维克多的安全,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

    “我和西尔维娅有几分情谊,说实话,虽然我同她立场不同,但我并不愿意得罪她。不派遣骑士去人马丘陵正是我向她传递的这一信息。我知道,以西尔维娅的性格面对王子党的进逼时一定会采取强硬措施,只是没想到,这个荡妇完全不顾及以往的情分,居然会先对我们动手!”曾经的闺蜜如此绝情的做法,让索菲娅心中也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那维克多那边怎么办?”面对怒火中烧的女侯爵,亚伯勋爵硬着头皮问道。

    不管约克家族能不能完成对领地的整合,维克多亲自签署了置换协议就是对家族的背叛,并让王子党在丘陵的布局落空,这种行为必须受到制裁。

    即便是同一阵营,内部也不可能是铁板一块。索菲娅在王都向来以美貌和富有而著称,她名下有四个商会每年为她撰取巨额利润,这个过程中自然会得罪包括王子党内的一些家族,可以想象这些家族一定会利用这次维克多的背叛事件向索菲娅发出责难。

    “我明白你的意思,虽然我们可能会受到一些指责,但这对我们来说不一定是坏事,凯瑟琳陛下一直对我和西尔维娅的关系心存疑虑,这一次的冲突,想必能让她对我们彻底放心,毕竟我们损失了五十万金索尔。至于维克多。。。。他的胆怯与懦弱令我失望。从现在起,断绝对他的一切支援。西尔维娅那个荡妇会让他明白什么叫后悔!”提到维克多时,索菲娅的眼中露出一丝不忍,但转眼又被漠然所取代。

    就在亚伯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位女侍走了过来向索菲娅屈膝行礼并说道:“侯爵大人,应您的邀请,安德烈阁下已经在会客室等待了。”

    “安德烈已经到了吗?!露西快来帮我看看,我的头发有没有什么不妥?!”听闻自己邀请的客人已经到了,索菲娅惊喜地说道。

    她白皙如玉的脸庞上晕开了两朵桃红,明媚的眼睛也弯成了两轮新月,刚刚还是一位胸藏锦绣的女强人,转眼就变成了眉目含情的怀春少女,不顾呆立一旁的亚伯,索菲娅带着自己的女侍走进了房间。

    安德烈是来自东部博瑞联合王国的黄金骑士,他不仅实力强大而且年轻英俊,如同太阳一般耀眼。他来冈比斯王都才半年,其优雅的风姿和高贵的血脉已经得到了无数的贵妇名媛的青睐,但他总能洁身自好,并没有传出什么绯闻。这更令许多的女子为之着迷,其中就包括了索菲娅女侯爵。

    这才是维克多被你一脚踢出王都的原因吧,亚伯暗暗想到。

    事实上除了小维克多本人,整个王都的贵族圈都在传,索菲娅为了追求黄金骑士安德烈才把碍眼的维克多送到了遥远的人马丘陵。

    维克多在人马丘陵没钱没人,还被约克家族用荒地替换了自己的男爵领,现在家族又将彻底断绝对他的支援,亚伯简直不敢想象维克多今后所要面对的局面。

    自求多福吧,维克多。

    亚伯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侯爵府。

    站在布满青苔的城堡面前,维克多脸色铁青,他已经知道什么叫后悔了!

    他看看布鲁斯骑士,布鲁斯骑士目不斜视。

    他又转头看向妮可,女见习骑士正低着脑袋,专注地盯着自己脚尖前的地面,似乎那里有什么秘密等她去发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